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6章 迷离幻境

第6章 迷离幻境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恢复了意识,感觉身子沉沉的,浑身热得难受。
  此时,一个巨大的火球火辣辣地烤着五彩星球。我透过飞船的玻璃舱往里看,只见阳光照进飞船里来,冰人开始融化,水滴到船板上,热气腾腾。
  不会一儿,张宇瀚的手轻轻动了一下,薄薄的一层冰从他身上“哗”的一声散落下来,他醒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姐姐身上的薄冰敲掉,揉搓她的手脚。
  等姐姐醒来,两人又用同样的方法去救其他的人,半天功夫过去,船上的人全被他救活了,大家劫后重生,雀跃不已。
  一船人同心协力,很快把飞船修复好了,船长张宇瀚驾驶飞船带着大伙儿飞上太空。
  飞船越飞越高,转眼消失在五彩的迷雾中。
  经过这么一冻,,我的病情反而有所好转,身体不再一时冷一时热了,可以下床自由走动了。
  “有生命信号啦!”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船里的沉寂,大家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显示屏,果然上面跳出一个数字:23,转眼又变成12,7。
  “这信号太弱,我们得向北纬度57度靠近。”约翰说。
  “好。”张宇瀚调准飞船前进方向,加快速度向一个暗红色的星球疾驶而去。
  飞船的速度快得惊人,只一会功夫,暗红色星球表面的轮廓就清晰可见了。
  这时,我们才发现它有一颗黑色的卫球围绕着它转动着。
  “生命信号像是从那颗黑色的星球传过来了,快跟上它的飞行轨道,追上去。”约翰指挥道。
  “好。”张宇瀚又调准方向,追向黑色星球。
  转眼,一个黑得发亮的星球表面覆盖了整个船头的视野,生命信号显示屏幕上的数字由25一下子变成了56,船上所有的宇航员都激动万分,只有我看不懂那是些什么东东,傻傻地站在杨子骞的后面看着船头外面的景物。
  “还要继续靠近吗?”张宇瀚问身边的约翰。
  “就停在这里吧,我,科夫和艾尔文坐登陆艇下去看看,你们留在船上,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马上通知你们的。”
  “我也要下去。”我拉住约翰的手恳求道。
  “下面危险,你还是留在船上安全。”约翰拒绝说。
  “我身体好了,我跟你们去吧。”我抢到张宇瀚的面前对约翰说。
  “子骞,你真的要下去?”约翰问。
  “对,我想看看下面有什么。”
  “那好,快换上宇航服吧。”
  姐姐从储存柜里拿出一套备用宇航服让我穿上,我戴上头盔跟在她们三人后面钻进登陆艇。
  夜空明朗,我透过登陆艇防护窗看到暗红色的星球越来越小,黑色的星球越来越大,转眼间,看不到黑色星球的边缘了,登陆艇一时仿佛掉入了一个深邃的黑洞。
  我感觉被黑色吞噬了,心里不寒而栗。
  一会儿,登陆艇抖动了一下,停了下来。
  “着陆了,子骞,我们登陆吧。”
  约翰说着率先打开门,一只手伸到头盔后一按,头盔前面的探照灯顿时射出一道明亮的光束。他把双脚伸向地面,结结实实地踩在地面上。
  “地面是坚硬的,大家快下来吧。”
  他说着,把一只大手伸向我,我抓住他的手,很顺利地着际了,这地面是黝黑的。
  当我的双脚踩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星球的地面时,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和自豪感。
  在这黑色的行星上,此时应该是夜晚,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头上的探照灯能照亮前面一小块地方。
  科夫双手拿着微型生命信号探测器在前面走,约翰紧跟其后,我和艾尔文并排走他们的后面。
  刚走出十几步,我就开始觉得乏力,双腿像灌铅似的沉重。我看到他们三人也开始吃力地迈动着脚步,就好奇地问:
  “科夫,我的脚为什么这么沉?”
  科夫转过头,他指了指手上的探测器,对我说:“子骞,这个星球的重力是18.3N/KG,相当于地球的两倍,所以我们走起来显得特别吃力。”
  “子骞,你还行吧?”约翰关心地问。
  “没问题。”我故作轻松地说。
  走了一会儿,科夫又说:“生命信号就是从前面不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大家坚持一点,马上就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我心里一惊,是外星生物吗?如果是变异怪兽,大家岂不危险?就算不是怪兽,遇到比人类还野蛮的低等动物,我们也有送命的可能,怎么办,要不要跟他们继续冒险?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沼池地。池子里的水跟这个星球的泥土、岩石一样都是黑色的。
  “生命信号就是从这水里面发出来的。”科夫说。
  艾尔文走到池边,戴上长手套把手伸进如墨汁一般黑的水里,他摸上来一把带状的藻类植物,那植物也是黑色的。
  张宇瀚挨着姐姐站着,大家面面相觑,心里充满了疑问。
  回到飞船,艾尔文对从墨水湖里带来的藻类植物进行了研究,他说那是一种变异的物种,其植物活性成分不仅有水分、碳类、脂肪类等必要物质外,还有黄酮、生物碱、甾体、木质素、矿物质等次生代谢产物。
  张宇瀚和约翰讨论后,对黑色星球进行一次全方位的生命搜索,希望有进一步的重大发现,但结果让大家有所失望,整个星球除了黑水湖那点黑藻,找不到任何其它的生命迹象了。
  大家心里变得沉重起来,因为船上的燃料和食物快要用尽,如果再找不到星外能源或得不到外星高等智慧生命的相助,我们就难以维计了。
  “离银河中心还远吗?”姐姐问张宇瀚。
  “不太远了,那儿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张宇瀚严肃地说。
  “我们的探测器已经可以把信号辐射到那里了,但返回的信息不太乐观。”科夫也沉着脸说。
  “难道太空中真的不存在外星生命吗?”我也发起愁来。
  “大家这一搏是输定了。”约翰摇着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