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封神之独占鳌头 > 第184章 二次前来的黄衣

第184章 二次前来的黄衣

    阿耆尼对身后一群人说道:“如今截教教主通天教主和我教二位教主斗法,截教大罗金仙乌云仙又被阎摩师兄带走。如今截教高层战力被调走,支援又没来,正是我等立功的好机会。你们谁想要出战?”
  
      众人互相看看,一时间都有些犹豫。大家都知道截教势力如何,虽说此时截教相对空虚,但是能人异士却也不能少了,谁也不想做出头鸟。
  
      许久没人出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有些尴尬。
  
      终于,有一个人出来了:“还是我来吧。”
  
      这个的声音飘飘荡荡,如同无根之水一般。阿耆尼看过去,只见这人身着黄衣,面孔一片白,模糊不清,口中正嚼着一块肉。
  
      阿耆尼问道:“请问道友如何称呼?”
  
      黄衣人说道:“你就叫我黄衣就行。既然你等都不想第一个出战,我就出第一阵吧。”
  
      阿耆尼又问道:“请问黄衣道友有何神通?”
  
      黄衣人说道:“我能让敌人浑浑噩噩,痴痴傻傻,不觉入梦,须臾之间,任我宰割。”
  
      阿耆尼点头:“道友果然厉害。还请道友出手。”
  
      黄衣人点头,摇摇晃晃走出本阵。
  
      凌看见黄衣人,顿时笑了,“原来是这个东西。这个黄衣人来过一次东方。”
  
      闻太师在后,便问道:“凌仙子,此人何时来过东方?为何我等不知?”
  
      “这黄衣来我东方,大概是夏启的时候。”凌说道:“黄衣非是此界之人,乃是从一道裂缝而来。你可将其视作一种特殊的天魔,虽然这黄衣并不算天魔。”
  
      “凌仙子,这黄衣天魔有何神通?昔日来我东方,又做出来了什么事情?”
  
      凌笑道:“黄衣来我东方,落在凡人之间,意图蛊惑人心。他蛊惑人心的法器,是一卷玉简,上面写着两出戏,第一出戏是吸引人过来看的,第二出戏才是他的杀招,其中记载着暧昧不明,能拉人入梦的异界文字。”
  
      “后来呢?”殷红娇问道:“有人中招了吗?”
  
      “确实有人看了,只可惜的是,他写的文字并非是我界文字,无人看的懂。没有文字作引导,玉简上面蛊惑人心,拉人入梦的力量不好发挥。后来,有修行者遇上了他,修行者长期和心魔对抗,也不怕这些东西,把他生生打伤。”凌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好笑了。黄衣认为,在此界不能成功的根源,是他所写的两出戏是异界文字书写而成,没人看得懂,然后,他努力学习我界文字,将他手中的玉简誊抄了一遍,结果,在他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玉简段段碎裂,他也差点被留下。”
  
      “这是为何?”殷红娇问道。
  
      “我界文字,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大道真言。黄衣擅自写大道真言,岂不是作死?另外他用大道真言写亵渎之语,被天道注意到,一道天雷下来。若非是有异界之人救走他,他就会被劈成灰灰。殷红娇你可和他斗法,看看他的能力。”
  
      殷红娇点头,提着大道出列。
  
      黄衣用着刚刚学会不久的,别别扭扭的大道真言问道:“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黄衣之王和宫廷的事情?这些事情,很有趣的。”
  
      殷红娇听了,顿时一瞪眼:“天底下只有一个王,那就是人王帝辛!你口中所谓的黄衣之王,必是叛逆之徒!你宣扬叛逆之徒,罪在不赦!”
  
      黄衣愣了一下。这女修怎么对黄衣之王的反应这么大?而且她敌视的,似乎是“王”而不是“黄衣”?这很奇怪呀。
  
      殷红娇恐怕黄衣有一些诡异手段,打算先下手为强,先手将镇海印祭了起来,要镇压黄衣。
  
      黄衣看见镇海印落下来,当即身化烟雾,要躲开镇海印。
  
      黄衣没想到的是,镇海印镇压的,乃是气运,哪怕你已经没有形体了,也依旧是能够镇压的。
  
      镇海印把烟雾压住,黄衣被镇压之后,就变不回人形了,只能以烟雾的形态,在镇海印下乱窜。
  
      “黄衣之王?”殷红娇冷笑,“妄自称王的狂妄之徒,还是死吧!”
  
      说罢,殷红娇就让镇海印重重的落下,要磨灭黄衣。
  
      此时,一道黑色裂缝凭空出现,有几条触手从中伸了出来,要救走黄衣。
  
      凌看见此情此景,先是将一道天雷打入裂缝之中,然后一挥手,裂缝便消失不见,只剩下两三条触手尴尬的晃动。
  
      触手和本体断了联系,便和黄衣送融合在一起,抗住了落下的镇海印。
  
      殷红娇见镇海印不能建功,眼睛一闭一睁,便有九条五爪金龙凭空出现,绕着黄衣飞了一圈,黄衣化为灰灰。
  
      五爪金龙飞回来之后,殷红娇总感觉金龙大了一点,似乎是吃了什么东西。
  
      遥远的世界之中,一个不可名状之物正栖息在一片大湖之中。忽然,不可名状之物嘶吼了几声,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在愤怒。不一会,一道紫色的雷电突然出现,劈在上面,把不可名状之物的半个身子劈成了焦炭。
  
      汜水关下。见黄衣败了,阿耆尼摇头:“又是一个高估自己的人物。我本以为他实力非凡,结果被一个天仙三下五除二就击败了。”
  
      天空之中,阎摩和乌云仙相对而立。乌云仙说道:“听闻阎摩道友在幽冥之道上,颇有造诣,愿领教道友高招。”
  
      阎摩笑道:“乌云道友在东海纵横,镇压一方,威势一时无两。还请道友赐教!”
  
      说完之后,阎摩持着狼牙棒上前,乌云仙持着宝剑,急架相还。
  
      阎摩将法力运到狼牙棒上,狼牙棒闪烁着微光,只要狼牙棒伤到敌人,就可以掠夺敌人的生机。
  
      乌云仙宝剑之上,乃是一道锋锐的剑意,这剑意透过阎摩的狼牙棒,伤到了阎摩的经脉。
  
      二人战了三十合,各种小术法多次交锋。阎摩心中暗想:“乌云仙不愧是截教中人,所会道术繁多。此时他伤的到我,我伤不到他,必须主动求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封神之独占鳌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