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19章 不知所措

第19章 不知所措


  白婕和荞蒂两人惶恐地看着我,不知所措,但看他身上的衣服跟她们两一样,才不再害怕。
  “怪兽来了,你们快上来。”
  雨声中,我大声说着,向白婕和荞蒂招手。
  白婕和荞蒂分开手,向大鸟跑过来。
  “那是只雌鸟,只能坐一个人,你们两谁跟我一起坐?”我大声问道。
  “我。”荞蒂反应迅速,直接我奔去。
  我看了在雨中奔跑的白婕一眼,把手伸向荞蒂说:“来。”
  我用力抓住荞蒂的一只手,把她拉上比翼鸟背上。
  而白婕脚步一刻不停,跑到另一只五彩比翼鸟身边跳了上去,她动作敏捷,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女娲师父练出来的,只是忘记了而已。
  两只巨大的虐暴龙扑到面前,一对比翼鸟拍翅而起。
  荞蒂一把抱上我的腰,而我关心的是骑在雌鸟上的白婕,只见她稳稳地坐在那儿,一脸的淡定与从容,但在凄雨中还是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白婕,你没事吧?”荞蒂紧紧地抱着我问道。
  “没事。”
  白婕大声应了声,然后拍打一下雌鸟,扑地一下飞高了。
  我看罢,让雄鸟追了上去。
  大雨还在一刻不停地下,我和荞蒂的衣服全湿了,身体搂在一起,都感受得到彼此身份的温热。
  “你叫什么名字?”荞蒂把脸伏在我的背上问道,嘴角露出惬意的微笑。
  我目光一直注视着飞在前面的白婕,一方面要护着放在面前的背包,一边要应付身后的荞蒂的问话,有些忙不过来。
  “我叫杨子骞。”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荞蒂喃喃地说,她一头齐脸的金发湿答答的,滴着雨水,她精致的小脸蛋贴在我的背上,感受他的体温。
  “是吗?”我敷衍着。
  “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呀?”
  “哦,你叫什么名字呢?”我问着,露角露出一抹坏笑。
  “我叫荞蒂,艾尔兰人。”
  我听罢,没有反应,他心想如果身后贴在他身上的是白婕就好了,他一定会倍感幸福和兴奋的。
  这时,雨渐渐小了,天边的闪动的雪电也停歇了下来。
  一对比翼鸟带着我,荞蒂和白婕从广袤的荒野草地上飞向一边的丛林,那儿大树参天,苍翠欲滴。
  这时,乌云散开一些,天空亮爽了许多。
  比翼鸟在大树尖上飞越盘旋,我、荞蒂和白婕感觉一阵阵的晕眩,再加上衣服是湿的,身体开始觉得不适。
  雨完全停下来了,比翼鸟飞向一棵巨大的榕树,树下有潺潺的流水。
  原来是一条小河,比翼鸟齐齐地降落在河滩上,上面铺满了黑色的鹅卵石,但显得光亮洁净。
  白婕和荞蒂从比翼鸟背上下来,我把背包递给荞蒂,刚要起身下去,雄鸟又拍动翅膀飞起来,把荞蒂和白婕吓了一大跳。
  我险些从鸟背上掉下来。
  雄鸟带我飞上那棵巨大的榕树,我看到在众多树枝中,有一个向一侧开口的鸟窝。
  那鸟窝出奇的大,像一个茅草屋,用茅草和粽毛夹盖而来。
  雄鸟在鸟窝开口外粗大的树枝上停下,我看到鸟窝里铺满了松软的羽毛,刚才外面下那么大的雨,里面却干燥适宜,一点湿气都没有。
  我看了一下,忍不住从雄鸟背上下来,跳进巨大的鸟窝里。
  时里干净舒爽,像一张圆形的大床,足足可以睡下五六个人。
  我心想,这应该是这对比翼鸟的窝吧?它把他们带到它们的窝里来,难道是要他和荞蒂,白婕住在这里?
  想到这里,我望向窝外还停要树枝上的雄鸟。
  雄鸟尖尖的小嘴,眼睛圆溜溜的闪着黄金的精光,有灵性地对我点点头,好像知道我心里的疑问似的。
  我对雄鸟笑了笑,说:“雄鸟大哥,你把这么适合的窝让给我们,舍得吗?”
  雄鸟听罢沙哑地叫了两声,对我点点头。
  “我擦,这鸟灵性通天呀,真是难得。”
  我赞了一句,然后赶紧从鸟窝里出来,因为我身上是湿得,不想把窝里的羽毛弄湿了。
  雄鸟拍着翅膀飞走了,河滩下面的雌鸟看到了,也飞起来追上去。
  我攀着树枝从上面下来,感觉身姿轻盈,但重力跟地球上差不多。
  “子骞,上面是什么?”荞蒂问。
  我看了白婕一眼,回答说:“是一个特大的鸟窝,里面干净适宜,铺有一层厚厚的羽毛…”
  “真的?”荞蒂没等我说完就雀跃地跳起来。
  我微微一笑,对荞蒂和白婕说:“真的,你们身上的衣服湿了,上去换丢下来,我帮你们拿云一起洗,晾干后再拿你们穿上。”
  “好吧。”
  荞蒂点点头,又说:“但,这树这么高,我们怎么上去?”
  “你们都是练过武功的,攀树枝上去。”我回答。
  荞蒂和白婕听罢,对望了一下,荞蒂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练过武功?”
  我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了,解释道:“我看你们骨骼轻奇,就知道你们练过。”
  “胡扯!”白婕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走过去开始攀树枝上去。
  荞蒂和我看罢,眼睛睁得滚圆,白婕就像一只猴子一样的敏捷,轻松攀上一根又一根树枝,转眼就上到鸟窝的洞口。
  荞蒂也来的兴致,走过去奋力攀爬,很快就攀上去了。
  鸟窝的向一侧开的洞口较小,里面空间较大。
  白婕和荞蒂脱鞋走进去,里面厚厚的一层羽毛软软的,没有一丝异味,只有干净羽毛的一种清香。
  她们身上的紧身衣是高级丝棉的,湿透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荞蒂把衣服脱下来,然后对白婕说:“白婕脱呀,穿这湿衣服会感冒的。”
  白婕愣了一下,转过身去背对着把湿衣服脱下,递给荞蒂。
  荞蒂拿着两套紧身衣走到洞口,对着下面说:“杨子骞,我们把衣服丢下来了,你接住——”
  “好的!”我在下面应声道。
  荞蒂把衣服甩下去,落了几米,挂在一根弯曲的树枝上。
  我攀爬上去把衣服拿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找来树叶围住下身。
  我走进小河里,河水清冽,带着些寒气,他把三套紧身衣洗干部晾晒在河边的岩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