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公子极恶 > 日常 终

  “算算日子,再有二十多天可就到日子了。”江老太看着小芽的肚子,也跟四爷一样,每天都在掰着指头算着。
  “二月底,三月初,那个时候天气也不太冷了,你坐月子也能好受些。”
  “你现在晚上睡觉咋样?可难受的厉害?”
  听江老太凡事都操着心,都念叨着,小芽笑笑道,“奶奶放心,我挺好的。”
  看小芽精神头确实不错,江老太略放心了些,“那就好。”
  “主子!”
  听到声音,江老太转头,看四爷缓步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个篮子。
  “刚送过来的,都还算新鲜,尝尝看,味道还合口不?”
  小芽听了,朝篮子里望了望……
  葡萄,梨子,香蕉,还有苹果。个个看着都水灵灵的,很是诱人。
  这季节能吃到新鲜的水果,可是不容易。
  “相公真厉害。”
  四爷扯了扯嘴角,摘下一颗葡萄塞到小芽嘴巴里,“不过是一点瓜果,也值得你夸厉害呀!好了,你跟老夫人聊吧,我去梳洗一下。”
  “好。”小芽嚼着葡萄,看四爷走进洗浴间,转头,将篮子往江老太跟前推了推,“奶奶,你也吃。”
  “我嫌凉,你吃吧!现在天还冷,你也少吃点。”
  “嗯。”
  看小芽吃的有滋有味,江老太想到四爷刚才的模样,无声叹了口气!
  有身子的明明是小芽,可反应最大的好像是四爷。几个月的时间,人瘦了一圈不说,眼底那一片黑青都没消过,一看就是晚上没睡好过。
  所以,娃好像不是在小芽肚子里,而是在四爷肚子里。所以,难受的每天晚上都睡不着。
  “奶奶,四爷的脸色你都看到了吧!”小芽低声道。
  “看到了!”
  “他都快娇弱了。看他这样,我都快觉得对不住他了,感觉自己怀孩子像干了什么错事一样。”小芽对着江老太嘀咕道,“明明生孩子,我才是最遭罪的那个,可他却是身心最憔悴的。”
  “他还不是因为心里担心你才这样。”
  “我知道呀!可是看他这模样,我有时候肚子坠的难受都不敢吭声了。好怕我哎呀一声,我没怎么着,反倒是把他给吓着了。”
  四爷这过度的担心和紧张,让小芽感动之余,也感到很有压力。
  本来挺着大肚子,还想矫情一下的。现在好了,别说矫情了,还要更坚强,让四爷觉得风轻云淡,自己无所不能才行。
  肚子里揣个小的,还要操心着大的,这是小芽没想到的。
  本以为,凭着四爷盼孩子的心劲儿,等有了孩子,四爷眼里只有娃儿没有她了。没曾想,看来她在四爷心里的地位还是稳稳的。
  江老太听了,看着小芽道,“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四爷就啥子事都没了。所以,你也少操心那些有的没的,有什么不舒服,要赶紧说,知道吗?”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再怕吓着四爷,也绝对不会到了该生的时候,还憋着气不吭的。”
  “你知道就行。”
  只要等到孩子降生,四爷就什么都好了。对此,江老太这么以为,小芽这么以为,包括四爷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真的到了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四爷放心,夫人身体一直很好,自然一切顺利。”凌黑妞说完,就进屋了。
  “主子,您别担心,夫人和小主子,一定都会顺顺当当的。”武佑一脸坚定,掷地有声道。
  “是呀,都会好的。”江铁根也随着附和道。
  “小芽身子骨自来就好,再加上这两个稳婆可是最好的接生婆,四爷您就安心等着做爹吧。”江巧跟着说道。
  从京城赶来的国公爷,站在门外,捋着胡子,不紧不慢道,“小芽这丫头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所以,我就安心等着做曾祖父了!”
  四爷听了,看了国公爷一眼,随着移开视线,眼巴巴往屋里望着,听身边人说着吉祥话!
  只要孩子生下来就好了,只要孩子生下来就好了!心里这么想着,吉祥话不停听着,可这心里不但没踏实,反而愈发紧绷起来。
  心里一团乱,坐立都难安。四爷不断走来走去,眉头皱的紧紧的,他记得凌黑妞的生的时候,明明就很快的,怎么到了小芽这里就感觉这么慢呢?
  “武安!”
  听到四爷喊,武安急速上前,“主子。”
  这个时候,武安实想不出,有什么地方是他能效力的!毕竟,他也没能力代替夫人去生。
  如果他能代劳,那么,主子这会儿一定是淡定的喝着茶等着当爹,而不会如此焦躁。这一念出,武安有点点心酸。
  “凌黑妞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
  四爷这会儿后悔,别的妇人生时,他没亲自去看看了。若是看了,这心里也有个底了。怎么就把这个给疏忽了呢!
  听了四爷的问话,武安如实道,“她当时痛叫了好一会儿,然后孩子就出来了。”
  痛叫?!
  着两个字,落入耳中,四爷眉头瞬时皱了起来,转头紧紧盯着门口,“小芽怎么没叫?”
  “这个……”
  “啊……”
  武安的话,被一声痛喊打断。
  这痛苦难忍的一声入耳,四爷顿时僵在原地,脸色都变了。
  看四爷脸色顿时白了,好像胸口突然挨了一箭一样。武安嘴巴动了动,“主子,开始痛,代表孩子很快就出声了。所以,您别紧张。”
  武安这话,四爷听到了,可脸色一点没见好。
  而武佑看着四爷那极致难看的脸色,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去拿几个木棍来让主子削呢?削着木棍,想到很快就能修理到小主子了,可以一展父威了。那样,他心里会不会舒坦些?
  就在这紧绷的时刻,听到……
  “四爷,您别想太多。女人生娃都是这样的。虽然老话说,女人生娃儿是九死一生,是从鬼门关走一遭。可是,真正出事的其实,呜……”
  江铁柱的话没说完,就被武佑捂住嘴巴,将他拖了出去。
  九死一生?鬼门关走一遭?这是宽慰人吗?这简直是制造紧张!
  只见四爷在听到这句话后,直接闯了进去。那速度,快的你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更别提拦着了。
  待武安意识到不妥,想追过去,却被国公爷拦下了,“这个时候你敢进去,小心被他劈死。所以,随着他吧!等孩子生下来,他就正常了。”
  国公爷这话,直白的在说四爷不正常。
  因为媳妇儿生孩子,差点把自己搞成疯子的男人,四爷大概是第一个。
  不过,或是经历过跟小芽差点天人永隔的过往。所以,四爷才会变得如此敏感,任何意外都难以接受吧!
  屋内的人,看到四爷突然闯进来都吓了一跳。不过,她们再如何,也没四爷受到的惊吓大。
  血,满眼都是血!
  四爷进来,除了血,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是说,生孩子跟下蛋一样简单吗?现在这是什么?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相公,相公……”
  连喊了几声,四爷都没反应,直到小芽忍不住那股阵痛,又喊了一声,四爷才似陡然回神!
  回过神,开口,“不生了,我们不生了!”
  这话,实在是幼稚了。生孩子哪里能说不生就不生的!
  小芽听了,抬手,轻轻抚了抚四爷的脸颊,看着那比她还惨白的脸色,扬了扬嘴角,柔柔道,“好,听你的,我们不生了!”话落,猛然出手,对着四爷后颈落下。
  一掌落下,四爷随之倒地。
  “好了,我们继续……”
  凌黑妞看一眼被敲晕在地的四爷,看看小芽,一边忙着生娃,一边还要费力弄晕相公,这么忙的产妇也是少见了。
  ***
  “你醒啦!”
  不知道多久,四爷睁开眼睛,就看到小芽那张带笑的小脸出现在眼前。
  笑脸一如往日,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苍白?!
  四爷瞬时想到什么,猛的坐起。
  “别激动,已经结束了!给,你儿子。”
  手掌间突然多了一抹柔软,四爷低头,就看到一脸蛋红红,皱巴巴的小东西,正在安然的睡着。
  “小家伙生下来的时候哭的可响亮了。”
  四爷没吭声,只是直直的看着怀里那弱小都婴儿。
  “奶奶说,看眉眼,小家伙完全是随了你了。”
  四爷听了,抬眸,看着小芽,却是不言。
  “看着我干嘛?”话落,被一只大手抱在怀里。
  “小芽!”
  听着四爷略显不稳,情绪波动明显的声音,小芽感觉四爷总算是想起要说点什么了,比如:你辛苦了,你受累了,或是,谢谢你。然……
  “小芽,以后谁再想要孩子,谁就是王八蛋!”
  小芽:……
  “你不是说先生一个试试,然后再努力生一窝吗?”
  “那是蠢话,我收回,你也忘了吧!”
  小芽听了,看看四爷,也没多言,只道,“这个以后再说,先把这个教好。”
  四爷垂眸,看着怀里的婴孩,淡淡道,“我对他已没什么要求,只要他对你足够孝敬就行。”
  至于其他的,他是要欺男霸女,还是要祸乱天下,四爷都无所谓。唯一要求,只要他足够孝敬小芽!
  不然,他对不起小芽怀他,生他,所受到的那些罪。
  此时四爷对墨璃(四爷的姓,颜璃的名)的要求是明确的。可是,随着时间,四爷发现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在墨璃长到六岁,他表现出的除了聪颖之外,就是对小芽的依赖,还有在厨艺上的天赋!
  “娘,我听佑叔说,萧城的抄手味道相当好,您想不想尝尝。如果想,我让佑叔带我去萧城学了回来做给你吃。”
  如四爷所盼,墨璃对小芽很孝顺。知道小芽喜欢吃的,所以,墨璃对各城的了解都是先从美食开始的。聪颖,孝顺,懂事,知礼!
  对于墨璃,人们基本都是这印象。
  可四爷则不然……
  没眼色,没规矩,没安好心!
  有本事跟他比文,比武,比个身高试试!为什么偏偏是厨艺!
  这小崽子这是明知道他在厨艺上不开窍,他却偏喜欢在小芽面前显摆厨艺,他这按的是什么心?分明是别有居心,不安好心!
  是存了心的想在小芽面前把他这个当爹的给比下去!既然如此……
  “墨璃,准备好了吗?”
  “是,准备好了。”
  “那走吧!”
  小芽站在门口,看一大一小走出家门,转头看了武佑一眼,“今天又是墨璃跟四爷上山习武的日子吗?”
  “回夫人,不是!只是主子看今天天气好,想带着小主子上山转转,顺便练练身手。”
  “是吗?”
  只是随便转转,顺便练练身手吗?
  小芽可不以为有很这么简单。
  山上,武佑蹲在一旁,看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再看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爬起来的墨璃,武安关切道,“少爷,您还好吧!”
  “嗯,尚可!”墨璃喘一口气,对武安道,“安叔,你帮我看看后背。”
  “是!”武安掀开墨璃的衣服,当看到墨璃后背,面皮紧了紧,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少爷,后背有些青了,你感觉可是疼的厉害?”
  墨璃听了,眉头动了动,“青了吗?”
  “是!属下这就给你上点药。”
  “不用,不是很疼。”墨璃说完,起身,朝山下走去。
  “安叔,你也回家吧!不用特意跟着我回去了。”墨璃将武安打发了,随着脱掉自己的衣服,盯着后背那一块看了一会儿,动手……
  在武安跟着时明明还好好的衣服,在回到家时,后背忽然就划破了一块。而衣服**,刚好露出了他后背上那一块被四爷练出来的青紫!
  那赤裸裸的一块痕迹,就算是他什么都不说,小芽想不知道都难。
  “疼吗?”小芽难免心疼,对四爷不免拉脸。
  墨璃笑笑,“有点!不过,爹不会真的伤着儿子。所以,只是表皮看着厉害,其实没啥,娘不用担心。”
  看这个时候还不忘在小芽面前表现乖巧的墨璃,四爷面无表情。
  如果他不是自己儿子,他一定把他打的表面没啥,内里受伤。
  或许墨璃也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知道四爷不会弄死他,自然有恃无恐。
  这父子俩……
  这父子俩在玩儿什么心眼,看了这么几年了,小芽心里自然一清二楚。
  对墨璃,真的不需要特别教他什么。只要四爷还继续孩子气的要跟他斗智斗勇。那么,墨璃长大了自然有勇有谋!
  “相公!”
  “作甚?”四爷以为小芽要为墨璃背后那点伤,对他不依不饶的,口气自然不好。
  “过些日子天气就该暖和了。到时候,我们去边境看看裴戎好不好?”
  四爷听言,眉头微皱,“去边境?”
  “你不是说裴戎在边境相中了一个女子,可人家不搭理他吗?我们去给他出出主意,也好让他早日讨到媳妇儿。”
  帮裴戎讨媳妇儿,这个四爷倒是一点不排斥。不过……
  “墨璃呢?”
  “他还小,不宜长途跋涉。所以,他就留在蕲河吧!我们不在,他也正好静下心来好好念念书。”
  四爷听言,随即点头,“好,那就听你的。”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去跟儿子说说。”
  “嗯。”
  看小芽走出去,四爷心里还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小芽竟然愿意不带墨璃前去。
  走到墨璃的屋子,看到正在翻书的墨璃,小芽抬脚走过去。
  “娘,您还没歇息呀?”
  小芽没回答,只是看着他,静默少时开口,“墨璃,你知道错了吗?”
  闻言,墨璃眼帘微动,而后对着小芽跪下,“儿子知错!”
  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小人儿,小芽心里有心疼,有不忍,却也知道必须狠下心。因为墨璃,他的本性不止是聪明,还伴随着阴狠城府!
  “宝儿!”
  听小芽唤他的小名,墨璃抬头,一只温暖细腻的手落在他脸颊上,“宝儿,对你爹爹,他好的,坏的,娘都希望你可以直白,直接的来告诉我。你向我告他的状,无论是什么,娘都不会觉得你不孝。但,娘不希望你明一套,暗一套,将心眼和算计,用到你爹爹的身上,你明白吗?”
  “娘……”
  “娘知道,你爹爹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有一点你心里也很清楚。那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他永远不会真正的去伤害你。娘希望你对他也是一样!”
  “是,儿子知道了,儿子一定谨记!”
  “娘相信你!”小芽低头,在墨璃额头轻轻亲了一下,看着他,眸色柔柔,“我过几日会同你爹爹去边境一趟,可能要过些日子才回来。在分离的这段日子,我会记下你爹爹想念你时的样子。也希望,在见不到他的日子,你心里也一样念着他。”
  小芽希望,他们父子不止会斗智斗勇,还会彼此想念,彼此挂牵。希望他们父子之间,跟墨家所有父子都不一样。
  亲人,就该是相互牵绊!
  日子,就应该是不惧磕绊!
  《全文完》
  愿我们每个人,都多平顺,少磕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