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有一座监狱 > 第四二零章 特种兵的诠释

第四二零章 特种兵的诠释


  雷鸣并未去在意陈果脸上表情的变化。
  
  他也没有责怪陈果忘记作战之前他对她们的叮嘱。
  
  毕竟。
  
  雷鸣也能理解陈果的心情。
  
  而且。
  
  谁之前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兵蛋子了?
  
  作为一名老兵。
  
  尤其是负责带新兵的老兵。
  
  虽然大部分时间雷鸣都在责怪陈果、唐笑笑以及欧阳倩,但雷鸣却也知道。
  
  一味地责怪,并不能帮助她们快速成长。
  
  只有在责怪的同时,偶尔再给她们一次鼓励。
  
  这样,才会更好地让她们尽快成长起来。
  
  此刻。
  
  雷鸣的脑海中,正不断浮现着之前,雷战从木屋中走出来的哪些动作。
  
  而越是回味雷战之前离开木屋的动作,雷鸣就越是坚定,雷战绝对在木屋周围布下了地雷!
  
  虽然当时雷战走出来的步伐很是零碎,看上去毫无章法。
  
  但经历过金三角雷区的雷鸣,却已然从他的步伐中,看出了一些问题。
  
  那就是。
  
  从木屋门口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虽然雷战是用毫无章法的步伐来走,但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
  
  将雷战每一处落脚的点联合起来,正是英文字母中,s的形状!
  
  “你们跟着我走,踩着我的落脚的脚印走!”
  
  雷鸣扭头,冲身后欧阳倩等人叮嘱了一句后,开始抬腿朝前走去。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雷鸣开始按照雷战之前落脚的地方,朝那座简易木屋走去。
  
  短短几米的距离。
  
  可雷鸣和欧阳倩等人,却足足走了将近十分钟!
  
  而后,这才终于来到了那座木屋的门前,并推门走了进去。
  
  “呼。”
  
  陈果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密的汗珠,扭头对身旁的唐笑笑抱怨道:“笑笑姐,你说队长是不是太小心了?我看这周围根本没埋什么地雷嘛。”
  
  “嘘,你小声点!”
  
  唐笑笑连忙对陈果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扭头看了一眼正在木屋中搜查装备,并未注意她们的雷鸣后,这才小声对陈果说道:“不管怎么样,雷鸣队长的本事确实很大,如果不是他,我们刚才也不可能活抓雷战这个战狼的老牌特种兵。”
  
  “所以呀,不管他说什么,咱们只要听就行了,你管它到底有没有地雷呢!”
  
  “这倒也是,那我听笑笑姐的!”
  
  陈果点点头,脸上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活捉雷战。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哪怕这次演习失败了,凭活捉雷战这份战绩,也够她陈果回原部队好好吹上一段时间了。
  
  “陈果、唐笑笑,你们两个刚才在嘀咕什么呢?”
  
  可就在这时。
  
  雷鸣的声音却骤然传来。
  
  吓得陈果和唐笑笑,皆是一愣。
  
  “没,没有啊队长……”
  
  陈果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整个身体都僵在了原地。
  
  不知从何时起。
  
  陈果这个脾气火爆,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兵,竟然开始对雷鸣产生了恐惧。
  
  只要雷鸣的脸色一变,或是说话声音重点,她就吓得动也不敢动,完全不像她之前刚接触雷鸣时那般肆无忌惮。
  
  “哼!”
  
  面对陈果的诡辩,雷鸣却只是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小妮子刚刚在说什么,不就是认为这木屋周围没有地雷吗?”
  
  这般说着。
  
  雷鸣已然来到了站在门口位置的陈果和唐笑笑身边。
  
  扭头瞪了她们一眼后。
  
  雷鸣对身后的欧阳倩说道:“欧阳倩,把你找到的东西,给她们两个好好看看!”
  
  “是!”
  
  欧阳倩立刻上前一步,将她刚在木屋角落里找到的一张类似于地图的东西,交给了陈果和唐笑笑。
  
  伸手接过,陈果和唐笑笑打开一看。
  
  两个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份地图,赫然就是这座简易木屋周围的地雷布置地图!
  
  从这份地图上来看。
  
  之前雷鸣若是没有及时制止陈果,任由她那一脚落下去的话。
  
  那现在陈果怕是已然被淘汰了!
  
  因为当时她要落脚的下方,就存在着一颗66式定向地雷。
  
  “队长,对,对不起,我们,我们不该质疑你的判断!”
  
  看完手中的地雷布置地图,陈果和唐笑笑皆是羞愧的低了头。
  
  并对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向雷鸣道歉。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雷鸣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们两个对我的判断产生质疑,是正确的,你们也要继续保持下去,不管以后是谁带领着你们冲锋杀敌,在关键时刻,你们都要学会质疑你们领导,下的任何决定和命令。”
  
  “如果你们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妥,那就直接说出来,不要有任何的鼓励,什么他是我上级,我是他下级,我就必须听他的。”
  
  “这他妈全是扯淡!”
  
  “什么是战争?战争又为了什么?战争是为了胜利,如果打不赢,那你还打个屁的战啊!”
  
  顿了顿。
  
  雷鸣一脸肃然的继续对陈果和唐笑笑说道:“不管是谁,哪怕是我,在指挥中,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刻。”
  
  “而在我判断失误的时候,就需要你们来质疑我的决定,从而保证我们能朝胜利的一方逼近。”
  
  “这也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必须要掌握的东西。”
  
  “如果你身为一名特种兵,结果每天却只知道服从上级的命令和安排,缺少对面临形势的分析和判断,那你就不是一名特种兵,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名大头兵!”
  
  话到此处。
  
  雷鸣停了下来,猝然又扭头转向门外,伸手指着正站在树旁看护着雷战的李二牛,道:“我知道,在你们看来,水牛可能有些笨,脑子似乎也有点不好使。”
  
  “但他,却是你们值得尊敬和敬佩的,一名真真正正的特种兵!”
  
  “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看着满脸疑惑摇头不已的陈果和唐笑笑,雷鸣继续道:“因为李二牛能够很好的分析当前我们所要面对的局势,并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就在刚才,我跟雷战对峙的时候。”
  
  “你们真以为,是我打了响指,然后李二牛才开枪对雷战进行的射击吗?”
  
  “错!”
  
  雷鸣的脸色骤然肃然下来,冷声道:“我打响指,是因为我知道,那个时候是射击偷袭雷战的最好时机,我是为了你们其中开枪的那个人,打的掩护,把雷战的注意力,全部聚集在我身上,从而给你们创作射击的机会!”
  
  “但是,你们三个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反而在你们眼中有些傻,有些二楞子的李二牛,却抓住了这个机会。”
  
  “特种兵,什么是特种兵?”
  
  “个人军事技能过硬的,那不能称之为特种兵,特种兵的代名词,也不应该是个人过硬的军事技能!”
  
  “真正特种兵,应当是有勇有谋,应当是在敌人最为松懈的时刻,给予敌人最为沉重的一击!”
  
  “这,才是特种兵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的根本所在!”
  
  话音落下。
  
  雷鸣已然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他弯下腰,将目光和注意力,全部聚集在了面前木屋周围的土地上。
  
  至于他身后,已经陷入沉思的欧阳倩、陈果和唐笑笑,他则并未理会。
  
  雷鸣知道。
  
  如果刚才他说的道理,三女若是理解不了,领悟不了的话,那不管他怎么努力,她们也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但若是她们能理解通彻。
  
  那么雷鸣相信,在未来的某天,战狼特种大队里,定然会出现三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巾帼女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