笔趣库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1934章 放飞

第1934章 放飞

好在加奈子也就是稍微抱怨一下,倒也没有真的去计较,这次出国旅行,她们和席晚晴几个相处得也都相当不错。最起码,没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她们的衣食住行也都颇受席晚晴她们的照顾,有钱就是可以任性。
  
  这会秦放歌也没想着继续这样的话题,很快就转移开去,也趁着陈天虹和韩薇还在那录音的功夫,跟她就在浴室里卿卿我我起来。
  
  加奈子也正值女孩子最美的年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觉得特甜蜜和美好,他不光会花言巧语哄她开心,实际行动起来也让女孩子为之著迷。
  
  浴室也是个特别浪漫的地方,也是个有水的地方嘛!加奈子喜欢水,她的第一次就是在水里交给他的……
  
  在这不大的浴室里完不成鸳鸯戏水,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任莲蓬头里的水从头上冲下来,也是挺舒服。
  
  秦放歌这老司机在浴室的经验何其丰富,加奈子也肯配合,自然就玩得不亦乐乎。直到加奈子体力不支不堪再战,才转移战场回床上。陈天虹和韩薇有特意给她留出空间来,她们时间也算得刚刚好,在秦放歌帮着她做事后的按摩推拿时,才录完过来。
  
  陈天虹还笑加奈子帮他把热身工作做得很好,正自享受他服务的加奈子倒是看得开,“那就行,我好困,要先睡了,你们慢慢玩。”
  
  韩薇笑着说好,也预约下次带她一起玩。她和陈天虹跟秦放歌在一起最久,特别会玩也分外敢玩,加奈子现在经历的这些连开胃菜都算不上啦!她们也没让秦放歌把她抱走,这两姑娘可以玩的地方不要太多,她们也没把主战场放在主卧来着……
  
  这不,等秦放歌把加奈子弄睡下,她们俩就把光着身子的秦放歌给拖到了录音室那边,说是看看她们晚上录音的成果,给点建议什么的。秦放歌也是不要脸,就这么一路昂扬着从卧室过去,少不得还被陈天虹和韩薇的咸猪手占便宜吃豆腐。她们俩对他这近乎完美的身体没什么抵抗力,看得越久越发觉得珍惜和可贵。
  
  “大家都是颜值党!”陈天虹还笑着说,“长得好看确实有莫大的优势,男女都是如此,要不然,这次旅行她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拍艺术照的。”
  
  韩薇直点头,还问秦放歌,“她们的心理早就被你给摸透了对吧!”
  
  秦放歌却不这么看,“女人心海底针,我可没那么厉害,也不是什么心理学专家。很多时候你们俩心思我都猜不透呢!”
  
  “你也太谦虚了……”陈天虹说。
  
  “在我们面前就不要装模作样啦!”韩薇也佯怒道。
  
  “真的啦!恐怕很多时候我们也都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做什么吧!”秦放歌跟她们摆事实讲道理。
  
  “好像也是这个理哦!”陈天虹讲理的时候还是挺讲理的,女孩子很多时候都是不想讲道理罢了!
  
  都“老夫老妻”的了,两姑娘倒也没有特别急色着非要直接跟他做,像现在这样,搂搂抱抱,说说话谈谈心也是她们喜欢做的事情。还有她们自己的事业,也是她们最为关心和在意的东西。
  
  陈天虹和韩薇都没因为和他在一起而放松对自己专业水平的要求,反而是越发高标准的要求自己。她们也都不想以后出去“丢秦放歌的脸”,近水楼台先得月,女孩子们都是想着提高自己的音乐水平,而不是混吃等死,都特别上进!
  
  陈天虹现在练习的主要琵琶曲目还是秦放歌写给她当生日礼物的《琵琶行》,也如她所言的那样,她是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精雕细琢的。这样的作品,也确实当得起她付出这么多精力和汗水。
  
  秦放歌也早讲了,她们的演奏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需要融入她们自己的理解和感悟,然后以她们自己的风格和方式演绎出来。而这样的“艺术再创作”,是永无止尽的。
  
  除了狂妄之极的疯子外,没有哪个演奏家敢说自己在某首音乐作品上,已经做到了极致。或许第二天甚至是刚刚演奏完毕之后,就会有新的想法和收获。
  
  哪怕不着片缕,拥有着强大心理素质的秦放歌也还是先听她们刚刚的录音,先跟她们认真搞会艺术。他自己也是承认艺术永无止尽,也不敢说自己的演绎就特别完美之类的,只能是趋近于完美罢了。
  
  而陈天虹这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姑娘,她在琵琶上的造诣,也肯定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她六岁开始练习琵琶,至今也不过十五年,那些老一辈的民族音乐大师,可是把一辈子的时间都花在琵琶练习上的。
  
  秦放歌自己也没花什么时间来练习琵琶,但他作曲家嘛,拥有最终解释权。还有就是,做点评永远比自己下场演出来得轻松,打嘴炮谁还不会呀!但这会,陈天虹却不让他只打嘴炮,也叫他“你行你上”,帮着她坐下示范。
  
  他这会倒是不知道啥叫谦虚,他虽是很久没有正儿八经的练习琵琶,可手上对琵琶的肌肉记忆依旧存在,亲自示范起来,也让陈天虹只能在心底感概,“这个世界真是不公!”
  
  韩薇就没打算再搞她的低音提琴,本来时间就相当晚了。她一直是特别会来事的,等秦放歌和陈天虹搞完琵琶,就给秦放歌放她们简单整理了下的视频,说是让秦放歌多给点意见和建议,该怎么做后期会更好。
  
  她那点心思秦放歌一猜就明白,这姑娘腹黑得很呢!
  
  陈天虹跟她一起久了也都知道她打什么主意,两个人一起干坏事还特别默契,她也特来劲,“你回来后都没什么时间仔细看视频吧,我们就一起欣赏好了……”
  
  秦放歌也只说是这样的,他真没时间,要忙的事情可多着呢!
  
  “就当放松一阵子咯。”韩薇嘿嘿笑得跟个小恶魔一样的,“怎么样,她们的身材都很好吧!”
  
  放别的渣男身上,这样的话基本就是送命题,秦放歌这个渣男中的极品,更知道这其中的陷阱,可他还是选择实话实说,“都还不错吧,都各有特点!”
  
  韩薇也是好笑,“我们又不会吃了你!没必要那么小心谨慎啦,谁不知道你的花花心思呢!怎么样,这次我们帮你这么大忙,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秦放歌也好笑,“今晚把我奖励给你们,不提别人怎么样?”
  
  陈天虹都笑他太狡猾,“你这家伙就是表里不一,嘴上说得轻巧,但身体却是相当诚实的哦!”
  
  “这话不是该我说的吗?”秦放歌笑。
  
  “都给我看看视频给点意见啦!”韩薇喊得挺兴奋的,几个人都没节操和下限,她也就不打算跟他继续互怼下去了。
  
  陈天虹却是笑,“都看过的啦,我还亲自上手摸过很多呢!他肯定羡慕死了。”
  
  秦放歌只道还好,还讲什么,“距离产生美!”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不美咯!好伤心……”陈天虹瞬间戏精附体。
  
  可惜秦放歌不光戏精还流氓,“我觉得现在这样的距离也很美呀,要是零距离甚至更深的距离就更美了!”
  
  陈天虹本也没想着逃脱,被他抓住哪里跑得了,很快就跟他进行了负距离的深入接触,脑子瞬间仿佛也跟着被充实了一样。
  
  他可以一心几用,陈天虹就没那么厉害,而且,他还跟韩薇联手,强迫陈天虹也一起观看电脑屏幕播放的视频来着。
  
  韩薇这姑娘最会来事,跟秦放歌臭味相投在一起之后,更是充分将内心的暗黑面给发挥了出来。这不,韩薇还在那做点评,“天虹的身材其实和王紫梓差不多呢,皮肤比她还要好不少……”
  
  “你肯定有对王紫梓有幻想对吧!她那么漂亮,这次我们帮你制造机会圆了梦,怎么样,有没有更兴奋呀!”韩薇简直恶魔附体,还在那问两人,也各种出馊主意,“你完全可以把天虹当做是王紫梓的啦!没必要像在海边的时候那样刻意压抑自己的**,你其实也忍得挺辛苦的对吧……”
  
  陈天虹也早跟两人玩过类似的玩法,但每每折腾起来的时候,感觉都还特别兴奋。她也是最早出卖队友的人啦!而且,第一个卖的就是长得最漂亮的王紫梓,当时她决定以身相许的时候,就奉上了王紫梓的照片觉得他肯定会喜欢。不管出于何种考虑,她也是有深刻剖析过自己的内心,觉得还是有点嫉妒她天生丽质,而且她内心跟秦放歌和韩薇一样,都有特别阴暗自私的一面……
  
  跟他们一起久了,近墨者黑,也完全释放了出来,彻底放飞了自我。
  
  秦放歌对此倒是特别能理解的,自私嫉妒这样的情绪谁都是有的,他自己还是得了好处的人呢!占了便宜还卖乖,可是会被天打雷劈的。
  
  韩薇这姑娘则是更不加掩饰,她对于当导演这样的事情也是相当起劲的。她也爱拍视频,也有认真跟秦放歌学各种导演和拍摄的知识。加奈子则是学摄影拍照片的兴趣比较大些,陈天虹则是瞎折腾,不管是摄影还是摄像,都不怎么上心。
  
  在陈天虹的感觉里,韩薇和秦放歌完全是沆瀣一气,这姑娘喜欢看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倒是没什么。她似乎更喜欢看着她们,或者说是亲自策划着她们,也跟着她一起堕落,似乎这才是她最想要的东西。完全是个恶魔嘛!
  
  秦放歌还给她写歌,唱什么“魔鬼中的天使”,还真的特别适合韩薇呢!陈瑜珊的专辑中就有收录这首歌,话说,她在唱起来的时候,也是特别有味道的。
  
  很多时候陈天虹都在想,或许真是那样的,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
  
  此刻,韩薇这个恶魔也完全张开了翅膀,她剪辑的视频里,姑娘们都有出镜。要陈天虹扮演的角色也挺多的,不过,她好歹还是很有原则的,也只是让陈天虹饰演和她比较相似的姑娘。
  
  滕舒婷这个和秦放歌不怎么对付,也是乐团指挥的姑娘她也没放过,也还是由陈天虹来替她受过,还让秦放歌狠狠的抽打她……
  
  秦放歌抽打的时候还在申明他对滕舒婷并没那么大的成见,但他还是乐于玩这调调。
  
  机智的韩薇早就看穿了一切!
  
  等陈天虹不堪重负之后,韩薇也亲自下场。她也是个“狼人”,发起狠来,连自己都不放过。似乎越是堕落,就越发开心。
  
  韩薇身子比较娇小,也长着一副童颜,句如什么的倒是算不上。乐团姐妹中,和她体格相似的也很多,像是李若离、叶秀玲、肖静茹她们这样的。她扮演起她们来,也是一演一个准,完全戏精附体。
  
  加上还有韩薇剪辑出来的视频,一群姑娘谁都没有漏过,她还让秦放歌尽情发挥他自己的想象力,也笑他作曲家最是喜欢天马行空的乱想,“别跟我说你没有过!”
  
  秦放歌在她面前的时候一直很坦诚,也觉得她简直就是他内心黑暗面的完美呈现,也完全没什么好害羞或者是隐瞒的。也是两人一拍即合的原因所在,这向深渊堕落的时候,也好有个伴,不至于那么孤苦寂寞不是?
  
  韩薇对此也是最清楚不过的,“要是让她们知道我们这么搞的话,肯定会骂我们变态,说不定还会敬而远之。”
  
  “我们自己玩,不让她们知道就好!”秦放歌也是挺感概的,“所以吧,有时候带着面具生活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最起码,给彼此都稍微留些面子,不至于那么难堪和尴尬!”
  
  “你就是想法太多!我们其实是一类人啦!可你的伪装可比我好太多了。”韩薇对此还有些嗤之以鼻,她呛人的时候也是真的呛人。最初在乐团不是特别受欢迎,或者说是,人人都被她搞出过阴影来,她自己还挺得意的。
  
  秦放歌并不否认这点,他也觉得这是非常有必要的,现在这样释放出内心的阴暗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