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品包工头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见白子孝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见白子孝

    剧情的反转有些太快,很多人还沉浸在白子孝很不是东西的愤慨下,紧接着就来了这样一个偷拍视频,这个视频重量级太高,最初朔铭还担心会被和谐掉。半天功夫,到了中午时分,朔铭已经在手机上看到这条视频了。
  
      老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付杰不知用了多少钱,让这些视频始终挂在热门上。不仅如此,各种自媒体也铺天盖地,这是一场舆论大战。虽然网络可以监控,但复制转发的实在太多。而自媒体可不管这些,只要有钱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屁都敢喷。
  
      将近中午,有些意外的是郝笑竟然给朔铭打来电话。
  
      接起电话,朔铭问什么事。
  
      郝笑说:“往上这些东西是你发的?”
  
      朔铭嗯了一声,郝笑又说:“我看你是想让白子孝关半辈子,这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身在体制内,虽然不见得要同流合污但也见得太多了。白子孝这件事已经发酵的这种程度,所谓的送礼找关系都没什么用了,一个个心惊胆战谁还敢伸手。这时候唯一的途径就是公事公办,办完之后在给公众一个有理有据的解释。只有这样才能让这场风波平息下去。白子孝捅人是事实,意图也非常明白,可以说事实清楚,就看最后怎么定性了,但不管怎么定性,证据摆在那,白子孝的处境并不是太好,恐怕进去蹲几天是肯定了。
  
      朔铭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从来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既然让付杰来办这件事,那就要百分之百的信任,纵然心里不信任也要装出信任的样子。朔铭说:“不然我怎么解决?你给我出个主意?你知道吗?就隋志成那老小子,张口就跟我要一百万的好处。我不是缺钱,最为关键的是我即便是拿出这些钱他还是在和稀泥。我要的很简单,目的非常的单纯,我就要白子孝无罪释放。”
  
      郝笑说:“你这样做是把他往火坑里推,你就没想过要做点挽救措施?”
  
      “你是代表官方还是你自己的意思?”朔铭有些不高兴。郝笑这到底是站在什么角度上。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要游说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公事公办倒霉的是白子孝。”郝笑也生气了,他是好心,怎么就被当成驴肝肺了呢。
  
      朔铭的态度并没有缓和,眼下的形式,只有闭着眼往前走了,白子孝能不能安然无事那就看天意吧。朔铭说:“我先谢谢你的好意,至于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郝笑哼了一声,随即把电话挂了。朔铭揉揉脑袋,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不应该对郝笑发脾气的。
  
      想了想,朔铭把电话给郝笑打过去。故作轻松的笑了声:“笑笑,我问你个事。”
  
      “朔总,请注意你的措辞,笑笑不是你叫的。”郝笑真生气了,朔铭这算什么,香臭不知。
  
      朔铭陪着笑恬着脸说:“现在不就咱俩打电话吗?又没有外人。再说了,咱俩也不算外人……”
  
      “别无耻。有事说事。”郝笑太知道朔铭了,就算郝笑生气甚至动手打朔铭都没有用,朔铭绝对会厚颜无耻的继续那么叫,而且还会狗皮膏药一样缠上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对朔铭这种无耻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他的话说,说完挂电话就好了。就算郝笑生气把电话挂了,没一会就再打过来,甚至还能直接来找郝笑当面聊。朔铭可是有前科的,当初与朔铭在审讯室就发生过香艳的一幕,可见朔铭的无耻到了一个无坚不摧的地步。
  
      朔铭嘿嘿笑,问:“隋志成现在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郝笑揶揄道。
  
      朔铭说:“没情况?不可能吧。”
  
      “我也就是听了他的事菜给你打电话的。”郝笑说:“他现在被调查了,听说已经带走了。”
  
      朔铭哦了一声,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在朔铭找他之前估计就吃人好处了,这件事发酵到这种程度,那些人之前做的工作估计都白费了,花的钱也白花了。朔铭笑着谢过郝笑,但得来的却是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郝笑竟然再次把电话挂断了。
  
      电话扔到一旁,朔铭摸着下巴:“还真他么的有脾气,要是以前肯定要收拾你一顿。”
  
      不知不觉,朔铭又回到想当初做小包工头时的光棍生活了。季王庄硕大的别墅里,仅仅住着朔铭一个人,这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让朔铭很自然的有一种孤寂感,甚至会觉得有点悲凉。房子永远是身外之物,朔铭最想要的还是家里有点生气。
  
      在贺美琦刚搬走的时候朔铭曾想过要不要回去跟父母一起住,最后还是放弃了。朔铭一个人生活已经有些年了,与父母的生活习惯都不同,父母身体康健的时候多回去看看表住在一起要好一些。
  
      两三天,白子孝伤人的事已经发酵到无可复加的地步,只要打开手机,翻几页必定出现相关的视频,甚至好出现了各种搞笑段子搞笑视频,还有一些律师大咖表示愿意免费为白子孝进行法律援助。就算不是与此相关的视频,评论区也总会见到莫名其妙的话。卖调料吗?有人闹事你就拿刀捅他那种……
  
      诸如此类的话题看多了朔铭都觉得厌烦,而事情还在继续,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仍热火朝天。明山市很多热心市民也行动起来,甚至把白家胜调料店降价卖货惹起众怒的话题扒出来放到网上。
  
      网民不是没有分辨能力,但大多数人发表什么言论完全取决于自己个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普通消费者,在他们的概念里便宜卖货受益的是消费者,这样的良心商家简直天下难找啊。那些与白家胜为敌的不良商家全都是奸商。甚至还掀起一股不到批发市场买货采购的倡议。当然,这个倡议没什么鸟用,因为到这里来采购的多半是开店的商家。让他们支持这个倡议可有,但至少你要给一个替代品,在别的地方能买到相同便宜的东西才行啊。这里,毕竟是批发。
  
      那些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学生们,自发的组织起来,发起各种短视频传播出来,一个个都要为白子孝站台,要求维护正义,要求严惩黑恶势力,也要求相关单位严查负责这起案件的隋志成。更可笑的是有人把隋志成的个人情况公布出来,单单名下四五套房子都够这小子解释一年的。
  
      朔铭觉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没有丝毫好处,解决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朔铭打电话给付杰:“当时你可是说一个周的,现在已经三天半了。”
  
      付杰根本不屑于回答朔铭这个问题,很淡然的说:“带上律师,去看看你小舅子吧。”
  
      看守所,一个独立的房间里。朔铭带着一个年轻的律师坐在桌前,等着工作人员把白子孝带出来。
  
      白子孝出来了,看起来有些憔悴,带白子孝出来的警察看了眼朔铭手里的手机,随即转身出门还不忘把门带上。
  
      朔铭呆愣了一下,见家属旁边不是应该有人的吗?一旦串供怎么办?朔铭没急着与白子孝说话,转头看着在公司任职的年轻律师说:“怎么就我们会面,这里有监控?”
  
      朔铭头转了一圈,白墙灰门,除此之外只有一扇窗户。略感刺眼的阳光照射在雪地上,映射出不能直视的光芒。
  
      “什么监控。”律师说:“按理说是应该有的,但不是每个房间都有。”
  
      朔铭也不明所以,只要没有就行,这个问题还是不深究的好。朔铭自然不知道是付杰的安排,关系已经让律师打点过了,这才放心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朔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白子孝,这小子脸上还挂着伤痕,额头处还被包扎了一下,倒没到血迹,走进来的时候朔铭注意到白子孝的腿似乎并不是很灵活:“在里面吃亏了?这次是不是长记性了?”
  
      白子孝看着朔铭:“姐夫,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你急什么。”朔铭笑:“这时候知道怕了?当时为什么一上车就交代呢?”
  
      “嗨。”白子孝挠挠脑袋:“当时是觉得那个人死定了,自己也干脆来个痛快的得了。”
  
      “你捅人的时候就没想过别的?”朔铭问。
  
      “当时什么也没想,就像弄死那兔崽子。”白子孝还真有点英雄气,不过用的不是地方。不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就是英雄,也不是受胯下之辱的就是懦夫。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审时度势这四个字足够一个人学习一辈子体会一辈子。
  
      朔铭说:“里面过的怎么样?需不需要什么东西?”
  
      “给点钱就行了。”白子孝的声音不大,有些不好意思。朔铭觉得更可笑了,事都做下了,还会不好意思?盖世无双的英雄气概哪去了。
  
      朔铭看了眼旁边的律师,小声问:“关系没打通?他要钱干啥。”
  
      律师解释说:“在这里面是可以买东西的。”
  
      没住过自然不知道,原来这里面还有商店啊,不过称呼可能不太一样。朔铭把钱包里的钱全都拿出来,随手扔过去:“省着点花啊,留点钱回家给你爸妈买点纸巾,你妈哭的家里的纸巾都用没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