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真没想穿汉服啊 > 第五十二章:袭击

第五十二章:袭击


  小九向前一扑,抱住了躺在地上的年轻人,眼里满是泪水。
  这一刻,他的心就像是被千万把刀子扎过一般,痛不欲生。
  吴百钱被射中了!
  宁羽手握匕首,老宋和中年汉子带领着其它人操起木棍石头,防御着四周。
  “啊!”
  又是一声惨叫,宁羽定睛一看,只见他身前一个年纪较大的年轻人被射中喉咙,羽箭的尾羽还在微微颤动。
  他就这样死了,熬过了匈奴人的压榨,熬过了胡地的风雪,却死于意外而来的袭击。
  老宋等人大声疾呼着,此刻,营地里的匈奴人是唯一可以救他们的。
  可惜宁羽所在的毡帐位于营地边缘,光线昏暗,而匈奴人因为野羊群的缘故,在欢呼着庆祝。
  一时间,老宋的呼喊声没有被匈奴人听见。
  宁羽耳朵一动,在专精的加持下,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
  “小心!”
  宁羽话音刚落,毡帐就被拉倒了。
  顺着拉倒毡帐的绳索,只见二十米开完,五个骑士执刀立马,注视着宁羽。风雪之中,马儿和骑士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有马蹄踏雪声。
  突然,骑士身躯一扭,催动胯下战马冲来,手里的刀在雪夜里竟闪着冷光。
  宁羽眼珠子一缩,大声喝骂着,中年汉子等人在他的招呼下不停的往后退。小九死死抱住怀里的吴百钱不忍心退去,老宋一发狠,强行拽着他跑开。
  那五个骑士速度越发的快了,宁羽等人还没退几步,已经被追到了面前。
  这些骑士挥动着刀,一下子就砍刀了四个人,仅有一人失手。原来宁羽眼疾手快,见那骑士向他挥刀而来,连忙运转真气,身子骨一轻,灵敏的躲了过去。
  可惜另外四个人就运气不好了,被砍中了要害之处,腥热的血猛地喷在了雪地上,留下了一摊摊印记。身子一抽一抽的,眼睛直翻,口里喊叫着,语气里透着虚弱。
  骑士冲过去之后,又转过马身,再次冲锋而来。
  宁羽看着眼前的骑士,心里直发颤。这些骑士身上带着一股子杀气,着实把宁羽吓住了。他现在满是紧张,一脑子都是看过的战争片里血腥的场景。
  老宋等人也是直发抖,四散着逃离此地,唯有中年汉子紧紧盯着骑士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小九抹了一把脸,鼻涕眼泪满脸都是,哭喊着要冲过来。
  幸好被几个年轻人拉着,向营地深处跑去。
  骑士没有管四散跑开的人,刀锋指向了宁羽,疾驰而来。
  意图鲜明,目标明确。
  任谁都看得出来,宁羽就是他们的猎杀对象。
  宁羽握着匕首和中年汉子对视一眼,暗道不妙。意念一动,真气已经布满全身,危在旦夕,宁羽不惜暴露实力也要度过此劫。
  虽然实力一暴露就没办法完成后续机会,但是宁羽可不想赌。
  人活着才有机会。
  二十米!
  十五米!
  十米!
  骑士速度非常快,迅速拉进了和宁羽的距离。
  中年汉子紧绷着身体,紧紧盯着眼前疾行的骑士。
  宁羽也有节奏的呼吸着,准备全力一博。
  忽地,一个骑士向前一扑伏在了马头上,手里的刀掉在了雪地上。
  身上有箭在颤动。
  宁羽和中年汉子愣了一下,耳边匈奴人的呼喊声让他们意识到,匈奴人已经发现有人入侵,正组织着反击。
  然而剩下四骑没有理会,继续向宁羽奔来。
  弓弦之声不时响起,骑士身上插了不少箭,但是依然不改劲头,就连死了主人的那匹马也没有停下脚步。
  中年汉子身躯微蹲,在骑士接近之时,猛地发力,将一个受伤较重的骑士扑下马匹,在雪地里撕打着。
  不亏是单打独斗干翻两个匈奴人的猛人!
  宁羽却没有正面硬碰硬的想法,顺势一翻往旁边一躲,身后准备好的匈奴骑士拍马上前,和那几个骑士斗在一起。
  先不提和中年汉子扭打成一团的那个骑士,剩下的三骑和近十的匈奴骑士斗得是你死我活不分上下。
  这几个骑士实力不俗,称得上是精兵。
  宁羽和老宋等人汇合,盯着面前的战斗,心中却在思索着。
  毕竟这场袭击太突然了,而且是冲宁羽而来的。
  不时有匈奴人骑着马赶来,局面逐渐改变。
  有一个入侵的骑士甚至被砍断了一只手。
  其它几个骑士也是伤痕累累。
  突然,宁羽被小九扑倒在地,他一脸懵逼的回头望向小九,却见一个匈奴人捂着面部嚎叫着。
  一声狼嚎在这个时候响起,几个骑士得到信号,望了周围几眼,随后猛地逼退对手,呼啸着跑向营地外面。
  就连被中年汉子拉下马的骑士也咬牙发力,一脚踹开了王贵,接着翻身上马,紧跟前面的同伴。
  那匹驮着死去主人的马儿也奔跑着紧跟而去。
  匈奴人喝骂着赶马追去。
  此时,克鲁才从大帐赶来。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不过十来分钟而已。
  老宋被带到了克鲁面前,在其它匈奴人的补充下,事无巨细的将经过告诉克鲁。
  克鲁闻言越发的愤怒,指挥着匈奴人追捕。
  猛地,克鲁脖子一偏,一根羽箭擦面而过,深深插进了雪地里。
  摸了摸脸颊,箭头已经割伤了他的脸。
  看着克鲁阴沉的脸,如果不是死了几个汉人,宁羽说不定会大笑三声以示高兴。
  老宋心疼的看着混乱不堪的营地,心痛不已。
  虽然那五个骑士是冲宁羽而来,但是也有五个人受牵连而死。
  他们这伙人,只剩下十二个了。
  不多时,追击而去的匈奴人牵着两匹战马回到了克鲁面前。
  马背上驮着尸体。
  最终只是留下了两个袭击者。
  这一次的袭击,来得快,也去得快。
  但是造成的损失是非常大的。
  不仅宁羽失去了包括吴百钱在内的五个同伴,被射中面部的那个匈奴人也哀嚎着死去,就连克鲁也被射伤。
  克鲁望着这场袭击的主角之一――宁羽,冷笑不已,
  “把这两具尸体搜查一番,然后拉出去踏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