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破诸天 > 676 塔罐
    这时候,果壳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急速的向上冲高,并且还来回翻滚没有规律。此刻景晖因为松开两边的凸缘,情急之下,只好抱住孙云,这样俩人随着果壳的翻滚晕头转向。与此同时,果壳里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里边闷热无比,景晖急道“云郎,这是怎么了?”
  
      趁着果壳上升的速度减缓、船体不那么剧烈摇晃间隙,孙云牢牢抓住两边的凸缘说道“好像我们进入一片热水流,被这股水流往上涌,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钻进水晶塔,那里面有水银气泡翻涌,大概是水银湖的下边有火山熔岩产生的,所以水银温度很高。”
  
      景晖松开孙云,伸手去扶两边的凸缘,发现已经烫手,吓得一惊,说道“云郎,这个果壳会不会被烫坏呀?”
  
      孙云道“说不准,好像正在加速腐蚀,你没觉得果壳里有点发亮了吗?”
  
      景晖这才注意,船舱了似乎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漆黑一片,俩人的轮廓可以显现,而且明亮正在加快,明显的看见果壳四处开始透亮。景晖紧张道“云郎,果壳是不是漏了?”
  
      孙云道“别紧张,好像还没呢,现在是外壳腐蚀掉了,里边还有一层保护膜,这个膜好像稍微耐腐蚀一些,不过强度不足,我们注意别弄破它,你把宝剑拿起来,插在我后背上,千万别让他划破保护膜。”
  
      景晖听了赶紧照办,不过依然担心道“这也不是办法呀,我们这个船舱空气很少,现在又像蒸笼,如果再不能出水面,我们会面临窒息闷热的危险,说不定就会变成馍馍了。”
  
      孙云笑道“变成馍馍也比被水银融化腐蚀强,起码有全尸。”
  
      景晖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笑,难道我们真会死么?”
  
      孙云道“会不会死不知道,不过我们千万不能放弃,更不能出错,只要坚持总有机会。”
  
      景晖不敢再说话,因为此刻果壳外面的纤维壳体彻底被腐蚀掉,眼前突然一片光明。俩人揉揉眼睛适应一下环境,然后四下一望,发现已经来到水银湖水的表面。此处的水银面仍然广阔,至少有几十丈方圆,正是在透明的水晶宝塔罐中,而且塔罐液面的高度明显高于塔外城墙内的水银湖面。因为水银中心气泡翻涌的缘故他们被推到水晶塔的边缘很近,因此他俩可以能看到水银湖面的边缘,那群猿猴还在那里正张牙舞爪的狂跳狂喊。
  
      景晖见状,惊慌说道“云郎,我们怎么跑到水晶塔里的湖面上了?这里这么闷热,迟早会闷死,我们怎么能逃出去呀?”
  
      孙云抬头,却见宝塔无限高大,四壁明亮光滑,从上边根本无法逃生,要逃也只能从水银下面才对,可是他们正是从下面上来的,水银本身比重大,加上下边正加热,液流上涌无法下潜。剩下的办法就是凿开水晶塔的透明墙壁,墙壁破裂,水银就会倾泻到下边的湖面,可是底下还有无数的猿猴正等着他们。这下孙云也头脑发蒙,一时找不到应对办法。
  
      正这时,翻滚的水银中又冒出两个气泡,里边正是老五、老九等人。孙云和景晖这才注意,原来自己所在的果壳内膜,已经因为内部的空气膨胀,鼓成圆球的气泡。这几个人显然都看见对方,一种仿若隔世劫后余生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大伙隔着气泡见面,急忙相互间打着招呼,不过孙云和景晖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想来他们也一样,因此只能看见大伙担忧、奇怪、惊喜等复杂的表情,没等大伙继续有所交流,突然又是一阵耳晕目眩。
  
      原来他们所在的气泡竟然脱离水银面开始凌空飞升,几个人见状不免大惊失色,不知道发生什么。孙云仔细一看,只见水银面中不断上翻的气泡,形成了无数的热汽气流,在这些气流的催动下,他们几个人的气泡船竟然像孔明灯热气球一样自己漂浮起来。
  
      孙云见状立刻保持着盘坐姿态,一边保持平衡,一边双手还能牢牢抓住凸缘,防止壳体内膜的缝隙张开。现在整个外壳都被融化掉,只剩下中间横缝内缘凸起的部分还夹杂点硬质部分,这也作为气泡的骨架和上下支撑连接点。景晖一直侧座搂着孙云的腰,因此俩人的中心比较低,飞起的气泡尽管摇晃,但并没有翻滚,俩人有惊无险还算稳当。
  
      老五和老九,以及老十和老十一,他们的情形也差不多,因此三个气泡前后相隔不远,直直的跟随气流向上漂浮。景晖问道“大云,我们这是要去哪?气泡不会半空破碎吧?”
  
      孙云道“好像是要飞到水晶塔最顶上相连着的青铜管道里,但愿我们能飞上去,那里即便气泡破灭,我们也能有机会逃生。现在我们要尽量保持好姿态,千万别碰气泡膜,我们能不能安然无恙的上去,就看它的耐久性了。”
  
      景晖点头,靠着孙云坐稳,紧张的环视着四周的景色,随着气泡的升高,地面的景物越来越小,大家的心脏也越来越紧张,生怕一旦气泡破裂坠落银河。与此同时,越往上气泡内的温度开始回落,不再像刚才那么闷热,但却发生了另外的景象,原本薄如蝉翼清凉通明的气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挂了一层水银薄膜,随着水银膜的加厚,里外的视线开始模糊,但是气泡逐渐变成水银亮珠,明亮闪烁却逐渐上升的开始缓慢。
  
      景晖道“云郎,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们的气泡要停下来?”
  
      孙云道“怕是上面挂了许多水银,使得重量增加,已经接近热气的托力,所以要停住了。”
  
      景晖道“怎么凭空会有水银粘在我们的气泡上?它们是哪来的呢?”
  
      孙云道“我懂了,这些热气其实是水银蒸汽,随着升高冷却便附着在气泡上,所以在气泡的表面又还原成水银。这倒好,能让我们的气泡飞船结实一些,免得碰坏。”
  
      景晖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的气泡沉重,如何还能飞上去了?”
  
      孙云道“不好说,水银一多就会滴落,气泡达到一定的重量应该不会继续增加,只是不知道与气泡静止或下降平衡点的重量哪个多哪个少,我们先观察观察。”
  
      孙云说得没错,现在气泡从上至下水银的厚度并不相同,顶上很薄可以看见天空的方向,已经接近上面的青铜管道,而往下则已经完全遮挡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见最低处水银液体凝聚正水滴,正一滴一滴往下面湖面滴落。
  
      不过,气泡没有像大伙担心的那样停止上升,因为随着宝塔的高度往上,水晶塔壁的内径逐渐缩小,这样空气的流速便逐渐递增,抵消了气泡重量带来的下坠趋势。到最后水晶塔的上口只有几丈粗细,这时的气流已经变得异常迅猛,气泡虽重却敌不住气流的猛烈,众人随着烈风先后的飞过最后的几丈距离,然后水平横折进入青铜管道,顿时又陷入黑暗。
  
      青铜管道也是只有几丈粗细,里边的风速更快,因此气泡抖动的很厉害。景晖坐在孙云身边,因为视线受阻加上管道内混沌黑暗,因此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道另外二组气泡都在哪。她担惊受怕的感受着气流的剧烈抖动,悄悄的问道“云郎,你知道我们这是去哪么?”
  
      孙云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方向应该又回到青铜巨鼎那边。”
  
      景晖道“啊?这样啊,那我们不是白白过来一趟么?”
  
      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凭声音感知,孙云说“应该不会吧,如果我们不过来,而是顺着青铜平台继续行走,最大的可能还要回到深谷。而来过之后再回去,很可能避开平台直接到达极光之地,当然也许还有别的危险,甚至又回到平台都不一定,走一步算一步吧。”
  
      景辉说“但愿我们能如你所说避开平台,只是我们乘坐的气泡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呢?”
  
      孙云道“算了,别想这些了,好好养精蓄锐,出了危险我们再面对。”
  
      景晖道“哦,听你的,反正我想好了,无论如何我就是死抱着你,你到哪,我会跟在哪。”
  
      孙云一听,心里一动,平时生活中,除了自己的同门同窗对自己依赖和认可外,凡是自己看见的比较优秀的同学或武林同道,多数人从来没关注过自己,尤其漂亮女生,更是几乎对自己不屑一顾,关键的原因孙云也知道,自己个子不高,衣着不光鲜,出身低微,很难引起别人重视。只有在秘境中,自己的一些特点和能力才有所体现,因此会让别人更多的了解和认识自己,于是才会有女孩对自己青睐。因为这样,孙云有时候会沉迷自己的梦境,越来越脱离现实,他也知道这样并不好,会令他以后的现实生活更脱离实际。
  
      想到这儿,他说道“晖儿,你刚才抱着我的时候,他们几个人都看见了,虽然没说什么,可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你稍微该谨慎一点吧。”
  
      景晖道“怕什么,我已经不是什么吴贵人,我要做回我自己,要随着我的本心决定我的命运,既然命运把我们俩连在一起,我绝对不会放弃。云郎,我问你,我们患难与共,你难道没有喜欢过我一点,难道就”她没等说完,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
  
      孙云正在想着如何婉言拒接景晖的想法,突然见她咳嗽,立刻腾出一只手拍打,同时问道“晖儿,你怎么了?你咳!咳!咳!”没说完一句,他也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