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快穿头号玩家 > 第16章 总裁的妻子-爱慕之情

第16章 总裁的妻子-爱慕之情


  元子瑜本来只想给乔依然买一件晚礼服的。
  但现在是直接打包十几件,外加一套限量版的钻石首饰,他再有钱,这样花也是会肉痛的。
  越是有钱的人,越是会精打细算。
  元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元家能成为豪门望族,那也是元家几辈人辛苦奋斗而来的。
  怎么能让一个小娘皮如此乱花?
  更何况,将来她是不是自己的妻子还说不定呢!
  男人对于自己已经失去兴趣的女人,通常是不舍得花钱的。
  所以,元子瑜下定决心不付款。
  “老公,我好像没带卡,一会儿记在你的账上,可以吗?”白晨继续和元子瑜虚以伪蛇。
  元家可是南城第一豪门,但其实元子瑜一点都舍不得在乔依然身上花钱。
  除了结婚的时候,元子瑜象征性地为乔依然买过一两样并不昂贵的东西之外,后来,可说什么都没有为乔依然添置过。
  乔依然那每月十万元的零花钱,还是从元家家族里出的,听说这点钱是元家对家族中太太们的体己。
  所以,其实元子瑜对于乔依然,可说是一毛不拔的。
  元家的媳妇,除了乔依然,个个都出生于豪门,手里当然都有很多钱。
  刚结婚那会儿,元家的叔婶或者元家的未嫁姑娘们,经常都约着乔依然出去高消费,乔依然的那点体己,用两天就没有了。
  如此大手大脚地花钱,让乔依然那样的中低消费群体感觉非常不适应。
  元家女眷们高高在上的嘴脸也让乔依然非常不舒服,
  后来,乔依然就再也不想和她们一起去做那些无畏的消费了。
  久而久之,元家就传出乔依然不合群,小家子气的流言。
  元家没有一个人瞧得起她。
  后来她还发现,本来以为的丈夫的爱也是假的。
  可想而知,她的豪门生活有多么的别扭,多么的拘谨。
  元子瑜不是说要让他的妻子做一个合格的豪门太太吗?那就得有一个豪门太太的样子。
  高贵的女人,都是用钱堆出来的。
  今天不宰他一下怎么能行呢?
  等将来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乔依然和元子瑜离婚了,她得有点钱过日子不是吗?白晨可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
  元子瑜彻底被白晨打败了:“昨天不是才给了你1.9亿吗?你把它吃了吗?”
  记在他的账上,等于是还得他付账嘛。
  “嗯...”白晨拖了一个长音,“那个钱啊!我把它存成死期了。
  这样可以多点利息,然后,我每个月就可以多点零花钱了,嘿嘿!”白晨说话的样子显得特别的小家子气。
  好像是为了那点利息,眼睛都冒着绿光似的。
  一般把钱存在银行吃利息的,都是那些老奶奶喜欢干的事。
  现代的年轻人,都是用钱生钱,买房子啦,投资理财啦,炒股啦,谁还会把钱存在银行生那丁点利息?
  她好歹曾经是自己很得力的秘书啊!难道当了两年的豪门太太,就把脑袋当成木鱼疙瘩了吗?
  元子瑜越想越生气,已经忘了他那好男人的人设了,大力把白晨推了一把。
  好想打她一顿,怎么办?简直是无法控制。
  妈的,自己怎么就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啊!
  白晨顺着元子瑜推人的动作,后退了几步,摔到了地上,再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看起来就好像是被元子瑜给打了。
  本来还在打包的两个导购小姐听到白晨的叫声,吓了一大跳,赶紧跑过来扶起白晨:“元太太,这是怎么了?”
  白晨脸上带着隐忍了表情,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没事,地滑了,脚有点痛,麻烦你带着我老公去付钱吧,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哦,好的。”导购小姐马上又恢复了笑脸,只要生意没有黄就好。
  导购小姐立即转过身去,走到元子瑜面前,再给元子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元先生,请。”
  元子瑜:...
  好面子的元子瑜万万说不出不买了这句话。
  结账的时候,元子瑜的脸皮更是抖得厉害,因为一套首饰就花了两千多万,衣服算下来也是几百万,就算是再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
  导购小姐见元子瑜那肉痛的表情,好声好气地解释道,“元先生,您为您太太买的这套全球限量版钻石首饰绝对会增值。
  也许明后年,价值会翻一翻也不说定呢!
  哪个豪门太太没有一两样这样的首饰呢?更何况,这套首饰非常适合您太太。”
  元子瑜显得有点不耐烦,“行了,知道了。”但想了想又道,“这样的首饰还有吗?”
  导购小姐听到这话,心都跟着咯噔了一下,意思是还有一笔大生意不成,“不同款的,那一套还要贵一些,三千多万,元先生,您要看一看吗?”
  元子瑜冷淡地点了点头,“去拿来,但别和我太太说,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好勒!”两个导购小姐笑得合不拢嘴,脑袋如小鸡吃米一般不停地点。
  今天这笔生意的提成真是太可观了。
  一个导购小姐如一只快乐的小鸟般飞走了。
  白晨本来一直都在等着元子瑜结账呢,但等来的是一个导购小姐神神秘秘地打开了保险柜,抱起一个盒子鬼鬼祟祟地跑了。
  她这样的行为让白晨一时非常好奇,她不是带着元子瑜结账去了吗?
  怎么会又抱着一个盒子跑呢?难道....
  白晨马上就想到了元子瑜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好东西,元子瑜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琪琪。
  想来,他是打算再为孟琪买一套吧。
  刚才要为自己的妻子花钱时,可是一脸的肉痛呢!
  但为外面的野女人买,他可是大方得很啊!
  男人!还真是不好说啊!
  白晨尾随着那导购小姐,一路走到收银台附近的柱子后面停了下来。
  等元子瑜刚把账结完,白晨就施施然地现身了。
  “老公..”白晨嗲声嗲气地拖了一个长音,“怎么这么久啊?”说话间,迅速拖过元子瑜手里的两个盒子。
  “老公,你!你真是太好了,一买就买两套送给我,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到底是花了几万啊?
  老公,我真是无法表达我对你那滔滔不绝的爱慕之情。”白晨一边两眼放着绿光看着盒子,一边毫不吝啬地说着粗鄙的情话。
  元子瑜:...是爱慕钱吧!
  好想杀妻,怎么办?
  脸都已经气成了猪肝色的元子瑜愤愤地想,等老子坐上家主之位之后,绝对要休妻。
  这才几万块的事吗?
  等白晨两人走了之后,两个导购小姐开始窃窃私语:“元先生的妻子真是好没眼界了,几万能买得下来钻石首饰?还是鸽子蛋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