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日常系大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国的小鲫鱼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国的小鲫鱼


  千秋抖了抖身子,默默收回了爪子。
  静静地跳下桌子,回到地毯上继续拍毛球玩。
  就当无事发生过。
  必须要说明的是,它这可不是怕了他,只是它最近在修身养性,而且作为一只落落大方的猫咪,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而大动干戈。
  它决定晚上等两脚兽进去睡觉了,他再来好好康康这条大红鱼,到时再来确立自己一姐的地位。
  关琅看它不再胡闹,又重新恢复乖巧,便收回了注视。
  他看向被放在地上毫无存在感的小鲫鱼,为它感到悲哀。
  不要说是人,竟然连猫都没兴趣理它。
  同样作为鱼纲生物大家族的一员,它竟是如此卑微,属实可怜。
  关琅默哀同情了它两秒钟,决定把它带去厨房煮了。
  他晚饭没吃,肚子有些饿了。
  二十分钟后,小鲫鱼变成了一道乳白香润的鲫鱼汤,清甜又养胃。
  这个状态下的它存在感得到了指数爆炸的提升。
  小表妹端了碗饭来加餐,她下午是在学校食堂吃的晚饭。
  习惯了表哥的手艺,她在学校食堂吃的饭量一向不多,现在闻到饭菜香味,饥饿感也被勾起来了。
  就连千秋也不再表现出乖巧的模样,急匆匆跳上饭桌准备分润一份伙食。
  关琅看热闹起来的饭桌,摇头失声笑了笑。
  幸好他已经猜到了这一幕,做饭的时候多下了几杯米,还多炒了几道小菜,不然铁定不够吃。
  关琅给小表妹舀了碗鲫鱼汤。
  “表哥,哪里来的鲫鱼?你冻冰箱里的吗?”吴雅甄好奇地问道。
  关琅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很确定她没有在开玩笑。
  “这也是我今天钓回来的,你刚刚没看到吗?就在上面那个小鱼缸里游着。”关琅有些无语。
  吴雅甄稍微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她刚才全副心思都集中在了红鱼身上,可能选择性地无视了这条鲫鱼吧?
  “喵喵!”千秋蹲在饭桌上,它的鱼呢,怎么不给它也整一碗。
  关琅叹了口气,他要是这条鲫鱼,准得气活过来。
  这个家中唯一记得小鲫鱼生前音容相貌的,竟只有他这个送走它最后一程的人。
  唉...
  作为第一条亲手钓上来的鱼,关琅对它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因此额外多吃了几口。
  别说,这野钓的鲫鱼和市场买来的鲫鱼还真就不一样。
  味道竟该死的鲜美,简单搭配上豆腐、鲜蘑菇和小葱简单一炖,就已经是珍馐级别的美味。
  白色的汤汁喝起来还有股淡淡的奶香味。
  两人一猫大快朵颐,对已经前往天国的小鲫鱼同志表达了真挚的肯定与认同。
  ......
  唐棠才回到天南九檀台别墅区没多久,司机老张抱着鱼缸放在空旷的客厅锃亮的地砖上,然后就被唐棠父亲喊过去问话了。
  家里负责做饭的老妈子走了过来,低头看了眼脚边鱼缸里的小青鱼,犹豫着问道:“小姐,这条青鱼是要现在拿去烧吗?”
  她很少处理这么亲民接地气的食物。
  唐棠吞咽着口水,强打着毅力说道:“不......还是算了,我要把它养大。”
  她心里其实还是挺想试试这条鱼的味道的,毕竟虽然不是自己钓上来的,但也是自己看着它上钩的,很有特殊意义。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有些犹豫,纠结着要不要下口。
  老妈子点点头,看着自己小姐滚动的喉咙,没有多说。
  她很清楚自家小姐的秉性,虽然现在克制住了,但之后肯定还是会让她拿去煮的,毕竟连小金鱼都能叫她拿去煮来吃,何况是一条本就用来吃的鱼呢?
  “还是小姐聪明,现在这鱼还没几两肉,几口就没了,养段时间多长些肉才好。”
  唐棠听完老妈子的话,刚想反对,解释自己并没有把这条青鱼当做备用粮的打算,不过话到嘴边,她又不是那么坚定了。
  好像养肥点吃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鱼缸中的青鱼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下了死刑缓期执行的判决书,仍旧无忧无虑地在缸里游着。
  ......
  千秋最后教训锦鲫的念头也没能实现,因为它半夜就被关琅带出去协同当夜行侠去了。
  他必须每天都和千秋协同一次,锻炼协同状态下猫那一部分的身体本能和感知本能,以此提升协同状态的熟练度。
  当一人一猫锻炼完毕回来,已经是三更半夜了。
  千秋也累得精神不振,没有闲工夫去折腾新来的小伙伴,蹿进自己的小猫窝里就沉沉睡过去。
  次日中午学校食堂。
  关琅今天又犯懒,不打算自己回家买菜煮饭,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想给自己放放假。
  很巧的,刚在窗口打完饭菜,他就看到了高谦和鬼鬼祟祟低着头前行的身影。
  “老高!”
  关琅喊住了他,吓得他浑身一震。
  “你干嘛呢?神神秘秘的?”关琅走近不解地问道。
  “嘘嘘,小声点。”高谦和低着头继续快步走。
  两人在食堂角落一处无人的桌子前坐下。
  关琅这才瞥见他餐盘里除了白饭,就只有一碗免费的紫菜汤,清汤寡水看起来非常寒碜。
  “你这是...减肥?”关琅不确定地问道。
  “呵呵...”高谦和尴尬地笑了笑,笑容中还带着点狼狈。
  “...难不成你不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吧?”关琅试探问道。
  两人双目对视,许久无言。
  高谦和窘迫地点了点头。
  “你老豆不是给你每个月两万的生活费吗?这离月尾还有十天呢,你这就用完了?”关琅有些无语。
  高谦和满脸后悔地点了点头,脸上每一处似乎都写着惭愧与悔意。
  “我昨晚冲动了,新池子一开,我还是没忍住,把留好的饭钱全丢进今日圆舟里了。”
  “哈哈哈哈,活该!”关琅毫不留情地给予嘲笑。
  “嗯,我是活该,被鬼迷了心窍!”高谦和长叹一口气,他也不好意思跟他老爸再要钱,不然被问及原因,查到他把生活费都氪进游戏里,肯定要被狠狠教训的。
  同样的理由,怕被发现,他还不敢去自家的酒楼里吃饭,只能来食堂里吃三毛钱的白米饭和免费的汤水。
  笑也笑了,关琅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不过鉴于这家伙毫无自控能力的表现,他不放心把钱借给他,免得他又上头了把钱氪进游戏里。
  “饭卡拿来吧,我给你充两千块进去,下个月发生活费了记得还我。”关琅轻哼道。
  吃不起饭的卑微小高痛哭流涕交出了饭卡,连声感谢着关大善人的大恩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