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有一座监狱 > 第二四七章 游戏开始

第二四七章 游戏开始

    范天雷跟高中队已经回到河对岸,他们的车就停在那里。顶点X23US
  
      当他们来到车跟前时,正要上车,高中队却朝着前方努努嘴,示意范天雷看前方。
  
      范天雷疑惑看向前方,只见在河边,站着一个萧瑟的纤细背影,那正是跟他们一起前来的唐心怡。
  
      此时的唐心怡,站在河边注视着对岸,她清晰可见雷鸣跟安然的身影。
  
      安然现在已经宣泄完了心中的痛苦,正满脸幸福的依偎在雷鸣怀中。
  
      二人望着空中的烟火,悄悄说着情话。
  
      唐心怡看着他们的恩爱画面,心中却犹如尖刀凌迟,撕心裂肺的疼。
  
      “雷鸣,你向我表白过;而且你还说等任务结束,你会考虑我们的关系……
  
      当我知道你死去的消息时,我的心不比安然轻松,甚至比她对你死去的伤痛还要更浓。
  
      这些日子,我努力欺骗着自己,要把你忘记,但我始终做不到。
  
      但你的心,只属于安然一个人……
  
      我妒忌安然,但我无能为力……
  
      我只能祝福你们,祝你们幸福!”
  
      唐心怡小声啜泣着,全然不知她的喃喃自语,尽数落在身后的范天雷跟高中队耳中。
  
      高中队跟范天雷无奈对视一眼,若不是怕惊动唐心怡,他们会忍不住说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二人没有开口,很默契的回到车中。
  
      高中队问道:“怎么办,她不会做傻事吧?”
  
      范天雷笑呵呵道:“你忘了她是什么人了……那是狼牙培养出来的特战队员,这么点小风小浪,就能把她击垮?
  
      等她想通了,也就不再这么执迷不悟了,让她静静吧。”
  
      话到此处,
  
      范天雷透过挡风玻璃,看向对岸的两个身影,喟叹道:“唉没想到战狼,继天狼叶枫之后,又出了一个‘情郎’,我看以后他的代号要改一改,不要再叫雷电了……”
  
      高中队打趣插话:“不叫雷电叫什么?”
  
      范天雷呵呵一笑,龇牙道:“朝三暮四狼啊,怎么样?”
  
      “哈哈哈……”
  
      高中队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与此同时,吉普车悄然离去。
  
      唐心怡现在还在愣神中,对于吉普车的离去全然不知,依旧在隔河相望,传递着肺腑真情。
  
      当看到对岸的雷鸣跟安然,深吻在一起时,她再也忍不住,掩面哭泣而去。
  
      …………
  
      范天雷跟高中队回到营区办公室之后,范天雷看了下时间,呵呵笑道:“给他的时间差不多了,这小子应该知足了。”
  
      话毕,掏出手机拨通安然的电话:“把那小子给我叫回来,我在办公室等他!”
  
      挂掉电话,范天雷竟然高兴的哼起军营民谣:“故乡有位好姑娘,我时常梦见她,军中的男儿也有情呐,也愿伴你走天涯……
  
      只因为肩负重任,只好把爱先放下,白云飘飘带去我的爱,军中绿花送给她……”
  
      高中队则是沉默着,没有打断范天雷。
  
      因为他知道,没有什么比战友活着归来更为重要。
  
      同时,也在跟范天雷一起,为雷鸣的死里逃生而深深欣慰着。
  
      不出片刻,
  
      雷鸣跟安然同时回来。
  
      他们站在办公室门口,郑重喊道:“报告!”
  
      高中队肃然声音回应:“进来!”
  
      雷鸣跟安然一起迈进办公室门,郑重朝着范天雷跟高中队敬礼。
  
      范天雷跟高中队几乎是同时霍然起身。
  
      二人脸色阴沉,注视着雷鸣的双眼,身上都传出恐怖的气息。
  
      雷鸣为之一愣。
  
      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暗道:“这二位看到我回来,应该兴奋才对,冷着脸干嘛,怪吓人的。”
  
      二人注视着雷鸣有些发怵的眼神,一步步朝着他近前走去。
  
      当二人来到雷鸣近前时,身上的气息陡然更加浓烈。
  
      就在雷鸣准备开口问好时,二人身上的恐怖气息同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兴奋。
  
      他们同时打出一拳,正中雷鸣胸口。
  
      雷鸣被二人猝然偷袭,身体朝着后方蹬蹬蹬退了五步,才堪堪稳住身体,愣怔看着二位大佬。
  
      范天雷大笑出声:“哈哈哈……
  
      你小子好样的,联合一号把我们骗的好苦……
  
      我们可是把追悼会都给你开了……”
  
      雷鸣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吃惊的长大嘴巴,目光中带着询问意味看向安然。
  
      安然也是抿着嘴点点头,显然是表达大队长说的是真的。
  
      雷鸣急切喊道:“那我爸妈知道了不?”
  
      “当然知道了,你的空骨灰盒还是大队长亲自送到你家的呢。”高中队此时接话道。
  
      雷鸣无奈的说道:“唉,又让二老为我伤心了。”
  
      话到此处,现场出奇的静了下来。
  
      因为范天雷他们都知道,雷鸣的妈妈由于受不了丧子之痛而疯了。
  
      不过部队已经将她安置在雷鸣老家最好的精神病院,正在接受着最权威的恢复治疗。
  
      一念至此,
  
      范天雷郑重道:“一号说了,你回来之后先不用去他那里汇报,他给你和安然放假两天,让安然陪着你赶紧回家,去看看你的爸妈。”
  
      雷鸣心急如焚,二话不说就要走。
  
      高中队却拦住了他,嘱咐道:“两天之内你必须回来,因为全球特种兵比武交流迫在眉睫……
  
      而我们新创立的《绝地求生》游戏训练方案,将会在两天之后落成启动……
  
      你要抓紧回来训练,我们争取拿到我国去参加全球特种兵比武交流的名额。”
  
      雷鸣现在没有时间在意这些,草草答应一句,拉起安然就往外走。
  
      范天雷则是直接安排人,用部队的车,把雷鸣送到高铁站,直到看着他们买上车票登车之后才离开。
  
      雷鸣跟安然到达山东老家时,已经是清晨时分。
  
      安然在一路上,跟雷鸣详细诉说了他家现在的情况,雷鸣听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一下车,便在安然的带领下,来到省精神病院。
  
      二人疾步来到精神病院的门诊大楼前,此时这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雷鸣拉着安然,正准备进入大楼时,前方却出现一片嘈杂。
  
      只见天空中飘飘洒洒落下无数百元大钞,很多行人,以及带着家属来医院看病的人,眼见天空下起钞票雨,顿时围拢上去争抢。
  
      雷鸣跟安然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们都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
  
      看看疯狂争夺钞票的人群,雷鸣抬头朝着上方看去。
  
      六层的精神病院楼顶,此时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病号服的女人。
  
      她面色苍白,正注视着雷鸣,脸上闪烁着诡异的笑容。
  
      感受着女人的目光,雷鸣有些意外。
  
      不过他马上就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猝然出声:“那个女人要跳楼!”
  
      说话间,他疾步朝前跑去,打算徒手攀登上去,把女人救下来。
  
      但终究还是离得太远。
  
      就在他跑出十几步之后,楼顶的女人猝然一跃而下。
  
      仅仅两三秒钟,人已经重重摔在地面。
  
      正在争抢钞票的人,根本没有看到有人跳下来。
  
      而女人跳下来的位置,正好在他们争抢钞票的最中间位置。
  
      鲜血四溅。
  
      抢夺钞票的人们,身上都溅满了鲜血。
  
      眼见一个死人,抢夺钞票的人们顿时惊呼着四散疯跑。
  
      人群眨眼间散开,不远处的雷鸣看清了那具女人尸体。
  
      女人的头颅摔的严重变形,但她那双凸出眼眶的双眼,却还在注视着雷鸣。
  
      而且嘴角还挂着诡谲的笑容。
  
      雷鸣注视着那张变形的脸兀自发呆。
  
      安然此时来到他身边,问道:“她跳楼之前为什么要撒钞票?”
  
      雷鸣不假思索道:“她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显然是想让人都看到她跳楼的过程。”
  
      安然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雷鸣此时拉起她的手,说道:“我们先去看我妈妈。”
  
      话毕,
  
      拉着安然走进精神病院的门诊大楼。
  
      就在他们进入大楼之后,人群中,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的男人,用只有白眼球的双眼,注视着雷鸣的背影直到消失。
  
      等完全看不到雷鸣的身影时,他的双眼一翻,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他嘴角微微弯起,用沙哑声音兀自道:“监狱长,游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