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17章 银河荣耀

第17章 银河荣耀


  正担心时,房间四下变成了黑夜,无比安静,天花板变成了苍穹,只有点点星光在闪耀着。
  我闭上眼,瞌睡就来了,但我舍不得睡下,从床上坐起来。
  立即,墙体又变成了白天模式,让我感觉坐在高高的云端之上,思维一下子活跃起来。
  这时,他面前无端地闪过一道透亮的光,那道光在他眼前手可触及的地方逐渐成像,转眼就变成了一张高清的电子屏幕,上面有十几个立体的桌面图标。
  “我擦,难道这就是无屏电脑吗?”
  我立即兴奋异常,发现无屏成像电脑桌面上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图标,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款游戏图标,图标下面变幻着几种文字选择。
  当图标名称变换到中文,我按了一下,
  立即,游戏的名称出来了,上面郝然显示“银行荣耀”四个蓝色的宋体字,养眼而醒目,我不假思索用手指就点了一下。
  很快,屏幕就显示出一个立体的游戏界面。
  上面有各种游戏选项和说明,我先看了一下操作步骤,然后点击了一下英雄选项。
  接着,我又返回游戏界面,再一次通读游戏操作细则,然后设置退出口令。
  我选用语音输入法,说了声:“我擦!”
  退出口令框里立刻现出“我擦”两个字。
  这款银河大陆版“荒野英雄榜”网络游戏进入游戏系统默认为初级小庶民,通过不断学法,斗法,逐渐让自己变得强大,而退出游戏系统默认为死亡后。
  游戏与现实不同。
  现实中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而游戏中,玩家玩死后,可以退出游戏,在原来经验积累之上,复活继续修炼进取,从而走向更强大的巅峰。
  我把退出口令设置为“我擦”,是为了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银河大陆可不比地球,这里是高度文明的地方,能不说的粗话尽量不要说,
  入乡随俗,这里的俗就是大雅。
  一切准备就绪,我竖起拇指,对准电脑立体屏幕上的“基因导入”按钮,按下数秒后,弹出一个导入成功的对话框。
  然后他用手指触屏点击进入下一步。
  下一步是选择着装与外貌,着装有古装、现代装和未来装三个选项。
  外貌有虚拟真实两个选项,虚拟就是系统自动给你设定一个虚构的外貌形象,而真实就是系统根据你拇指置入的基因,给你克隆一个跟你本人一模一样的肉体,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我想了一下,着装选古装,外貌选真实的自已,然后点击进入下一步。
  这是进入游戏的最后一步了。
  我竖起拇指,按下电脑立体屏幕上的“记忆输入”按钮。
  这时,只见一道炽白的亮光,从我的拇指间持续传入立体屏幕中…
  记忆输入需要10秒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只觉得大脑逐渐迷糊,像入睡前的那几秒钟,意识在大脑中清空,输入到了游戏世界中克隆肉体的大脑之中。
  我闭上眼睛,坐在电脑立体屏幕前一动不动,跟睡着了一样。
  大脑休克了数秒,我从另一个世界醒来,猛然睁开眼睛——
  一个空气清新的山野扑面而来,远处飘渺的山峰又高又尖,直入云霄,斑驳中夹杂着翠绿,身边的树木茂盛,树叶绿得泛青,闪动着点点亮光,一派生机勃勃的原始森林景象,
  而脚下是一条小河,河水清亮透绿,倍加养眼,那溅起的水滴,更是凭空飘浮起来,久久没有落回水面。
  这个新世界,唯美而真实,耀眼而清爽。
  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这时,蓝天之上响起一个人说话的声音来:恭喜我成功进入荒野英雄榜的游戏角色,开始您的技能修炼吧,是英雄还是野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我听罢,兴奋起来,脚尖点地,发现能跳着飘逸起来。
  这时,我才想起刚才看到的介绍,这个游戏环境重力只是地球的十分之一,所以觉得特别轻松自在。
  想到这里,我纵身向上一跳。
  嗖!
  耳边只听到两股风声,我整个人蹦起五六米高,然后双臂张开,像游水一样划动,身体向前飞出数十米。
  我兴奋得差点把“我擦”两个字说了口来,看到自己像一只鸟飞在半空中飞了一段,能不激动,能不高兴吗?
  这游戏的起点也太高了吧!
  但很快,我又落回了地面,他用力一跳,又能蹦飞起来。
  我什么也还没炼,似乎就掌握了飞檐走壁的轻功绝学,仅仅是因为这银河大陆重力小的原因吗?
  如果不是,我就是天赋异禀了,哈哈!
  我沿河道上游起起落落了蹦飞了一段,看到河道上面飘浮着一块块悬空而生的小草地,每一块泥土只有不到一平米的面积,下面伸出草根,上面长出小草,一块块,一片片,从河道一直延伸到远处缥缈的山峰之上。
  我被眼前的唯美飘逸场景迷住了。
  我兴奋地跳上第一块浮草,紧接着迈大步跨向第二块,第三块…一步步向上飞夸,直攀向那白云萦绕的缥缈之巅。
  太给力,太过瘾了!
  一会儿功夫,我来到山峰一个石台上,上面站满了人,都是踩这浮草上来的吧。
  这时,我仔细一看,这些人都是从地球人,也有帕米星球人,大家都是竞争者,大部分穿紧身的未来装,只有个别穿古装和现代装。
  山峰的正面是一块石壁,上写雕刻着“武学修炼圣地”六个朱红大字,而下面是两道依山而凿的石门。
  石门呈竖起的长方形,左边是白石门,右边是青石门,门边的小亭里分别坐着一老道。
  左边白石门亭里的老道,白发鹤颜,手甩拂尘在品茶。
  右边青石门决亭里的老道,光头黑脸,有一边眼睛还紧闭着,应该是瞎了,他躺在亭梁上,正呼呼大睡。
  这两个老道,一个是道骨仙风,一个邋遢怪异,风格迥然不同。
  我随着人流走近那两扇石门一看,左边的白石门上写着“白门正派绝学”,右边的青石门上写着“青门邪派武功”,看了片刻。
  正派绝学,那应该有“一阳指”、“降龙十八掌”和“乾坤大挪移”等等这类武功绝学,
  而邪派武功会不会是“化骨绵掌”、“降魔拳”和“北冥神功”这些下三烂的武功吧?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选择了。
  所以大家纷纷走进左边的白石门,亭子里的白发道长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而右边的青石门,没有一人光顾,光头道长睡得更香了。
  我真想走过去在两扇门上贴两张不同的标签,一个张上面写“热门”,一个张上面写“冷门”。
  在游戏中练武真有的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