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7章 真死定了

第7章 真死定了


  我一直不主动参与他们的讨论,但这个时候看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我不得不发言了,我站起来说:
  “不要气馁,我们不会有事的。”
  “杨子骞,奇迹会出现吗?”姐姐问我。
  “会。”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大家不作声了,张宇瀚坐在船头把最后那一点燃料也推进动力舱,飞船又以最快的速度前进着。
  一天后,生命探测器的显示屏的数据是“0”,两天后,没变,三天后,还是没变。
  第四天,精神上,肉体上,我们都已不堪重负,燃料烧光了,食物吃完了,我们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
  面对死亡谁都乐观不起来,心里都希望那痛苦的时刻不要待续太久,最好瞬间即逝,疼痛还没有传入大脑便已失去知觉。
  ……飞船开始不受控制,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方向,也没有了目标。它受附近星体重力的影响随处飘摇,最后一股大的重力把它吸住了,像地球上重物落地一样急速下降。
  我们透过船头的挡风玻璃看到飞船落向一个巨大的火球,那是一颗跟太阳类似的恒星。
  耀眼的光直射进飞船里,让我们睁不开眼睛。张宇瀚想关闭船头舱,被科夫制止了,他大声说;“让死亡来得更猛烈些吧。”
  “对不起。”
  张宇瀚从椅子上站起来躬身向大家道歉,“连累大家了。”
  “我们死定了。”艾尔文闭上眼睛。
  约翰、科夫、乔丹一脸惊慌,他们一定有话要说,但此时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死亡马上就要夺去他们所有人的生命。
  姐姐把我和张宇瀚抱在一起,她的眼角渗出了泪水。约翰,科夫等几人也像在五彩星球遇难一样紧紧抱在一起,但这次大家再怎么抱也难逃一劫了。
  我睁大眼睛再把飞船再看一遍,玻璃窗外光亮煞白,船壁上的金属也开始烧得通红,一股灼热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瞬间一切都熔化在一片白光,包括我们的肉体和精神……
  ……
  不知过了多少,我微微睁开眼睛,眼前事物是一片乳白色,像浸渍在牛奶里一样,只能看见奶白的轮廓。渐渐地,轮廓消散了,眼前变得明朗起来。
  首先,在我视线里是水晶石般透亮的天花板。我第一感应就是自己活在幻境里,咬了一下嘴唇,妈呀,痛,这绝不是幻境,更不是梦境。我急忙侧过头一看,偌大的室内摆有几张悬空的床,与其说是床还不如说是几块没有支撑的玉石板,上面没有被窝也没有床单,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人,包括我睡的,一共有七张这样的床。
  那不是张宇瀚和姐姐他们吗?
  我扭动了一下脖子的关节,格格作响,立即起身下床。我走过去,数了一下,他们一共是五个人,张宇瀚,姐姐姐姐,约翰,科夫和乔丹。
  他们还在酣睡着,我一一把他们叫醒。
  “我还活着!”艾尔文睁开眼睛后就惊叫起来。
  他喜不自胜,其他人何尝不是。
  “子骞,我们都还活着?怎么回事?明明是烧死了的呀?”科夫抬头问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
  “艾尔文呢?”姐姐说着,目光在室内扫视了一遍,脸色变得焦急而紧张起来。
  “张宇瀚,艾尔文呢?”她又问,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从我们的脸上,嘴里得到答案。
  我们都面面相觑,谁也没办法回答她。
  “不行,我们得去找他。”
  姐姐正想起身下床,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不,是一个怪物,只见它头大腰细下身圆,这是个什么东西?长得像个放大的蚂蚁似的。它的两只眼睛像切开的咸鸭蛋,皮肤是褐色的,胸和腰一样细,瘦得跟干柴一样。它穿着一身银色的紧身衣,两条纤细的脚从腰间长出来支撑在地上,每条腿上像有三个关节,更让我们张口结舌的是,它上半身有四只手,第只手上也有三个关节,两根手指。
  天呀,怪物!
  我紧张起来,姐姐走过去抱住张宇瀚抱,我们都怕这个怪物对我们不利。虽然它个子不大,只有一米五左右,但它的样子吓人,特别是它的头部,长得跟变异的蚂蚁似的。
  怪物走到我们跟前,用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捏了一下两指之间的黑色小物件,那是一个如纽扣般大小的东西。顿时,一道光束从“纽扣”里发出来,在一米左右的金属墙壁上形成一个黑色的屏幕。怪物的触角动了一下,屏幕上立即现出一些如毛毛虫爬行的文字。它又动了一下触角,那些虫行文字立马翻译成了中文,意思是:
  “你们不要惊慌,我是你们的护士,我来看你们伤好了没有。”
  啊!
  这个长得像蚂蚁的怪物是我们的医生,他会看病吗?我心里想。
  其实我们心里都有疑问,这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还活着?艾尔文又跑到哪里去了?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伸长脖子问:“请问,我们现在在哪儿?”
  怪物当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我说的话传进了它发射过来的电脑屏幕,中文立即翻译成了虫行文字,怪物看后向我点点头,动动触角发射语音到屏幕上与我们交流起来:
  “你们现在是在银河中心的帕米星球上。”
  银河中心?
  我们真的来到银河系的中心了吗?
  这怪物就是高等智慧的外星生物了?天呀!宇宙中真的存在外星人!
  我清清嗓子,问怪物:“是你救了我们吗?”
  这下翻译的速度快了,我刚说过错,它就在屏幕上回答了我的问题:“是我们的太空救援队救了你们的。”
  “我们还有个人呢?”姐姐焦急地问。
  “他伤得很重,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烧成黑炭了。”
  姐姐的眼睛红了,又问:“能救好他吗?”
  “没问题,现在主治医生正在帮他克隆身体呢。”怪物用触角发传信息答。
  “他死了吗?”约翰问。
  “是的,但他的精神我们已经捕捉到了,并且保存复制了一份,等他的身体克隆出来,我们将他的精神植入他的大脑,他就能活过来了。”外星护士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