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大浩劫 > 第3章 基因变异

第3章 基因变异


  我们大家走进去后,大门轰然关闭。
  里面是一个封闭的实验室,占地约有1000平方米。离地约100米高的天花板上悬挂一盏巨大的日光灯,耀眼的光照射着下面郁郁葱葱的植物。有西双版纳高大的望天树、有澳洲的加利树、挪威的松树、北方的枫树、新西兰的香树以及生长在沙漠里的红柳树。
  “这间实验室设置的环境适应地球上所有生物生长。”乔丹一边解说,一边带领大家来到一个池塘边。“水里有鱼、泥鳅、青蛙等动物。”
  “那些树怎么生长在水里?”我指着池塘边上靠墙的一排树问乔丹。
  “哦,那些是红树、池杉树、水杉树和柳树,水下其实是有泥土的,把它们栽在墙边是要让它们的根伸到隔壁的实验室。”
  “隔壁是什么实验室?”我又好奇地问。
  “这里是地球实验室,隔壁的实验室是露天的,跟月面上的环境一样,是一间月球实验室。”
  “这边的树根能生长到那边去吗?”科夫插了一句,“我想是不可能的。”
  “什么事都有可能,”我辩驳,“如果这边的树根伸到那边的实验室,就会在月面是长出植物!”
  “对,还是杨子骞最聪明。”乔丹由衷地表扬我,“这就是我们实验的目的。”
  “月球实验室肯定生长不出什么植物来,更别说动物了。”科夫断言。
  “艾尔文博士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想必有所发现了。”乔丹面对大家,“大家想不想进去看看?”
  “好呀,我们快走吧。”我迫不及待的说。
  我们走出实验室,从地下通道走向另一个实验室。
  我发现张宇瀚一直在埋头思考着什么问题,终于他说话了:“我想,奇迹总会出现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乔丹,这些实验室建成多久了?”
  “两年多一点……具体是835天。”
  “生物具有基因变异的特性,说不定真的能在月球上长出奇怪的生物来呢。”姐姐乐观地说。
  我迷惑地点点头。
  我们戴上头盔跨进月球实验室的门。我抬头看到裸露的月空,点点星光,清晰异常。这间实验室估计也有1000多平方米,只是满眼都是一片死灰,看不到丁点生机。艾尔文博士趴在干涸的池塘里,用仪器观察泥土里的裂缝。
  我用力飞快地向艾尔文博士蹦去,专注的他丝毫没有发觉。
  “艾尔文博士,找到什么了吗?”我向他大声喊。
  他吓了一跳,猛然回头。
  “……哦,没有,没有。”
  乔丹跳下池塘,把艾尔文拉起来。
  “真的什么也没发现?”乔丹不甘失败地再次询问。
  “唯一的发现就是地下23米深处的泥土是湿的,但找不到从地球实验室伸展过来的树根,更别说变异的树苗了。”
  “基因变异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改变环境,两三年的时间是看不到成效的。”约翰做出了总结性的判断,“大家还是回去休息,明天好敢往下一站。”
  “艾尔文你回大厅先去用餐,用餐后把观察到的内容做一个记录发给地面实验总部。”张宇瀚拍了一下艾尔文的肩膀,“辛苦了,我们都回去休息吧。”
  我一边跟着大家向前蹦,一边不甘地回头。就在我再次回头的瞬间,一只蓝色的青蛙从池塘的裂缝里跳出来,转眼间又钻进了另一个缝隙。我一时像被电住了一样,花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立即转身。来到池塘里,探身查看每一个裂缝,但怎么也找不到那只蓝色的青蛙了。我一时甚至怀疑自已刚才是不是看错了,但刚才我明明是得清清楚楚的,确实是一只蓝蛙,现在跑哪里去了呢?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怎么跟姐姐他们说呢?他们一定会说我眼花看错了,或者说我在说谎,算了,没拿到证据就不提此事了。
  我回到大厅想在沙发上睡一觉,但怎么也睡不着。
  4月20日凌晨6点,我们向火星基地进发。
  逃离了地球的引力,飞船飞行的速度更快了。
  点点星光在深邃的太空中迅速后移,像由中间向四面飞散的雪花。一颗巨大陨石迎面袭来,几秒钟后被远远地抛在后面。
  “杨子骞,你对火星了解多少?”姐姐回头问我。
  “……火星是离地球最近的一颗行星,”我一边思索一边回答,“是一颗红色行星,上面有神秘的河床、巨大的环行山和火山,其中‘奥林柏斯山’是太阳系中最高最大的火山。”
  “还有呢?”
  “火星在30亿年前有高等智慧生命,后来被一颗来自天外的巨大陨石撞击发生了毁灭性的爆炸,大部分火星人乘坐飞船逃往银河系中心……”
  “这是科幻电影学说,”科夫打断我的话语,“没有说服人的科学依据吧。”
  乔丹接着说:“火星人既然是高等智慧生命,陨石击来时他们为什么不会引爆它或者用导弹击毁它呢?”
  “也许是飞来的陨石速度太快了吧。”我竭力辩解。
  “杨子骞,我也认为火星上曾有过生命,”张宇瀚一边专心驾驶飞船一边兴致高昂地说,“但我的看法有所不同。我个人认为太阳的燃烧有一个周期性的降温过程,每个周期约为50亿年,也就是说每过50亿年太阳的温度都有一个大幅度的下降。距今约50亿年前的太阳温度较高,适宜火星人居住,50亿年后太阳温度阶段性的大幅度下降,这时温度适宜地球的生命诞生、繁殖、进化。而火星变成了一个气候极其恶劣,不再适宜任何生命居住的星球,于是火星生命受到威胁,有的死于火星上,有的拼命飞往外星避难。”
  “理由呢?”姐姐抢先发问。
  “理由是任何燃烧的物体都有殆尽的一天,太阳也不例外。目前科学界发现宇宙中存在大量的黑洞可以说明这一点。再则,地球是太阳系的第三颗行星,火星是太阳系的第四颗行星,地球距太阳比火星距太阳要近7.83亿公里。当太阳周期性降温后,火星气候变得极其寒冷,而此时地球的气温刚好适宜生命萌芽和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