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5章 生死抉择

第5章 生死抉择


  “我主张继续前行,不怕死的请跟我举左手,怕死的跟约翰船长举右手,我们投票决定,集体服从。”张宇瀚说着,首先举起了左手。
  船上其余的6个人都不敢草率举起手来,因为这是个关系个大家生命的大问题,我也在思考着。
  艾尔文犹豫了一会儿,举起手来,他举的是左手,跟张宇瀚是一伙的。
  但,约翰,乔丹和科夫见到艾尔文表态了,立即齐齐地举起右手,他们三个都怕死,要回去。
  姐姐姐姐眉头紧皱,她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已经二比三的局势,缓缓地把头举起来,姐姐好样的,她举的是左手,果然跟张宇瀚是一条心。
  现在三比三弄成了僵局,大家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到我的身上。
  “杨子骞,你想死还是想活?”约翰问我。
  我答不上来,并且把双手紧紧地扣牢,我怕我一冲动会把一只手举起来,做出错误的选择。
  “杨子骞,现在就看你的了,是去是返,由你决定。”张宇瀚把飞船停了下来说。
  姐姐睁大她那又漂亮的林眼睛看着我,从她的眼神我读不到任何一点可以参考的信息,她也想让我自己对这个生死关头做出明智的选择。
  ……
  这么重大的事,由我一个17岁的男孩来做决定,真是压力山大。
  船上可是个人的生命呀,我最小,还女朋友呢,如果就这样都消失在茫茫的太空中,岂不是太可惜了。
  但是,我们这次飞出外太空的使命也太重要了,这可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科学探索啊,如果成功了,大家都成为宇宙英雄,那种荣耀绝对是致高无上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种崇尚荣誉,献身使命的冲动,甚至对死亡产了一种焦灼的渴望。我是乎体验到了战争时代英雄在英勇就义前几秒的那种荣光和骄傲,于是我的手随着我的心跳缓缓地举了起来。
  大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我,我太激动,太紧张了……
  “杨子骞,就真是你的选择?”艾尔文看着我举起来的手问。
  我感觉到他的问题有问题,于是侧头我了一眼自己举起来的那只是,我的天呀,我怎么举起右手了,错了,我连忙纠正,把右手放下,高高举起左手,嘴里连忙向大家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紧张了,举错了,我举的是左手,我要到银河中心去看看。”
  我看了一眼姐姐,发现她的眼角闪着泪光,嘴角上翘,那样子是感动得既想哭,又想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表情。
  “子骞,好样的,我为你骄傲。”张宇瀚激动地说。
  “姐夫,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我姐姐。”我抽搐着下巴,哽咽地说。
  除了张宇瀚和姐姐,船上其他4个人都莫明其妙对看着我,眼里写满了疑问,他们还不知道张宇瀚和姐姐的关系,所以大惊小怪起来。
  “杨子骞,你叫谁姐夫呀?”科夫问,也许他是希望我喊他吧。
  “反正不是你这个怕死鬼。”我扭头回答他。
  “那么你在喊谁姐夫呢,不会是我吧?”约翰风趣地问。
  大人们都笑了,只有我听不懂他们的幽默,但我明白在大事件面前他们还有这个心态,说明他们都不是胆小鬼,都不是孬种。
  “我的姐夫是个英雄,你也是狗熊当然不是你。”我开玩笑地回答约翰的问话。
  约翰思索了片刻,若有所悟,说:“不要以为只有张宇瀚是英雄,我也是。”
  我张大嘴巴笑了,因为约翰船长的这句话说明他也同意继续向银河系中心前进,太好了,我的嘴巴久久都合拢不上。
  “你呢,科夫?”张宇瀚问他。
  “杨子骞都能做英雄,我为什么不行?”他闷闷不乐地回答。
  这时,张宇瀚回过头来问我:“杨子骞,为什么现在才喊我叫姐姐夫呢?”
  说完,他眼睛看着姐姐,姐姐微微低着头,有一点儿害羞。
  “我想,如果现在不喊,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我说出心里话。
  “哈哈,你小子真行,明知道要去送死,为什么还要举起左手呢?”乔丹也放下心中的顾虑,非常有礼貌地问我。
  “我……”我一时语塞,回答不出来。
  “你小子,还没谈恋爱吧?”科夫问我。
  “你谈过了吗?”我反问他。
  “当然,我的儿子都已经3岁了。”他如实回答。
  “那你还怕什么,我都还没牵过女孩的手呢。”我对他苦笑。
  “哈哈,有你这小子陪葬,我心情好多了。”科夫耸耸肩微笑着说。
  我沉默下来,想着如果大家真的就这样壮烈牺牲了,自己是最亏的一个人。
  “张船长,趁现在飞船还没开,你抱一抱姐姐小姐吧。”艾尔文笑着说。
  “抱一抱,抱一抱。”大家在一边起哄起来。
  张宇瀚理会大家的意思,似乎在想前面危机四伏,凶多吉少,生命随时都可能戛然而止,何不趁现在再浪漫一次,一来可以安慰安慰姐姐,二来也可以给大伙增加点士气。
  他勇敢地站起来,走到姐姐面前,伸手把她拉起来拥入怀中。
  “吻一个,吻一个。”大家变换着语句又起哄着。
  姐姐微微闭上眼睛,张宇瀚把嘴唇凑下去吻上她的红唇。大家都幸福地笑了,我也一样迷笑着。我想这个时候姐姐是最幸福的,我替她感到高兴,旁边几个大男人幸福的是终于趁这个机会看到了船上一对金童玉女吻到了一块,那是一种祝贺同伴所带来的快乐。
  这个拥抱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张宇瀚坐上船头,启动飞船,带着大家驶向那冰冷的银河中心。
  大家带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坐在船上,心情既沉重又兴奋…
  一艘梭形的宇宙飞船慌乱地飞在浩瀚的穹宇中,它好像是被巨大的陨石击中过,顶部有一个凹下去的陷坑。我看到里面的人惊慌失措起来,只有船长镇定地操作着,手脚麻利,动作娴熟,但他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制止飞船急速下降的势头。
  很快,飞船被迫降到了一个气体星球,那上空飘散着红、黄、兰、绿、紫等颜色的气体,虽然好看,但也诡异非常。
  大家冷得面容惨白,肌肉打颤,下巴搐动,牙齿咯咯打响。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取温,两人抱成一团,三人抱在一伙。泪水从他们眼角溢出,马上结成冷,一颗颗冰棱掉在他们睫毛下晃动着。
  但是,最后大家还是活活冻死了,变成了一具具僵硬的尸体。
  我躺在有电力湿身的病床上,不久也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彻底进入一个寂寥无声,冰冷异常的死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