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皇后每天都喂朕情话 > 情话 17

  “咦,将才没瞧清,皇嫂这画的是皇兄吧?”宋珩从桌前转到桌后,目光在画上流连,“画得真像!”
  
  姜苏:“……”
  
  要死哦!
  
  皇弟你眼睛擦亮点成不成!
  
  “皇嫂?”
  
  从地狱到天堂也不过如此吧,姜苏抹去眸中湿润,提起垂下的嘴角,佯装无事地哦了一声,“像就成。”
  
  发白的面色没能逃过宋珩的双眼,但他很有眼色地当没瞧见,只打开画像道,“皇嫂来瞧瞧我这个。”
  
  姜苏瞥过去,暗道果然,那画上男子的眉眼可不就是她夫君?多番猜测与打探终于得到了好的结果,她心头的石头落下,猛然涌起一股想见宋瑾的冲动。
  
  “皇弟这次进宫可带了随从?”姜苏灼灼的目光射向宋珩,宋珩愣了下,点点头,“自然带了。”
  
  *
  
  常乐在太和殿前站着,殿里几个妃子正陪宋瑾说话,时不时传来几道笑声,忽地宋瑾震怒的声音传来,“常乐!”
  
  常乐精神一振,忙不迭走进去,垂下的视线瞧见了地上趴着的瑟瑟发抖的妃子,“陛下,奴才在。”
  
  “拖出去。”宋瑾负手站着,脸上的银色面具显得他无情又冷漠,一双眼里隐隐带着嗜血的暴戾,“割了她的舌头!”
  
  殿里一静。
  
  “陛下饶命啊,臣妾知道错了,求陛下开恩……”那妃子像是吓傻了,泪流满面地爬过去去抱住宋瑾的大腿,却被宋瑾一脚踢开。
  
  “还愣着干什么,你腿不会走了还是不想要了?!”宋瑾目光瞥向常乐,常乐一惊,赶紧喊两个侍卫进来。
  
  那妃子被拖出去后其余妃子难免受了惊吓,个个脸白似雪瑟瑟发抖,连抬头看一眼宋瑾的勇气都没有,好在此时常乐又进来了,“陛下,献王殿下来了。”
  
  “不见。”宋瑾扯嘴,声音阴冷得很。众妃又是一哆嗦,常乐却又道,“献王殿下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众妃:“……”
  
  什么鬼啊这是!连献王殿下都不正常了吗!他、他怎能对他皇兄抱有……
  
  “让她进来。”岂料宋瑾阴冷的声调一换,竟缓和下来,冲着众妃温柔道,“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想要的朕会吩咐人送过去。”
  
  众妃:“……”
  
  怎么办!陛下和献王殿下都不正常了!
  
  众妃战战兢兢地离去了,没过一会儿,殿里走进来一个随从打扮的人,她冲到宋瑾身边就是一个拥抱,“陛下,我是阿苏!”
  
  在昭和宫里,姜苏看一眼画像后实在遏制不住想见宋瑾的冲动,只好扮作宋珩的随从来了太和宫。
  
  哪料才到竟瞧见一个嚎啕大哭的妃子被拖了出来,姜苏皱眉听完常乐的话,示意宋珩阻止,“等本宫进去给她求求情。”宋珩便救下了那妃子。
  
  知道宋瑾不见宋珩,她只好教宋珩说了句情话,宋珩掩面说完,待常乐进去禀报,他咬牙问,“这可真的有用?皇兄真的会见我?”
  
  “哦,对本宫有用。”对你大概也有用吧,姜苏不确定地想,随后便听见常乐出来道,“陛下让殿下进去。”
  
  宋珩大喜,难掩激动地奔了过去,姜苏紧跟其后,可就在两人一踏进殿,殿门关上后,宋瑾背着两人道,“阿珩,你有多远站多远,别偷看朕,若偷看,朕一辈子都不见你了。”
  
  宋珩:“……”
  
  这又是什么操作?
  
  我都咧嘴笑着进来了,你说不让我看?
  
  逗我玩呢吧,皇兄。
  
  “他是认真的。”姜苏打破他的幻想,同样认真地指了指殿门口,“为了以后,皇弟就背着身站这吧。”
  
  宋珩气不过,幽怨地看着姜苏,好似在说咱俩原本是要苟富贵勿相忘的,你特么忘得好干净啊!可又犟不过现实,只好努力把气顺平,安抚自己进步了!以前还进不来呢!就心酸地背过身去殿门口站着了。
  
  *
  
  姜苏只当殿里没宋珩这人,甜言蜜语一箩筐地往宋瑾那倒。
  
  “臣妾好想陛下。”
  
  “朕……也是。”
  
  “陛下的心只能给臣妾。”
  
  “给、给过了。”
  
  “陛下可还在生气?”
  
  “朕没生气。”
  
  “那丽嫔的错就不要追究了吧?”
  
  “丽嫔是谁?”
  
  宋珩:“……”
  
  姜苏:“……就陛下刚才要割舌头那个。”
  
  宋瑾恍然大悟,“割了没?”
  
  姜苏:“没,臣妾拦下了,陛下可曾想过若对丽嫔如此,那她家里会如何?”
  
  后宫向来都和前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妃子的身后代表着什么宋瑾显然知道,不然朝堂大臣为何在知道他从不踏足后宫的情况下还把女儿往坑里送?
  
  宋瑾想了想,皱起了眉头,“可她说错了话,朕很不开心,朕就是要割了她的舌头!”
  
  宋珩:“……”
  
  姜苏:“……”
  
  这他妈是一个暴君的预兆啊!
  
  姜苏忙道:“陛下的心在臣妾这里,开不开心不由臣妾说了算吗,她丽嫔算什么啊,怎么她一说话,陛下就不开心了?”
  
  宋瑾一怔,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深以为然,“此话在理,那就不理她了。”
  
  “好。”姜苏眼里一热,背过身呼了口气,大意了!大意了!宋瑾这病怕是不好治了!
  
  宋珩傻愣愣站着,这是皇兄?这是以往那个杀伐决断威武霸气的皇兄?!他克制住回头的冲动抹了把脸。
  
  “对了,阿苏,朕忽地想起一件事来。”宋瑾将奏折翻开递过来,“兵部继续上折子要西北兵权,这可如何是好?”
  
  性子变了,脑子也不好使了?姜苏艰难地扯出一个笑来,“陛下可要收?”
  
  宋瑾眨眨眼,摇头,“当然是不收。西北军的一半虎符在阿苏手里,朕又没有另一半……”
  
  “等等!”
  
  姜苏与宋珩同时惊呼出声,姜苏不可置信地盯着宋瑾,宋珩不可置信地盯着殿门。
  
  “不在陛下手里,那在谁哪儿?”此等大事宋瑾之前竟不说,姜苏简直想打他到求饶,此时的宋瑾却天真地再眨眨眼,“朕不太清楚。”
  
  “陛下,你再好好想想。”姜苏肯定所有人得到的消息都是先帝驾崩前将西北军的虎符一半给了她,另一半给了太子宋瑾,宋瑾岂能说没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