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13章 人鱼之战

第13章 人鱼之战


  “要我们怎么做?”约翰的声音问。
  “把大鱼鲸赶到深海去。”艾宛答。
  “大鱼鲸有多大?”张宇瀚的声音问。
  “像一座大山,重量难以估计。”艾宛说。
  “有这么大呀?”杨子骞惊叫起来。
  “你们有够威力的武器吗?”我站起来问。
  “今天早上有几个海域局的人带了武器去,想阻止大鱼鲸继续往上游,结果子弹射到它身上就像往山上扔石头,根本没用。”艾宛说。
  “你们没有核武器吗?”科夫问。
  “核武器?我没听说过。”艾宛说。
  “你问问上级,有没有威力强大的核弹,如果有我们就接下这个任务,我有办法消灭它。”我果断勇敢地说。
  艾宛马上接通了与上级官员的对话视频,她在视频里用手式比划着,我们一点都看不懂。
  一会儿,艾宛回过头来面对我们,说:
  “上级说有核弹,但威力太大,怕毁坏两岸的果木和蔬菜。”
  “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两岸的庄园受损的。”我信心满满地说。
  “好,我再问一下上级。”艾宛回过头去。
  “子骞,你有把握吗?”约翰在视频里问我。
  “大家请放心,我有把握,但是……”我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约翰追问。
  “我们自身可能存在危险。”我严肃地说。
  视频里安静了下来,只看到艾宛跟上级官员比划后转过身来说:
  “上级同意给你们一枚核弹,但一定要保证把两岸的损失降到最低。”
  “没问题。”我壮着胆说。
  “你们呢?约翰,张宇瀚?”艾宛问他们几个人。
  “没问题。”大家纷纷表态了。
  马上集合,我把我的作战计划向他们7人做了个简单的阐述,他们都点头赞同,我把人员分成两组,跟艾宛说要两部战斗机。
  一会儿,战斗机到了,停在我们的楼下的空地上,艾宛要我们马上动身执行任务。
  我们坐电梯快速走出公寓大厦,分成两组人马登上战斗机。
  我和约翰、科夫、乔丹一组,张宇瀚、姐姐、艾尔文在另一组。
  每一架战斗机上都有一名专业的航空兵驾驶,说是兵,其实已经不是兵了,他只不过比我们熟悉对战斗机的操作而已,好在他们能听懂我们说的中国话,听从我们的命令。
  战斗机飞到银河上空。
  银河是真正的一条河,一条特大的河,河水碧绿碧绿的,像一条绿色的彩带。
  战斗机向下游飞去,远远的我们看到了要攻击的目标,那是一座耸出水面的大山——大鱼鲸的脊背。
  张宇瀚他们的战斗机称为“一号机”,我们的称为“二号”机,这是我在战斗部署中分好的。
  “‘一号机’,请飞到目标的正上方,射击它的脑门。”我发出作战命令。
  “‘一号机’收到。”对讲机里传来张宇瀚的声音。
  “一号机”冲到前面,对大鱼鲸开火了,子弹射入它的身体,像人身上炸开了一个个浓包疮。大鱼鲸受惊后,向上游动的速度更快了,一片片田园被它卷起的巨浪迅速淹没。
  “‘一号机’再飞低一点,继续对准目标射击。”我说。
  “好。”张宇瀚应允道。
  “一号机”降到离大鱼鲸20米处对它进行猛,这下大鱼鲸没有刚才那么舒服了,它痛苦地张开大嘴,像是要把上空的战斗机吞进肚子里似的。
  “‘二号机’我们也靠近,约翰,科夫,你们两怕不怕死?”我问身边的人。
  “不怕。”两人异口同声。
  “好,等一下大鱼鲸再次张开大嘴的时候,我们三人带核弹跳进它的嘴里。”
  “什么?跳到它嘴里去,找死吗?”科夫惊叫起来。
  “我们三人要配合把核弹送到它的肚子里去。”我轻松地说,语气却像下命令。
  “我们还能出来吗?”约翰也担心起来。
  “很难说。”我说。
  “这样太危险了。”科夫说。
  “你放心,艾宛已经帮我们备份了身体原细胞和大脑微晶体,我一旦死了,她会帮我们克隆一个新的自己出来的。
  她说,我们有可能会因此年青上10岁,回到最年青精力最旺盛的时期。”我说。
  “真的假的?”科夫不放心地问。
  “容不得你讨价还价了,快准备,约翰把核弹装上我的背包。”我命令起来。
  两人不再思索,麻利地行动起来。就在大鱼鲸再次张大嘴巴的时候,我们三人一起从距离大鱼鲸10的上空跳进了它的嘴里。
  我们在大鱼鲸的舌条上打滚,里面像一座黑森森的流满绿色淤泥的山洞。
  我爬起来,在大鱼鲸的一颗牙齿上系上一条从背包上解下来的绳索。我们抓住绳索向它的黑洞洞的喉咙下滑。
  我在最前面,约翰和科夫紧跟其后。
  大鱼鲸的喉咙像是个高万丈的悬崖峭壁,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顺着绳子下到它的心室,心房。
  约翰打起照明灯,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它的心脏,因为里面缺氧,而且绿色的粘液没胸。好不容易,我们找到了它的心脏,但那东西挂在五六米高的肉壁上,我们上不去。
  这个伤脑筋了,怎么把核弹绑上它的心脏呢?
  我灵机一动,突然想到:我有1米78,约翰有1米8几,科夫也有1米7几,我们三人加起来,应该有这个高度。
  “约翰,踩上我的肩膀,科夫再爬上你的肩膀,我们三人组成人梯把核弹绑在大鱼鲸的心脏上引爆。”我命令道。
  时间紧迫,已经不容分辩。
  约翰靠着肉壁攀上我的肩膀,科夫在我们两个的帮助上也踩上了约翰的肩膀。我从背包里拿出核弹,递给约翰,约翰再递给科夫。
  科夫解下核弹上的防震带,把核弹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大鱼鲸的心脏上。
  科夫和约翰像杂技演员一样从肩膀上下来,我们有十分钟的时间逃离这里,十分钟过后核弹自动引爆。
  我们用尽全身力气往回撤退,因为我们不可能从大鱼鲸的肚子,肠子,肛门逃出去,那里路程太远了,来不及。
  我攀上绳索,手上的血流出来了,皱着眉头强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