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放开封神让我来 > 第309章 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第309章 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封神中,临潼关之战,基本就为杀劫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根据冯远所观,这天下依旧是凶流涌动,没有绝对安全之地。
  躬身退出密室,冯远跟着好罗一起回到了城主府,心中暗自打量着如何脱身,再寻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避上个一年半载。
  “冯道友,何时动身?”好罗轻身问道。
  “即刻便去,只是临行前,我想拜见一下师尊。”
  “石娘娘在前日便去往临潼光了!”
  “什么?师父去临潼关了!”冯远心中一紧。
  “通天掌教传音给截教的所有弟子,石娘娘自然要去的。”好罗回答。
  冯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截教弟子虽然大多闲散自由,却唯师命是从。
  只要掌教下令,便是刀山火海也是去的。
  冯远此时有些难以抉择,一方面是王令和师父,一方面则是自己的小命。
  或许正确的选择是找个偏远之地,躲上一年半载,保住小命最为要紧。
  但修道之人,更重要的是修心。
  阴阳不离,修德养心,方可成道,若自己一味的躲避,便是留的性命,这道心却也没了,在化龙池三百年,在玄天境数百年,冯远此时也算得上是个千年老怪了,其寿命最多也就剩数百年而已,毕竟人类修士可远没有妖修那么长的寿命。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冯远叹息一声,决意去往临潼关走一趟。
  一旁好罗听到冯远的豪言壮语,明眸闪动,若有所思。
  “冯道友决定去临潼关了?”
  “恩,好城主这可有炼丹用的鼎?”冯远问道。
  “有!”好罗点了点头。
  大战难免,自然要多准备一些丹药防身,虽然冯远手中还有一些,但是丹药这东西,多多益善。
  “凌轩回来了!”好罗说道。
  “凌轩?”冯远一愣,随即想起,自己身上那滴金凤血正是得自凌轩,但那个力大无穷的丑女形象,已经根深蒂固地印在了冯远心中,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她在哪?”冯远问道。
  “在北山,如今也是大罗金仙境的修为,若有她与你一同前去临潼关,或许能够安全一些。”好罗说道。
  “恩!”冯远点了点头,
  “凌轩的气息只有我们好氏能够感受到,她来此并未入城,恐怕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你若贸然去找她,怕适得其反。”好罗说着,解下腰间一枚乳白色玉佩。
  “这是好氏一脉的信物,凌轩守护明州城千百年,借梧桐涅槃之恩也算报答,可多少还有些情义……”
  “多谢好城主!”冯远真诚地说道。
  “炼丹太过消耗时间。”好罗玉手一翻,取出数枚丹药,接着说道:“这都是四五阶的丹药,应该够冯道友用的了。”
  “这……在下受之有愧!”冯远摇头婉拒。
  “冯道友勿要客气,要不待你回来,再炼制几鼎丹药还我便是,说不定品阶要比这个高呢!”好罗莞尔。
  “回来?好!”冯远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能否回来。
  冯远收了丹药,拿着玉佩,向明州城北山遁去,好罗看着冯远离去的背影,喃喃地说了一句:“一定要活着回来!”
  ……
  遁光一闪而逝,冯远出现在明州城北山的山腰,小心翼翼地放出灵识,却并未发现何处有异常的灵气波动。
  “难道走了!”冯远暗自嘀咕了一句。
  收了灵识,冯远决定在周围找一圈,若是没有找到,就孤身前往临潼关了。
  青松绿柏长满了北山,顺着延绵的山脉,冯远快速地探寻了一番。
  片刻后,在接近山顶的位置,发现了一个洞穴,其内有着热浪扑面而来。
  “我刚才用灵识探查,怎么没有发现此处?”冯远心中一惊,单手掐诀,先施展了金灵圣诀。
  金罩护住全身,又取出了雷云赤火棍,冯远才小心翼翼地走入洞穴之中。
  随着冯远不断深入,四周的温度越来越高,但这对于各种烈火洗礼过的冯远来说。并未造成丝毫的影响。
  谨慎起见,冯远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半刻钟后,在前方不远,他发现了一点红光。
  冯远略一犹豫,又施展了屏气诀,才继续向那红色光点走去。
  红色的光点不断变大,直到冯远走到近前,才发现是个洞口,而洞口另一侧,则是一个偌大的山洞,山洞下方是翻滚着的岩浆,火红色的岩浆将整个山洞照得通亮,
  “谁!”
  清脆的声音从岩浆底部传来,冯远定睛向下看去,才发现岩浆中有一只红色小鸟在缓缓游动。
  “在下冯远!”
  冯远眉头微皱,在那只红鸟的身上,竟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灵气波动。
  “冯远?”
  一声轻咦,接着便有两道精光从下方激射而来,冯远神情一紧,想要躲避,可洞口狭小,而且那两道精光其快无比,冯远的反应也稍慢了一些。
  精光在身上一扫而逝,冯远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冯远!你还未恢复?”清脆的声音再次传来。
  冯远一愣,看来这个红鸟和以前的冯远还是老相识。
  他并未回答红鸟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可是凌轩?”
  “正是!”
  “我来此想请道友帮个忙!”
  冯远并未取出好罗赠与的玉佩,若不用好罗这层关系,就能请动一个大罗金仙出面,自然是最好,毕竟明州城日后可能还会遇到麻烦,这份情义能留着是最好不过的。
  “看来你的记忆还没恢复!”红鸟说道。
  难道以前的我和它有仇?冯远揣测着。
  “确实没有完全恢复!”冯远收起了雷云赤火棍,他知道对方若是大罗金仙的修为,自己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
  “你来寻我可是为去临潼关?”
  “前辈明鉴!”
  好罗说这凌轩是大罗金仙的境界,虽然冯远没有感应到灵力的波动,但还是恭敬一些比较好。
  “前辈?我可承担不起,数万年前,我母亲为你鞍前马后,我是万万不敢越矩,况且我母亲飞升之前曾叮嘱过我,若是找到了你,定要好生辅佐,不得有半点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