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有一座监狱 > 第二五零章 误诊

第二五零章 误诊

    【修魂草】上古绝迹药草。顶点X23US
  
      在上古时期,那时的人类用来修复灵魂的神奇药草。
  
      轻度破魂症患者,只需要将一株碾成粉末的修魂草用水服下,就能修复破魂症状。
  
      重者至少需要三株修魂草来修复。
  
      【售价】1000经验值
  
      雷鸣看完介绍,通过刚才用观察术望字诀得出的结论:“妈妈是轻度破魂症,只需要服用一棵破魂草即可。”
  
      与此同时,
  
      雷鸣还猜出,魂杀已然找到宿主,他的脑域在找到宿主之后,将会恢复到百分之四十。
  
      百分之四十的灵魂攻击力,虽然不能造成重度破魂,但造成轻度破魂,以及操控别人的大脑意念,已经完全绰绰有余了。
  
      雷鸣购买了一株破魂草。
  
      此时经验值还剩3500,有恃无恐。
  
      他将手放在口袋中,感觉到掌心中出现一株药草时,把手从口袋中抽了出来。
  
      当他抽出手的同时,在场人都看到了他手中的纯黑色药草。
  
      药草上释放着草木幽香,而且叶脉上,似乎有黑色的汁液在缓缓流动。
  
      只看外形,就知道这株药草很不平常。
  
      李森跟医生们注视着雷鸣手中的药草,脸上都流露着惊奇之色。
  
      刚才还在取笑雷鸣的心,悄然间沉了下来。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株药草是什么,但其上的气息已然让他们对雷鸣重视起来。
  
      “这是什么药草?”
  
      “我也没有见过!”
  
      “上面的草药香味真浓,闻了之后,大脑感觉到无比清明。”
  
      “这小子看来有一手。”
  
      听着医生们的议论,李森沉声道:“都住嘴!先别早下定论,有可能是故弄玄虚,除非让我看到结果!”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此时就连安然,也有些惊奇不已。
  
      雷鸣身上穿的衣服,是她在来的路上新买的。
  
      就是为了穿着军装到处跑很不方便,所以才给雷鸣买了这身便宜货运动服。
  
      她想不通雷鸣的口袋中,怎么会有一株药草,而且她也没有看到雷鸣什么时候装进去的。
  
      不过她此时觉察到,雷鸣的妈妈闻到这株药草的香味之后,双眼中有了隐隐神光。
  
      雷鸣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双手把药草夹在两掌中间,开始揉搓起来。
  
      身体里的辐射力,通过手掌包裹住修魂草。
  
      辐射力带来的高温,瞬间将修魂草烘干,雷鸣再用辐射力暗劲将其震碎成粉末。
  
      只不过用了不到一分钟,雷鸣摊开掌心,暴露出掌心中的一小撮黑色的粉末。
  
      他看向妈妈。
  
      只见妈妈的目光,正定定的注视着他掌心中的粉末,似乎很是期待。
  
      雷鸣对安然说:“快去给我妈倒杯温水。”
  
      安然几乎是丝毫没有考虑,立刻来到门口的自动饮水机前,用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温水回来。
  
      雷鸣把粉末洒进温水中。
  
      粉末立刻消融在水中,让一杯温水完全变成了黑色。
  
      “给我妈喝下去,她就会好了。”
  
      安然半信半疑的扶着雷鸣的妈妈,把水杯递到她的嘴边。
  
      雷鸣的妈妈似乎知道这杯黑色药水能治她的病,而且此时也很急切。
  
      从安然手中一把夺过水杯,咕嘟嘟就喝了下去。
  
      现场一片沉默。
  
      医生们跟保安们,都在注视着雷鸣的妈妈。
  
      雷鸣跟安然,此时也是满脸期待。
  
      李翠娥静静的站着,双眼注视着手中那个空空的一次性杯子发呆。
  
      半分钟过去,现场依旧是沉默。
  
      雷鸣的妈妈还在保持着那个诡异的动作。
  
      就在雷鸣开始暗自担忧修魂草不起作用时,只见李翠娥猝然抬起头。
  
      她眼神中闪烁着浓浓疑惑,目光一一扫过在场人。
  
      当她的目光落在雷鸣面孔上时,突然双眼中溢出了盈盈泪水。
  
      她快步走到雷鸣面前,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着他,双手却是落在雷鸣的脸上,抚摸着雷鸣的面颊,喃喃自语道:“我这是在做梦吗?鸣儿你没有死,你让妈妈担心死了。”
  
      “妈!”
  
      雷鸣一把握住脸颊上妈妈的手,也流下了眼泪,啜泣道:“你不是在做梦,孩儿回来看你来了。”
  
      “真的啊,鸣儿真的没有死!”
  
      她喜极而泣,看向了身边的安然。
  
      安然立刻上前一步,抱住李翠娥,自责道:“阿姨,是我们弄错了,雷鸣没有死,让你受惊吓了,是我们不好。”
  
      李翠娥此时终于相信,自己的儿子真的没有死,一把将雷鸣抱在怀中,使劲的抱着他,生怕一不小心雷鸣就会消失。
  
      娘俩拥抱着,留着喜悦的泪水。
  
      在场人全都震惊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现场的医生们看来,李翠娥得的是重度精神病,就连号称全省治愈率最高的李森博士,都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治愈。
  
      但那种治愈并不是真正的治愈,只是暂时的缓解病情,再经过长时间的心理辅助治疗,才有可能完全康复。
  
      而眼前的李翠娥,在医生们看来已然是重度精神病中的最严重的病例。
  
      就连李森也没有完全治好的把握。
  
      现在竟然被雷鸣用一株药草就治愈,而且从李翠娥的瞳孔表现,以及说话的语气已然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康复了。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还真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之前还对雷鸣嗤之以鼻的中年医生,此时腆着脸来到雷鸣身边,看看雷鸣的妈妈,又看看雷鸣,震惊道:“雷鸣先生,您还真是了不起,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刚才那株药草是什么吗?”
  
      雷鸣由于妈妈的病好了,心情大好。
  
      他没有打算再刁难中年医生,不过也不打算跟他说修魂草,因为这件事情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
  
      所以他瞥了一眼正在愣神的李森,对中年医生说道:“你去问问你们的博士吧,他或许知道。”
  
      中年医生一听就知道雷鸣不打算告诉他们,急切道:“别介啊,我承认我们刚才不对,如果你能跟我说说那株药草,我们就能救助更多人了。”
  
      雷鸣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从中年医生的脸上表情就不难看出,他是想用这株药草发大财才是真的。
  
      不过雷鸣就算是跟他说了修魂草的名字,他们也不可能找到。
  
      因为这些都是上古时期就灭绝的神奇药草,只有他的华佗经珍稀药草一栏中,才可以用经验值买到。
  
      而且雷鸣坚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能够买到修魂草。
  
      一念至此,
  
      雷鸣笑呵呵道:“原来你是想救人啊?”
  
      中年医生立刻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就连不远处的李森,此时也竖起了耳朵。
  
      雷鸣紧接着说道:“如果我碰到这种破魂症病人,我会免费为他治疗的,不牢你们费心了。”
  
      话毕,
  
      雷鸣对李翠娥说道:“妈。我们回家吧,这次我回来好好陪陪你。”
  
      李翠娥立刻欣喜点点头,一手拉着雷鸣的手,另一只手拉起安然,笑道:“走,咱们回家,我做点好吃的,给我的儿子跟儿媳妇吃。”
  
      安然听到李翠娥叫自己儿媳妇,顿时红了脸,展现出一抹小女人姿态,偷偷瞟了雷鸣一眼。
  
      发现雷鸣调侃般的目光后,立刻羞红着脸低下头,被李翠娥拉着亦步亦趋朝外走去。
  
      刚走出没几步,李森突然拦在他们身前,指着雷鸣说道:“不可能,你妈绝对不可能完全康复……
  
      你刚才给她服用的药草,一定是某种含有强性镇定剂的药草。
  
      含有这种成分的药草,都是违禁品。”
  
      说话间,他朝着身边的保安喝道:“快抓住他,查一下他使用的是什么违禁药物!”
  
      雷鸣算是看出来了,李森是要拿违禁品做幌子,逼他说出药草的名字。
  
      此时不由的怒从心头起,准备给他一个教训。
  
      保安们此时朝着雷鸣步步逼来,大有一副跟雷鸣拼命的架势。
  
      雷鸣已然做好了准备,
  
      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他甚至连辐射力都根本不需要。
  
      就在即将动手之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年人,带着一个身穿白衬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眼见来人,在场人顿时恭敬的打招呼:“院长,您怎么来了?”
  
      院长没有说话,他扫视一眼在场人,目光落在雷鸣脸上,然后热情的来到雷鸣面前,伸手要跟雷鸣握手。
  
      并说道:“雷鸣同志,你可是英雄人物,上一次独闯龙潭,飞车制服人贩子的事迹,我可是早有耳闻。
  
      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真英雄了。”
  
      雷鸣知道了这是院长,客气的跟他握了握手,但他没有说什么。
  
      紧接着,
  
      跟在院长身后的白衬衣年轻人,此时自我介绍道:“雷鸣同志,我是地方武装部后勤科的王刚,我们接到西部军区的通告,得知您回来探亲,所以部长派我来接待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话。”
  
      雷鸣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待遇,心想一定是何志军安排的,暗道:“一号肯定是为军区给自己爸妈传递了错误消息,导致妈妈受到了心灵伤害,而想尽一份心。”
  
      念及此处,
  
      雷鸣没有拒绝,说道:“那请把我们送回家吧。”
  
      王刚赶紧回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雷鸣跟妈妈还有安然,此时迈步往外走去。
  
      李森却不依不饶,指着雷鸣对院长喊道:“院长,我怀疑他使用了违禁药物,不能这么让他走。”
  
      院长脸色登时一变,冷声道:“我已经通过监控看到了全过程……
  
      我问你,什么违禁药物,能把你都治不好的重度精神病状治好?
  
      如果能治好这样的病症,那么就不是违禁药物,而是精神病患者的福音了,你可真是荒谬!”
  
      本来就被早上的跳楼事件搅得心神不宁,现在一个医学博士,竟然还在外人面前,说出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荒谬言辞,院长顿时怒火中烧。
  
      笑眯眯的把雷鸣等人送出门后,厉声朝着李森喝道:“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最好给我写一个书面材料,把你这次误诊事件完完整整的写出来。
  
      如果写的不够深刻,就给我立刻滚蛋!”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院长发这么大火,一时间谁也没有敢开口。
  
      李森此时满脸愤慨,院长竟然说他是误诊,这让他无法接受。
  
      但是心中有无尽怒火,却是不敢对院长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