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电影世界诸天行 > 第244章 金光上人死

第244章 金光上人死

    余刑微微一笑,看来对方是把自己当成世家子弟了,那他干脆就装一装。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主动参与到俗人的事中,扰乱本地的世俗界秩序,这让我们家族很难办啊!”
  
      余刑的声音很温和,再加上他年轻的外表,大多数人也只把他当成初出茅庐的年轻子弟。
  
      侏儒一听,对方话里口气很温和,似乎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他顿时精神一振,两只小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后,急忙推脱道:
  
      “我是秦叶岭叶家的弟子,来这里只是路过而已,只因和野狼帮帮主有几分旧情,所以耐不过对方的恳求,出手帮了一下。绝没有故意触犯你们家族的意思,还望兄台见谅。不知贵家族如何称呼?在下以后一定登门谢罪!”
  
      说道自己是叶家的人时,这侏儒情不自禁的把胸膛挺了挺,似乎一下子有了依仗,说话间底气也足了几分,看来他对秦叶岭叶家的名气很有自信。
  
      看到胆量在一瞬间仿佛大了不少的侏儒,余刑知道,这个秦叶岭叶家一定是个声名赫赫的修仙家族。
  
      只是对方既然有这样一个大家族作为靠山,在一开始还如此惊慌失措,这说明此人不是对自己说谎,就是其在家族内也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其生死根本无人问津。
  
      余刑经历了这么多世界,看过这么多人,像是对方这种毫无城府的家伙,他一眼就看穿了。
  
      白痴。
  
      心里暗骂了一句,只不过表面上余刑倒是更加客气了,朝着金光上人走了过去。他的心里,一句下了必杀的决心,
  
      毕竟像这样法力比不上自己,行为举止又比较白痴的修仙者,可是难得一见!就算没有这场死斗,余刑也绝不会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大好猎物。
  
      “秦岭叶家,那个声名远扬的叶家吗?”余刑一脸的惊讶之色,好像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错,就是那个叶家。兄台既然知道叶家的名字,想必不会故意刁难在下吧!”金光上人见自己扯起的大旗效果显着,立刻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不少。
  
      “叶家的确盛名已久,只不过我们余家也不是吃醋的啊,阁下毕竟是先犯了规矩,沾染俗事,我本是听家族长辈说,要在七玄门历练,现在这个情况,我也很难和家中交代啊。”
  
      余刑故作为难的开口说道,他想到了余子童,估计对方的家族也不会很弱。
  
      “余家……嘶……”
  
      金光上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偷偷的望了一眼余刑,心里开始活络起来。此时,他已完全把余刑当成那种涉世未深的青头小子来看待。他以为,对方是那种从小一直在家族中苦修,最近才刚刚出来到世俗中磨炼的弟子,这也说明了对方为何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深厚的法力在身。
  
      “咳咳,不如这样如何,阁下历练失败的损失,我尽量的弥补一二,这件事也算给我叶家一个面子,如何?”
  
      金光上人自觉自己能拿出来谈判的,也就只有叶家这个名头了,连忙开口说道。
  
      “弥补?”
  
      余刑的双眼一亮,表现的一副很心动的样子。
  
      “当然,当然。”
  
      金光上人看这样有戏,当然是再加把劲,命都差点没了,身外之物,留着又有何用。
  
      “好吧,既然阁下都这样说了,我余子童,也不是咄咄逼人的家伙,我也算是交了阁下这个朋友,以后有事,大可来余家找我如何?”
  
      余刑一瞬间变得开朗起来,看上去就是见钱眼开的样子。
  
      金光上人暗自心疼,想要弥补一个修仙者,世俗之物肯定不行。不过听到余刑的后半句后,连忙开心起来。
  
      余刑猜测的不错,他在叶家里,的确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家伙。
  
      “嘿嘿嘿,我和阁下才是忘年交才对。”
  
      金光上人和余刑热络起来,连忙越走越近,就差拥抱一下了。
  
      “既然如此,阁下的剑符,我也物归原主了。”余刑很诚恳的说道,神色中还留有一丝不舍之意。
  
      金光上人来不及多想,生怕对方反悔改变了主意,急忙一掐诀,把手一挥,身上的金罩立刻散裂开来,消失的一干二净。接着伸出手来,急切的去接那道符箓,嘴里还厚着脸皮说道:“既然阁下如此诚心,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但金光上人刚刚伸手,看到的却是余刑微微勾勒起的嘴角,他瞬间明白自己上当了,想要掐住出金光的发决,但此刻那里来得及。
  
      以余刑的速度,这么短的距离,足以瞬息要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金光上人的命。
  
      “唰!”
  
      傲慢之剑出鞘,剑光快的宛如一道暗金色的残影,七玄门和野狼帮的人,都只是看到余刑的手臂抖动了一瞬间,剑光乍现。
  
      金光上人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摇摇晃晃起来,咽喉处,一道血线缓缓绽放开来,倒在了地上。
  
      贾天龙现在的嘴里,非常的苦,而且都苦到了心肺里。这是怎么回事?原本大好的形势,在这个不起眼的七玄门弟子出现后,就突转直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连金光上人这位仙师,都被一把火给烧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王绝楚,自然和死对头的感受完全相反。他紧紧握住腰间的长剑,用兴奋的眼神望着余刑,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至于余刑,现在也是蛮开心的,他从金光上人的尸体上,翻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一共有一道符、一块令牌和一本书。
  
      那道符,是侏儒使用过的能放出金光,形成金罩的符箓,虽然还不知晓口诀咒语,但已令余刑狂喜,要知道他目前最缺的,就是能护身的手段。
  
      令牌则是一块漆黑的三角形牌子,一面印有“升仙”两个金色的古篆,另一面则有一个银色的“令”字,整个牌子看起来不像金属,却又沉甸甸的,份量不轻,不知有何用途。
  
      至于那本书,余刑翻了几页后才发现,此书竟是一本族谱,一本秦姓氏的族谱,也不知和金光上人有何关系,竟被贴身携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