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携美男征天下 > 第四十七章 诚意

第四十七章 诚意


  听了残冥的话,蓝浅若瞟了一眼前面一直沉默不语的飘离殇,踌躇片刻,才对残冥道:“就是给天瑜帝十个胆,他也不敢派人来我们银玄劫人——不过,他的三皇子姬无缺可就不同了——”。
  在蓝浅若沉吟着欲说不说之际,诸葛疑接着道:“不错!昨晚偷潜入我们银玄劫持宫姑娘的主谋一定是姬无缺!这个天瑜的三皇子,表面上与世无争,温雅恬静,但据我们银玄掌握的资料来看,他实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野心家。”
  蓝浅若:“野心家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他这次来参加天玥皇的寿辰,说不定就是以此为幌子,实则是想劫持‘天女’”。
  ……
  众人纷纷发表完后,皆静静地望向飘离殇。
  好像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盟主只是随意披着件艳红的亵衣,微低着头,银发顺着他的脸颊垂落而下,刚好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到他的任何面容。
  如此妖冶而沉默的飘离殇,让在场三人突然感到一丝不安。
  默然良久,残冥往前走了一步,直耿耿地问他:“盟主,现在该怎么办?”
  飘离殇缓缓地从他们身旁走过,边走,边淡淡道:“你们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便可,这件事不需你们操心。”
  说着,抬手拂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房门外三人,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心下疑问重重,却不便开口,只好就这样散了,各回各位,忙自己的去了。
  ……
  宫殊曼醒了后,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神志模糊。
  她掀了薄被,脚步轻浮地走到窗棂旁,伸手把格子窗推开。
  窗子打开的刹那,一缕灿烂却柔和的阳光,直直迎面扫来,让她不由得赶紧闭上了眼。
  宫殊曼闭着眼,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努力回想着发生的一切。
  好一会儿,她终于轻轻打开了紧闭的眼眸,这时,她的神志已经清晰了不少。
  此时,身后竟然传来一个男子淡雅的声音:“宫姑娘,你终于醒了?”
  宫殊曼缓缓转身,只见那个男子立在明媚的光影里,长身玉立,温文尔雅,微微扬着唇,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对于这个男子的突然出现,宫殊曼似乎并没有任何的讶异。她只是静静看了他半晌,然后,竟然情不自禁地往前踱了两步,双手环胸,绕着那个男子慢慢地转了两圈,从上往下,由左至右,全方位地瞅了他一个细致。
  最后,啧啧叹道:“卿之容颜绝色,才华无双,气质上乘,奈何做贼?劫持我这个平常人家的小女子?为了我,毁了卿之一世英名,值得吗?”
  她边说边叹,边叹边摇头,大有替之惋惜之意,却毫无半点作为人质该有的恐惧或愤怒。
  那男子施施然道:“宫姑娘惊才艳艳,倾城倾国,无缺为了你毁掉一世英名又何妨?”
  宫殊曼登时翻脸,给了他一个白眼,撅着嘴巴子恨恨道:“姬无缺,本姑娘不和你玩了!咱摊牌吧!你到底想怎样?”
  姬无缺不气也不恼,仍是温文尔雅道:“宫姑娘觉得无缺和飘离殇相比,如何?”
  宫殊曼撇撇嘴,听到他突然提起某妖孽感到非常不爽:“平白无故,你和那个妖孽比什么比?”
  姬无缺:“无缺的意思是,你如果觉得无缺比得过飘离殇的话,无缺非常有诚意地请宫姑娘来到无缺的身边。在无缺的身边,无缺拥有的东西,也是宫姑娘的。”
  宫殊曼眼珠子转了两转,咧嘴一笑,道:“如若本姑娘不肯呢?”
  姬无缺皱了皱眉:“这样啊——无缺只能强人所难,坐实这个劫持之名了。”
  宫殊曼歪着脑袋,围着姬无缺又慢慢地转了几圈,似乎陷入了无比认真而纠结的沉思。
  好一会儿,她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兹事体大,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不过,如果你肯提前展示一下你的诚意的话,让我追随你也不是不无可能——”。
  姬无缺:“哦?那宫姑娘想要无缺释放什么诚意?”
  “带我去见赫连峥,现在!”她定定地望着他,说得斩钉截铁。
  姬无缺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宫殊曼,四目相对,各自心思流转。
  好一会儿,姬无缺轻轻一笑,道:“走吧。”
  听了这两个字,宫殊曼立马喜逐颜开:“你答应了?”
  姬无缺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率先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宫殊曼一蹦三尺高,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
  ……
  兴奋过后,宫殊曼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起床,而且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雪白睡衣,睡眼惺忪,头发蓬乱。
  于是乎,她生生刹住了脚,还连忙叫住了前面的姬无缺。
  姬无缺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宫殊曼。
  宫殊曼朝他咧嘴一笑,呵呵道:“刚刚起来,我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麻烦你稍等一下。”
  说完,宫殊曼像只兔子一样溜回了自己的睡房,反手砰一声把门关上。
  姬无缺哑口无言地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还来不及理解她的行为。
  吱一声,刚刚合上的门突然又打开了。紧接着,宫殊曼的脑袋儿也跟着探了出来。
  只见她冲姬无缺嘻嘻一笑,道:“兄台,麻烦你帮我弄一套像样点儿的衣服来。”
  说完,门又砰一声关上了。
  当宫殊曼把自己收拾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然而,静静候在她门外的姬无缺却极其有耐性,一点也不觉得不耐烦。听着从房里传出来的甜美轻快却极其另类的歌声,他的心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突然和煦起来。
  收拾妥当后,宫殊曼仍然哼着曲儿,打开房门,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清清灵灵地跳了出来。
  只见她笑靥如花,两手轻提裙摆,在姬无缺跟前翩翩然转了两圈。
  随着她的转动,浅蓝色的裙摆向一朵倏然绽放的花儿,轻轻蓬发开来,煞是好看。
  “姬无缺,你的眼光还真不赖呢。这条浅水蓝的裙子,我真的太喜欢了!”裙摆绽放的同时,传来了宫殊曼欢欣悦耳的赞许声。
  姬无缺静静望着眼前的女子,她笑靥如花,声音甜甜的,分外悦耳。
  一袭浅水蓝的绫罗束腰裙,把她完美的身段无言地勾勒出来。
  眼前的女子,七分妖娆,三分甜美,简直是魔女与仙女最完美的结合,让他不知不觉被摄了魂儿。
  “喂!喂喂!是不是被本姑娘迷倒了?!”不知何时,宫殊曼已停了下来,凑近姬无缺眼前,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晃了几晃,歪着脑袋问,
  姬无缺这才回过神来,轻然一笑:“传闻天女者,颜倾天下,果然是真的。”
  听了他的话,宫殊曼嗤之以鼻:“你想赞美我就直接赞美我好了,干嘛扯什么‘天女神女’的?姐与她八竿子打不着!”
  说完,宫殊曼朝姬无缺办了个鬼脸,自顾着往前蹦跳了去。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姬无缺淡淡地想:太武女子,食不言寝不语,站有站姿,坐有坐相,行不露趾,笑不露齿:她却没有一样沾边的——看来传闻说:天女者,行为异于人,也是真的……
  出了房门,走下棕木楼梯之后,宫殊曼才知道自己是身在一家客栈里。
  现在刚好是早餐时间,一楼的雅座已经七七八八地坐了不少客人。从客栈的规模与客人的言行打扮来看,这应该是一家比较高级典雅的客栈。在座的客人,衣饰华丽,言行文雅,非富即贵。
  见宫殊曼的眼光在客人身上逡巡,她身后缓步而下的姬无缺问道:“我们吃了早点再去吧?”
  宫殊曼摸了摸闹空城计的肚子,想了想,扭头对姬无缺道:“我们还是打包着路上吃好了——赫连峥挨了那妖孽一掌,我好担心他的伤势,早点见到他,我就可以早点安心。”
  此时此刻,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对那个男人的担忧与牵挂。
  刹那间,姬无缺的心有些许的纠结。
  眼前这个女子,会因为可以去见赫连峥而欢欣雀跃;会因为去见赫连峥而分外在乎自己的衣着打扮;更会为了赫连峥的伤势而牵肠挂肚,分外担忧……她的喜怒哀乐皆为了他——那个叫赫连峥的男子。
  所以,他应该暗自高兴的呀。因为她喜欢的人是赫连峥,并不是银玄盟主飘离殇!——这让他对付飘离殇又多了一个筹码。
  但,同一时间,他似乎又有一点点的失落——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姬无缺摇了摇头,心中自嘲一笑:姬无缺呀姬无缺,她有喜欢的人又怎么啦?你为何要失落?宫殊曼之于你,终究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棋子存在的唯一价值只有为我所用!
  这样想着,姬无缺心中那丝纠结似乎慢慢淡去,直至杳无踪迹。
  是了,这才是他姬无缺,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东西而动摇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逐鹿中原夺天下!
  ……
  姬无缺打包好早点之后,出了客栈门,雇了一辆马车,和宫殊曼二人先后上了马车;然后吩咐车夫,去赫连将军府。
  马夫高喝一声,狠狠甩了马匹一鞭子,勒着缰绳娴熟地调转了马头,穿梭在拥挤的车道上,向着赫连将军府徐徐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