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八荒猎龙记 > 第五十二章:青袍吟风笑沧桑

第五十二章:青袍吟风笑沧桑

“杀了他!临渊,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动手!”黑袍小老头指着顾天南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顾天南此时仍然被白衫壮汉牢牢扼住咽喉,根本不能动弹,眼见自己就要命丧黄泉,他心念一动,给身边的白衫大汉甩过去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
  
  顾天南对白衫大汉低声说道:“这位大哥,你看那小老头的模样,被我吓得比丧家犬还要狼狈。他不敢动我,就想借你的手杀掉我,你就不担心引来横祸吗?”
  
  顾天南的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远处魂飞魄散的黑袍小老头根本听不到,可眼前的白衫大汉却听得一清二楚。
  
  白衫大汉心头一震,他一直都在奇怪为何黑袍小老头进入顾天南的识海后变得失魂落魄,难道这境界低微的小子真是什么上古妖兽转世?自己倘若杀了他,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妖族各种诡异的传说和那些令人发指的手段,是天下每个凡人的噩梦。退一步讲,哪怕这小子跟妖族没关系,在鸿玄宗的地盘上杀了鸿玄宗弟子,这件事也有极大的风险。京都洛阳的贵人不怕鸿玄宗,可北周的江湖人没有几个敢不把鸿玄宗放在眼里的。
  
  白衫大汉双手稍微松了松,他转头看了看黑袍小老头,带着狐疑的语气问道:“在人家鸿玄宗地盘上杀鸿玄宗弟子,这个黑锅可不小!要不咱们先把他带回去,让贵人自行定夺?”
  
  “他,他,他根本不是鸿玄宗弟子,快杀了他,快杀了他,有什么后果我一力承担!若不杀了他,咱们无法跟贵人交待!”黑袍小老头的脸上仍旧是一脸惧色,虽然口中一个劲要白衫壮汉取走顾天南的性命,可他却不敢走近顾天南半步。
  
  顾天南转了转脖子,想继续对白衫壮汉展开心理攻势,他已经察觉到白衫大汉的踟躇犹豫了。
  
  此时,一声清脆而且稚嫩的声音突然在三人耳边响起:“这小子虽然笨,资质也平庸无奇,可他怎么就不是鸿玄宗弟子了?”
  
  三人转脸一看,原来是骑青牛的青袍稚童去而复返,他脸上古井无波,只是静静地盯着黑袍小老头。
  
  “在鸿玄宗的小莲花峰上,居然有人敢要鸿玄宗弟子的命,这真是世间最滑稽不过的事!昔日魔教妖人但凡听到鸿玄宗这三个字,无一不肝胆俱裂屁滚尿流。如今的鸿玄宗,在江湖上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了吗?什么狗三猫四的野狐禅,也敢来鸿玄宗撒野?”
  
  青袍稚童骑着青牛慢慢走向三人,语气中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顾天南见这青袍稚童越走越近,心里面焦急无比,他担心这语气老成的小孩子无缘无故遭了歹人毒手,他又想到这头青牛的脚力甚是强健,于是脱口而出道:“快去紫霄宫找我师父顾凡,快跑!”
  
  黑袍小老头看着脸庞白嫩可爱的青袍稚童,脸上神色非常复杂,既有困惑又有惊讶,白衫壮汉则是一脸轻蔑,毫不在意。
  
  白衫壮汉随手拔出顾天南腰间的浣尘剑,右臂一挥,浣尘剑犹如从一把千石硬弓中迸射的强劲弩箭,朝青袍稚童的面门直直飞去!
  
  “不要!”顾天南怒喝一声,拼命挣扎,想撞歪白衫大汉的胳膊,让浣尘剑失去准头。可任凭顾天南如何挣扎,白衫大汉犹如小山一般纹丝不动。
  
  白衫壮汉的一掷之力完成超出了顾天南的想象,浣尘剑如白虹贯日般直刺向青袍稚童,而且居然还迸发出了一道剑气!
  
  这道剑气散发出着耀眼的紫黑色光芒,萦绕在剑身边缘。
  
  “一挥手便是剑气,白衫壮汉的实力最起码有一品离尘之境!”顾天南心头大骇,就算师父顾凡亲自赶来,怕也是无用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青袍稚童,如何能拦下一道凌厉如此的剑气?
  
  顾天南不忍心看到浣尘剑刺穿青袍稚童白嫩脸颊的惨烈画面,他咬着牙闭起眼睛。
  
  一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顾天南听见了白衫壮汉的声音。
  
  “我,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出手狠辣毫不留情的白衫壮汉显然有些惊慌失措。
  
  顾天南缓缓睁开双眼,只见青袍稚童正用两根小手指捏着浣尘剑的剑刃!什么?顾天南睁圆了双眼,此时此刻他也想问一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顾凡那块榆木疙瘩,叫他来又有何用?”青袍稚童瞥了一眼顾天南,神情非常轻蔑和不屑,“三十年了,除了清策老哥,无人敢在我面前出招!”青袍稚童冷哼一声,捏住浣尘剑的剑刃跳下牛背。
  
  “顾凡那块榆木疙瘩,清策老哥?”顾天南仔细揣摩着青袍稚童的话,心头一喜,他隐约猜到了这青袍稚童的身份,可又不敢确定。如果真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他怎么会是七八岁的稚童模样?
  
  白衫大汉张大嘴巴,两只眼睛瞪得浑圆,双手下意识地松开,放开了一直被他扼住咽喉的顾天南。
  
  北周道教第一祖庭鸿玄宗果然藏龙卧虎,这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小童,究竟是什么来历什么境界?难道他有一品青玄之境?
  
  白衫大汉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略一愣神,心中涌出了一个坚定无比的念头:“管他是什么人,赶紧跑!再不跑,必死无疑!”
  
  白衫大汉还没迈出一步,青袍稚童似乎就看穿了他的想法,“蹲在那,千万不要动,你哪里也去不了!”
  
  青袍稚童座下那头青牛低吼一声,扭动着健硕身躯,直接堵住了白衫大汉的去路。
  
  “有胆你就试试,我这头小牛还算有点蛮劲,跟九天真龙真刀真枪较量小半个时辰,也死不了!”轻描淡写地抛下一句话,青袍稚童不再多看白衫壮汉一眼,提着浣尘剑慢慢走向黑袍小老头。
  
  黑袍小老头的眼神已经完全失去了神采,比起他刚刚发现顾天南时眼中的那股志得意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噬心门的杂碎,好了伤疤忘了疼,夜鸿祖师怎么给你们定下的规矩?敢在北周江湖露脸,鸿玄宗就决不饶你!今日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来洞庭山,还要杀我鸿玄宗弟子?”青袍稚童杀心已起,白白嫩嫩的小脸蛋显得极为狰狞。
  
  “阁下可是鸿玄宗二师祖,吟风天尊?”黑袍小老头略微弯腰,他口中的话让顾天南为之一振,这青袍稚童果然是他的二师祖,吟风!
  
  吟风天尊是清策天尊的师弟,他修炼了一种名为“长春无痕”的功法,每隔三十年就会返老还童一次。返老还童时,吟风天尊的体态、容貌也会从稚童慢慢成长为少年、青年。直至今日,已经是他第四次返老还童了。
  
  因为容貌一直在不断变化,鸿玄宗中很少有人认识吟风天尊。
  
  青袍稚童并没有回答黑袍小老头,他眼神冰冷,把浣尘剑咣当一声仍在黑袍小老头面前,“还用我动手?”
  
  黑袍小老头哀叹一声,颤颤微微捡起浣尘剑,却始终狠不下心。
  
  他眼珠一转,对吟风天尊低声说道:“吟风天尊,小人也是受京都洛阳嘱托,才敢冒险来这洞庭山小莲花峰,我等也身不由己。洛阳城中有位大贵人,对贵宗的顾天南小弟子颇为重视,这小子来历不简单!”
  
  青袍稚童闻言转头看了看顾天南,他用稚嫩的嗓音怒吼道:“顾天南!还不快滚过来,给我杀了这个魔教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