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管老怪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管老怪

    陈朗怅然若失地离开了梦蝶谷。
  
      数日欢好,韩灵离开了这人世间。
  
      遵循韩灵的遗愿,以青龙王精魄炼制的盘龙杖留在了梦蝶谷,作为镇宗之宝。
  
      乾坤宝戒里的数百蛟龙内丹本打算是助韩灵凝结元婴后,提升修为用的,现在也没了用武之地。
  
      陈朗忽然不知该往何处去,三洲之内,已无他牵挂的人了。
  
      或许……
  
      该回北极雪域看看?
  
      姚明月早离开人世了吧?
  
      想至此,陈朗的心就躁动起来,不多想,便往北极雪域飞了去。
  
      半路上,遇到修士厮杀。
  
      狂攻祖孙二人的乃是一位须发枯黄的老者,此人是元婴后期修为,而那护住幼童的老人,修为低弱,仅是结丹中期,借着一件防御型的极品灵宝苦苦支撑。
  
      须发枯黄的老者似是有意戏弄,仅是施展一些威力不强的法术。
  
      这老者陈朗认得。
  
      就是在鬼域时,那咄咄逼人的管老怪!
  
      “前辈,晚辈知错,求高抬贵手,放过我祖孙二人。”
  
      管老怪讥嘲一笑,说道“现在才想着求饶,晚了!
  
      你以为,管某的东西是那么好抢的?”
  
      老人满面凄苦地说道“在拍卖场,晚辈实在不知前辈有意九生草,不然,无论如何都不会争抢此药草的。
  
      晚辈愿将九生草献出,求前辈放了我祖孙二人。”
  
      “迟了!”管老怪怒道,“你们让老夫在拍卖场颜面大失,九生草,老夫要,你们的命,老夫也要!”
  
      老人顿流露出绝望的表情来,他沉默半晌,从储物袋里找出一幅画,展开后,问管老怪道“前辈可认得此画像?”
  
      管老怪冷冷瞥了一眼,道“你以为,拿出一幅画来,就能吓得住老夫?
  
      老夫认得,又能如何?
  
      非地仙修为,老夫有何惧哉?
  
      更何况,你拿出的这幅画像,老夫从不认得,也不知道是哪个阿猫阿狗,让你这小辈视若珍宝。”
  
      老人咬了咬牙,道“此画像乃是燕双鹰燕前辈,数百年前他便是元婴修士……”
  
      “元婴修士?”管老怪大笑,“这三洲之内,哪个元婴修士老夫不认得?
  
      燕双鹰?
  
      老夫从未听说过!”
  
      闻言,老人彻底陷入绝望,他扭头看了一眼躲藏在他身后的幼童,心中充满了愧疚。
  
      “管老怪,你没听说过燕双鹰这个名字,那是你孤陋寡闻,现在,你便要将燕双鹰这个名字深深烙印在你的神魂深处了。”
  
      管老怪听见声音,猛然看来。
  
      他竟是不知陈朗是什么时候接近的。
  
      “你是谁?”
  
      画像乃是一秃头中年人,跟陈朗的模样大相径庭。
  
      “我便是画上的人。”
  
      “你就是燕双鹰?”管老怪从头到脚审视起陈朗来。
  
      突然,他神魂一阵剧痛,仿佛有口尖刀刺入了他的脑中。
  
      “管老怪,你好大的胆子!”
  
      管老怪大惊失色,他无法看透陈朗的修为,那就说明一件事,陈朗的修为远高于他!
  
      “在下不仅是燕双鹰,还是数百年前你视若草芥的喻天高。”
  
      “是你!!”
  
      管老怪骇然变色,“你不是被卷入空间裂缝……你还活着?!”
  
      “连你这种人都能活着,陈某为何要死?”
  
      管老怪冷笑了两声,突然遁逃,眨眼间,便到了数里之外。
  
      陈朗轻轻摇头,境界是难以逾越的,管老怪究竟是哪来的信心能从他手底下逃走呢?
  
      法则之力笼罩管老怪,此人身形越来越迟缓,空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他难以前进。
  
      下一刻,陈朗出现在管老怪面前,“管老怪,话没说完,你急着到哪去?”
  
      管老怪惊恐万状。
  
      “其实,管景的死真的与我无关,可惜,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信了,信了。”管老怪谄媚道“前辈说什么,晚辈都信了,那日晚辈不分青红皂白便冤枉前辈,如今想起来,仍深感悔恨。”
  
      下一刻,管老怪整张脸都扭曲变形,充满了痛苦。
  
      陈朗的手洞穿了他的腹部,将元婴从体内抓了出来。
  
      元婴在陈朗手中尖叫不止,不停挣扎。
  
      陈朗唤出玉尸来,将元婴扔了过去,元婴脱困,顿化为一道强芒激射而去,玉尸不慢管老怪分毫,数息之间,追上元婴,将其吞入口中大嚼。
  
      摘走管老怪尸体上的储物袋,陈朗飞回到那祖孙二人身前。
  
      “你是大掌柜的什么人?”
  
      “大掌柜?”老人微愣片刻,恭敬回道,“乃是晚辈的祖父。”
  
      闻言,陈朗顿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祖父告知晚辈的父亲,画像极为重要,要看得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父亲去世前,又将这番话告知了晚辈,今日,终于见到前辈真容。”说完,老人跪下行礼,身后的孩童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幸,快跪下!”
  
      老人呵斥。
  
      “不必多礼。”陈朗将祖孙二人虚扶起来。
  
      打量了孩童几眼后,道“他有病疾?”
  
      老人立即回道“正如前辈所说,晚辈这孙儿体弱多病,所以晚辈才花了大价钱在拍卖场拍来了一棵九生草。
  
      天一楼有一张古方,九生草便是主要材料之一,丹药炼制成功后,便能够驱除晚辈孙儿身上的病疾。”
  
      “九生草乃是炼制续命丹的辅助材料之一,管老怪要杀你夺走药草,实属正常。”
  
      老人忙谢道“幸好遇见了前辈,否则,在劫难逃!”
  
      “我与你的祖父关系密切,照顾他的后人是应该的。”
  
      老人露出一种与有荣焉的表情来。
  
      “你这孙儿可修行了?”
  
      老人摇了摇头,“晚辈想要驱除孙儿身上的病疾后,再让他修行。”
  
      “可愿入我门下?”
  
      老人登时瞪圆了双眼。
  
      灵符宗。
  
      回忆如潮水涌来,陈朗突然想要完成姚海平的生平愿望,重振灵符宗,那么弟子必不可少。
  
      “愿意,当然愿意。”
  
      老人喜不自胜地连忙跪下,就好像他被陈朗收为了徒弟似的。
  
      “周幸,快,快叩见师尊。”
  
      孩童还算聪明伶俐,旋即跪下来,言语也有模有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