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魂碑 > 第582章:战况糜烂,烽烟四起 2

第582章:战况糜烂,烽烟四起 2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镇魂碑最新章节!
  
  说起徐剑秦来,我们实在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个人。他生性桀骜不驯,却又一心为国为民。他跟帝铭上校争权夺利,又在生离死界之中想要救帝铭上校一次。
  
  于不仁曾经私底下跟我说过,徐剑秦这家伙其实并不算什么坏人,他喜欢权利不假,但如果权利是建立在损害国家利益上面,他就不愿意了。
  
  说白了,他心中装着祖国,为了国家利益可以放下一切。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有点小肚鸡肠,私心很重。
  
  这种性格,他不会放任驱魔城的安危不去管的。
  
  胡润之正色道:“就在驱魔城大战之前,境内各地发生了群体性的邪祟伤人事件!有阴兵借道,祸害活人,有精怪入村,猛鬼过境。也有僵尸横行,扑击活人,邪人作祟,收敛钱财。”
  
  “为了维持境内安稳,徐剑秦已经把手头上的力量全都撒了出去,甚至还强硬的要求各地驱魔人维持治安,不得再发生邪祟害人的事情!”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万魔坑的东域域主突袭了铁家镇守的藏尸洞,西域域主占据了天山西王母祖庙,无眉道长被神秘高手重伤,瑶池重水被掠夺一空。
  
  就连远在太平洋的镇海人水无色老前辈都被深海尸王和鲛姥偷袭,遁入海中不知死活……
  
  现在万魔坑开始有意识的压制活人,并且联合了海中邪祟,谋算镇海人水无色。从现在开始,第三次生死之战已经全面爆发,徐剑秦不是不想救援驱魔城,而是真的没有人手可派了。
  
  胡润之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们却听的目瞪口呆。
  
  驱魔城告急,藏尸洞被偷袭,西王母祖庙被占据,镇海岛危机……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的话,或许临时指挥官徐剑秦还能招架得住,但群体性的邪祟伤人事件,却如同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牢牢的束缚住了特案处的手脚。
  
  徐剑秦不得不把一部分力量消耗在镇压邪祟上面,以至于各地烽烟四起,焦头烂额。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压抑,不管是胡润之还是张无忍,脸色都阴沉的很。难怪我们一回来,这个临时驻点就已经如此戒备森严,原来国内的消息传到这里,让我们也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何中华忽然问:“胡老先生,我有几个疑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胡润之苦笑一声:“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有哪里不明白,尽管来问我就是了。”
  
  何中华说:“第一,帝铭上校的伤,到底有多严重?”
  
  胡润之回答的很快:“不知道!只是帝铭上校已经把指挥权交给了徐剑秦,说明他已经无力去管理这些琐事了。有传言说,帝铭上校很可能是伤到了三魂七魄。”
  
  大家心中都是一沉,帝铭上校就是我们的定海神针,连他都重伤了,恐怕事情真的糟糕透了。
  
  何中华深吸一口气,又问:“尸仙铁三船老前辈,可曾回藏尸洞?那是他铁家的根本所在,里面镇压了无数妖魔鬼怪,一旦被释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铁木耳被困驱魔城,现在的铁家只有铁珊珊,铁飞这些年轻一辈的驱魔人在家中镇守。但是很明显,这些年轻人并不是东域域主的对手。
  
  一旦藏尸洞真的被打破,恐怕事情会更加糟糕起来。
  
  胡润之摇摇头:“或许你们并不知道,就在生死之战爆发后,由太行山张三陵老先生带头,邀请了铁三船,何为道,茅山掌教,还有蛊师联盟的曼丹洛可老奶奶,一共五个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他说的这五个人,全都是国内顶尖的老一辈驱魔高手,也全都是天下高手榜上的厉害人物。
  
  说真的,如果有他们五个在,战况未必就会变成这样。
  
  在这关键时候,五个老头子老婆子跑去折腾什么了?
  
  何中华叹了口气,又说:“最后一个问题,伤了无眉道长的是谁?”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我们想问的。要知道无眉道长乃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就算因为年纪大了,久不出世,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角色能伤害的。
  
  哪怕是偷袭,能重伤无眉道长,最起码也得有天下高手榜前三十名的实力。
  
  这家伙到底是谁?
  
  听到何中华询问,胡润之苦笑一声:“不知道,甚至连伤他的是人是鬼都弄不清楚。现在无眉道长重伤,三魂七魄都即将散逸,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我们都神色黯然,无眉道长嫉恶如仇,如果没有被偷袭,铁定是我们这边的一大助力。但现如今这种情况,恐怕连第三次生死之战都无法参加了。
  
  张无忍轻声说:“国内局势如此糜烂,难道就没有一点好消息吗?”
  
  胡润之精神一振,说:“好消息当然是有的。镇海人水家老五,在海中镇压了丢失一条胳膊的龙伯国巨人。按照他们的推测,龙伯国巨人是在响应尸之祖的号召而来,却被愤怒的水家老五给困在海眼之中不得脱身。”
  
  “张扎纸带着伏尔加河王,分别占据了长江,黄河,镇压水鬼无数,确保了河流的安全航运和饮水问题。”
  
  “蒋先生坐镇太湖,洞庭湖,巢湖,鄱阳湖,配合地方水警,日夜巡查,猎杀妖龙。”
  
  “还有东北保家仙,暂时放弃了对玉麒麟的追杀,守护东北地界,不被邪魔外道所侵。嗯,这也算得上境内目前最安稳的地方了。”
  
  我松了口气,虽说生死之战已经来了,但大家都在努力,大家都在奋斗,哪怕是一时之间的失利,却也算不得什么。
  
  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帝铭上校的伤势和驱魔城的胜败。
  
  胡润之深吸了一口气,说:“消息告诉你们,其实不是想动摇你们的军心,只是想告诉大家,总部无法给驱魔城派遣援军,自然也不会对我们有任何支援。”
  
  “徐剑秦说了,钱,我们可着劲的花。但是人,一个也派不过来。毕竟国内才是主战场,我们在这,只是执行一些任务而已。”
  
  张无忍低着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胡老先生,您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胡润之笑道:“你也察觉到了?”
  
  两人四目相对,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忧。只看的我们一愣一愣的,张无忍猜到了什么?
  
  张无忍说:“今天晚上,魔祖杀了大骑士长洛克,杀了九个神圣骑士。可以说,神圣教廷那么一点底蕴,几乎全都被魔祖给干掉了。”
  
  “按照常理来说,生死不两立,魔祖如此嚣张行事,教宗陛下岂能容他?但奇怪的是,莉丝雅却不惜得罪我们,也要带魔祖走,为什么?”
  
  “当时的情况,就连寒冰法师和阿曼德都准备动手了,胡老先生,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教宗陛下在这种情况下帮了魔祖一把?”
  
  胡润之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却反问道:“张无忍,你先给我透个底,你们四个,对上魔祖的话到底有几分胜算?”
  
  “老实说,我在排天下高手榜的时候,已经考虑过很多人的实力,有些人名气大,但却是一个草包。有些人名气不大,可着实是一个狠人。但唯独你们四个,总是给我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知道吗?天下高手榜之中,大家的排名都很中肯,就只有你们四个我犹豫不定。我可以确定,你们的排名和自己的实力相比,这个排名或许低了点,但我仍然把你们压制了一下,就是不想让你们太过招摇。”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阴阳店铺四个人,若是再等上天下高手榜的高名次,尸之祖必定不会放过你们!”
  
  他一连串说了这么多,我们四个齐齐站起来,对胡润之鞠躬道谢:“胡老先生煞费苦心,我们四兄弟领情了。”
  
  张无忍说:“您老人家既然想要探探我们的底,那我就告诉您老人家。”
  
  他说到这的时候,语气忽然放的很轻:“魔祖很强!但我若单打独斗的话,赢面大概有五成!我若是和何中华联手,胜率大概在八成左右!”
  
  “若是再加上于不仁,我们会有十成胜算!”
  
  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毫不迟疑,只听的心头狂震,好家伙!老张果然是有所隐瞒!
  
  他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能跟魔祖打成平手,这份本事,哪怕是老一辈的驱魔人都很少有人比得上他!
  
  甚至说,连奇克王子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胡润之霍然起立,脸色都因为激动变得红润了起来。他神色严肃,飞快的说:“确定吗?你并没有真正的跟魔祖交过手-,如果判断有误,很可能会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造成影响!我必须要仔细考虑一下你们的实力,再做出相应的决策!”
  
  张无忍点点头:“胡老先生请放心,对付魔祖,我们三个就足够了。不过为了防止魔祖还有其他的手段,再加上老四手持生死剑压阵,他插翅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