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聊天群 > 第53章 061
陆星寒正在开车赶回陆家的路上,透过后视镜看一眼躺在后座陷入昏迷的华浓,陆星寒收回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前方说:“华浓,堂兄也没有告诉过你,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我承认你有谋略有金钱,让陆氏一下子陷入如今的困境,但是想就这样扳倒我,也太天真了吧。”
  
  陆星寒深夜归家,管家陈伯本来想上来问一下少爷需不需要吃宵夜,当看到他抱在怀中的华浓时,陈伯楞了一下,问:“少爷,小小姐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陆星寒对于这个在陆家待了几十年的管家还算客气,“我先回房,如果没有什么事不要打扰我。”
  
  陈伯怔怔地看着他将陆华浓抱进自己的房间。
  
  “你应该惹怒我的,不然我还想着徐徐图之。而现在,我马上就要了你。我倒要看你醒来是什么反应。想让我入地狱?那就一起来吧。”陆星寒解开西装扣子,随手将衣服扔到地上,宝石胸针撞击地板发出咔嚓的细微的一声。
  
  他开始解华浓的衣服,因为最近天冷了,华浓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驼色的大衣。
  
  陆星寒刚解开扣子,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陆星寒皱眉,他不是让陈伯没事不要打扰他吗?
  
  “少爷。”陈伯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惊慌,“谢尧少爷来找你,说是不见到你绝对不会走,现在就在大门外被保安拦着。”
  
  谢尧?陆星寒不善地眯起眼睛,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难道是陆华浓来见自己之前告诉过他?他联系不上陆华浓就来陆家找自己?
  
  要是这样,谢尧还真是陆华浓一条称职的狗。
  
  不屑地勾起一抹笑,陆星寒瞥了一眼还在沉睡中陆华浓,“算你好运,等我应付完谢尧再来找你。”
  
  他连地上的西装外套都没有捡起来穿,就往门外走去。
  
  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关门的一瞬间,原本躺在床上应该闭着眼的华浓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还真是不出她所料。
  
  华浓抚摸着藏在自己大衣口袋里冰冷的金属想,她就猜到在自己刺激之下,陆星寒一定会对她做什么。果不其然,陆星寒还真的做了。
  
  爸爸的事她没有证据,没有办法将陆星寒送进监狱。可是,她有办法送陆星寒去见爸爸。至于到时候,爸爸愿不愿意原谅陆星寒,那是他们的事,和自己无关。自己只负责送陆星寒去见爸爸。
  
  这些年她在国外学过枪术,不算很准,可是等会陆星寒回来,趴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觉得再不准的枪术也可以要了陆星寒的命。
  
  在受到侵害的过程中奋力反抗致人死亡,应该算正当防卫吧?更何况她还有着六年的治疗记录足以证明她精神不稳定,受不了刺激。
  
  就算上面所有的证据都不能支持她的行为算正当防卫,华浓也不怕。有拉斐尔和治疗记录在,她就算是被判刑也会是被禁足在家中或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她已经度过六年这样的日子,难道还怕多几年不成?
  
  只不过被禁足几年,跟能为爸爸报仇比起来,很值得。
  
  不过,谢尧怎么会突然出现?自己并没有告诉他这个计划。
  
  怕房间里有监控,华浓一直保持昏迷的模样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谢尧为什么出现得这么及时。
  
  “啊!杀人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
  
  声音的来源——
  
  就在楼下!
  
  华浓犹豫片刻,捏紧衣服里的qiang支,静静地下楼去。
  
  陈伯握着水果刀,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陆星寒。他的胸口被陈伯用刀扎开一个大洞,正在源源不断地从中流出血液,染红了衣裳。他的眼睛瞪得极大,仿佛至死都不敢相信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会突然出手,一刀至他死亡。
  
  陈伯松开手,水果刀砰地一下掉到地板上翻出清脆的声音。陈伯抬起头,正好对上华浓震惊的双眸。
  
  “小小姐。”陈伯尽量使自己笑得慈祥,“我答应过小姐要保护你,我做到了。我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他如重释放地吐出一口气,捡起地上的刀对准自己的心脏,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陆星寒居然就这样死了。虽然不是她动的手,但也算是因她而死。
  
  看到此情此景,再联合陈伯的话,华浓还有什么不明白。
  
  眼尖地看到站在一旁的女佣准备打电话报警,华浓立马制止她,吩咐陈伯:“陈伯,你现在马上打电话自首,你就说你是为了保护我才不得已伤了陆星寒的。我会请最顶尖的律师团为你辩护。陆星寒他不配你赔出你的命。就算你不在乎你的命,你能不在乎我吗?爸爸妈妈都走了,你要是也走了,就没有人保护我了。”
  
  陈伯身上坚毅的外壳被打破,他怔怔地看向华浓,看着这个小小姐生下来,由自己亲自送到福利院的孩子,她那时候还那么小,连话都不会说,一转眼就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可是,有人却想伤害她。
  
  他答应过小姐,如果星寒少爷手术成功,又对小小姐有想法,那他就算不要这条老命也要帮小姐杀了星寒少爷。
  
  他做到了。
  
  现在,面对小小姐说出的话,陈伯放下刀,笑了笑:“好,小小姐,我听你的。”
  
  *
  
  陆星寒的葬礼是由陆家一个远方亲戚主持的。
  
  华浓也去参加了。人死如灯灭,过往的一切就算一笔勾销了。
  
  等葬礼所有人基本都离开后,华浓才出现,在陆星寒的遗像前放了一束花。
  
  “当年你在我墓前放了一束花,现在我还回来,也算两清了。”华浓直起腰,看着遗像上的黑白照片淡淡说。
  
  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竟然意外地看到谢尧。
  
  “你也来跟他告别?”
  
  “嗯。”谢尧上前,献出自己手中的花,“毕竟,他曾经是我最大的对手,值得我尊敬。”
  
  对此华浓不置可否。
  
  “其实之前我一直想告诉你,我一直留在陆氏,不是因为贪图陆氏的钱财,只是因为我答应过你爸爸,要一直留在陆氏和陆星寒分庭抗衡,直到你回来。”献完花,谢尧终于找到机会说出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我知道。”华浓点点头,“其实后来我就想通了,恐怕连当年你认我爸爸当义父,都不一定是贪图我家的钱。只是我们之前闹得那么僵,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以谢尧的才华,前世能白手起家在短短的几年内创立一个能和陆氏对立的商业帝国,怎么会看得上当她爸爸干儿子所赚得的那些钱。
  
  谢尧没想到华浓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相信自己,他张开口,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忽然说不出口。
  
  误会都解除了,华浓都说相信他了,他准备的那些说辞突然失去了用武之地。他做好了面对华浓质问的一千种准备,却没有做好面对一个温声细语和他说话的华浓的准备。
  
  “对了,说起来,”倒是华浓先开口,她凝视着谢尧,问,“这么多年,你还喜欢我吗?”
  
  “当然!”谢尧下意识说。他从小老成持重,鲜少这么急切过。像是怕华浓不相信,他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我们结婚吧。”
  
  谢尧愣住。华浓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为什么组合起来他却像是从来没有听过一样。
  
  “怎么?”华浓笑了笑,“不愿意?”
  
  谢尧立马摇头,虽然脑子晕乎乎的,他还是勉强自己镇定下来,问:“为什么突然要和我结婚?”
  
  “就是到了想结婚的年龄了。而我身边,除了你,没有更适合也更喜欢我的人了。”华浓看向远方,风轻云淡地说。
  
  听到华浓这么说,谢尧反而放下心来。他悄悄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确定不是梦,强装镇定地问:“你想什么时候结婚?”
  
  最好是明天,争分夺秒他也能将一个盛大的婚礼办起来。
  
  “我觉得这个月月底就挺好的,就这个月月底吧。”华浓提议。
  
  虽然不是像自己心里想的那样明天就结婚,但是能在这个月月底就结婚谢尧还是很激动。
  
  “好。我这就去做准备。对了,你也要挑婚纱对不对?我知道市中心有一家很出名的婚纱店……”
  
  他还没说完,华浓就笑着点点头:“好啊,下次我们一起去挑婚纱吧。”
  
  谢尧像是突然冷静下来,他看着华浓,最后还是也跟着笑了一下:“好,日子你定。”
  
  *
  
  “为什么突然就要结婚?”
  
  听到华浓和谢尧的婚讯,拉斐尔差点昏厥过去。前一个月还在假扮自己妻子的好友女儿,居然这个月就要结婚?
  
  虽然心里清楚谢尧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但是拉斐尔还是有种自己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因为赶时间啊。”华浓敲击完最后一行字,关上文档,椅子转向拉斐尔,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一句,“快过年了。”
  
  “快过年又怎么样?”拉斐尔冷笑,“你赶着结完婚过年吃团圆饭啊?还是你肚子里已经有了,怕再过几个月肚子就大了被人看出来,急着找人接盘?”
  
  “你瞎说什么?”华浓简直不想理口无禁忌的拉斐尔,她怎么可能怀孕?
  
  “那你说,你急着结婚跟过年有什么关系?”拉斐尔追问。
  
  华浓没有回答,只是看向窗外。
  
  快过年了,也就意味着她和妖后的七年之约就快到了。她想把所有事,在这之前处理好。
  
  *
  
  “这是什么?”谢尧好奇地翻着手上的几张纸。
  
  “是公司年会的剧本,今年我准备也出一个节目,准备演这部短剧里的女主角。你帮我看看,剧本怎么样?”因为已经确定要结婚,华浓这些天经常来谢尧公司探班。
  
  “挺好的。”谢尧粗略扫过,笑了笑,说。
  
  “你都觉得好,那就是真的好,今年我就定这个剧本吧。你快来陪我对对台词。”华浓挽着谢尧的胳膊,亲昵地说。
  
  “好。”谢尧没有拒绝。
  
  “如果当初你没有遇见我,你会爱上她吗?”华浓念着台词。
  
  “会,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你,我一定会爱上她,此时会娶的人也是她。”谢尧接着念,眉头却微微皱起。
  
  “怎么了?”察觉他脸色的异样,华浓关心地问。
  
  “没什么,可能只是最近太累了吧。”
  
  虽然他这样说,华浓还是凑过去捧他的脸,一脸心疼地说:“公司和婚礼的事都压在你身上,难怪你会累,都怪我。”
  
  “没事。”谢尧刚想说,就听到门口传来咳嗽的声音。
  
  “谢尧。”冯瑶一脸尴尬地站在门口,“知微科技的公司老总来了,点名要见你。”
  
  “好,我马上过去。”面对不是华浓的人,谢尧神情恢复了冷漠,转头看向华浓的时候,神色又变得温柔,“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华浓乖乖地点点头。
  
  将手里的文件放进总裁办公室,冯瑶也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华浓叫住了她,目光晦暗,“我记得当时风烟柔说过,你以前暗恋谢尧?”
  
  “那都是高中时候的事了。”冯瑶脸色尴尬,“现在谢尧是公司的总经理,我和他身份云泥有别,陆小姐你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心里有数的。”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冯瑶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里的确有数。她以为这次可以走了,华浓却又叫住了她。
  
  “周六我和谢尧要去婚纱店挑婚纱,你也去吧。”
  
  冯瑶低下头,掩饰性地笑了笑。等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颔首,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