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总裁宠妻套路深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必须她去

第二百八十七章 必须她去

    萧弘远正想着美事呢,接下来就听到了穆丰说的那段话,顿时犹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人家这么说相当于已经封了大家的口,他如果再说就没意思了。
  
      只得暂时先压下,到时看能不能从萧震那儿渗透渗透。
  
      毕竟是亲兄弟,总会愿意帮忙说一说吧,经过刚才,萧弘远算是看明白了,有时候就得豁出去脸,死缠烂打。
  
      不过就他这样的身份,无论走到哪儿也是受人尊敬的主,要做到死缠烂打,确实难了点。
  
      偏偏他那儿子也不是个会来事儿的,如果像那个要铺子的年轻人似的,有这股子劲,说不定早成事了。
  
      不过幸好跟萧震是至亲,纵然萧然再不成器,再不受萧震和萧穆春的待见,那总是亲侄子,亲堂弟,真要舍下脸来怎么也比其他人好使吧。
  
      萧弘远打定主意,回去要好好给萧然灌输灌输,争取让他学乖一点,学着人情世故,不然就那个不思进取又张扬的性格,以后怎么办啊。
  
      父母也不能管他一辈子,难不成以后就当个吃喝玩乐的人,坐吃山空吗?
  
      “穆老,您今后要是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别的我不行,跑跑腿,搬搬扛扛的都没问题。”那个人说这话的意思听着似乎是因为感恩,所以想为穆丰效劳。
  
      可穆丰这样的人身边会缺做事的人吗?哪里用的着他。
  
      他这么说,不过是想着能维持一个长期的联系,也想给穆丰留个好印象,觉得他会来事儿。
  
      这里的人谁不明白他的真实意思,都有点佩服他的脸皮,还有点羡慕他的脸皮。
  
      有时候真得有这种豁出去的精神。
  
      现在能丢下面子去争取利益的人,将来就有可能仅凭面子换回利益的一天。
  
      如果这人真能给穆丰做上事儿,就算是偶尔被派遣点跑腿的小活,那也算是跟穆丰说上话的人了,说不准以后自己都还要巴结他呢。
  
      就算穆丰不把他这话当回事儿,不会给他什么事儿做,但起码也能落个会说话的印象,只有好处没坏处。
  
      “我也就待两天,能有什么事儿让你做的,好了,你回去听信吧。”穆丰婉言谢绝了。
  
      “好,好,谢谢您老人家。”虽然觉得遗憾,但也不得不这样说。
  
      把名片留给穆丰身旁站着的助理,就准备等听信了。
  
      或许是被这年轻人的韧劲打动了,穆丰伸手拿过助理手里的名片,放在眼前瞧了瞧。
  
      轻轻念着上面的名字,“元成。”
  
      “什么,他叫什么?”向柚柚乍一听到这名字,头皮都直发麻。
  
      本来正专心致志吃樱桃的她噌一下就到了穆丰旁边,伸过头去看那张名片。
  
      穆丰被她这举动给吓了一跳,不就一个名字吗,怎么跟听到什么惊悚的事一样。
  
      他把名片往向柚柚眼前移了移,怕她听不清似的还重复了一遍,“叫元成,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听错了,刚才听错了。”看清了字,向柚柚表情才自然了一些,又坐了回去。
  
      “这孩子,一惊一乍的,”穆羽过来她身边,小声叮嘱,“慢着点,小心着肚子。”
  
      “对不起啊,一下子给忘了。”向柚柚一脸歉意,态度特别好,“我以后注意。”
  
      刚怀孕,一下子转变不过来身份,总会忘了肚子里的小宝贝。
  
      本来她还没这么谨慎,但是这个说,那个说,把她也给说的谨小慎微了。
  
      也想着如果真有了什么闪失可怎么办呢。
  
      所以向柚柚的抱歉不是装的,不纯粹为了在穆羽面前表现的态度好。
  
      见她这样,穆羽也不好再说什么,拍拍萧穆春的肩,“你也照顾着点柚柚,别心不在焉的。”
  
      “妈,我哪儿心不在焉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萧穆春觉得他就是那池鱼。
  
      太冤了,发现向柚柚对樱桃好像很喜欢,吃个不停,他可是端着盘子一直殷勤伺候着呢,怎么就心不在焉了。
  
      谁能知道她正吃着噌一下跑了。
  
      “你还说,还说。”穆羽生气,“妈妈说不得你了是吧。”
  
      “好,我不跟您说了。”萧穆春摇头,女人真实难惹。
  
      是你的错也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如果她说是,那也得是。
  
      还不能辩解,你说难不难。
  
      他捏了颗樱桃,放向柚柚嘴边,“吃吧,小祖宗。”
  
      向柚柚张嘴接了,嘻嘻嘻的笑。
  
      “还好意思笑,以后注意点听到没,不然还要连累我。”萧穆春抱怨着,眼神却满满都是宠溺。
  
      “听到了。”向柚柚笑着答。
  
      又吃了几个,萧穆春把盘子收了,“喜欢的也不能吃太多,待会儿再不舒服。”
  
      又体贴的问,“困不困,困的话我们先走。”
  
      两个人本来是咬耳朵小声说的话,可是向柚柚一瞥,竟然发现穆丰还有穆羽都笑吟吟的盯着他们俩看,就连萧震都看着他们这儿。
  
      向柚柚顿时尴尬不已,伸手就把萧穆春推一边儿去了。
  
      这些人也真是,都盯着她干嘛呀。
  
      “你们先别走。”穆丰笑呵呵的,“我还有事儿跟柚柚说呢。”
  
      “什么事啊外公,您说。”向柚柚甜甜的一叫,把穆丰乐的眉毛胡子都要跳舞了。
  
      “明天我要去金湾开个会,你跟着我一块儿。”
  
      “我?”
  
      “外公,您让她跟着一块儿去啊?”
  
      向柚柚惊讶,萧穆春也不明白。
  
      就连穆羽都说,“爸,您想让人陪,我跟您去,要不然让您女婿跟着去?”
  
      让向柚柚去什么意思啊,她又不懂这些,而且怀着身孕,出去乱跑不合适。
  
      大楼里人那么多,万一碰到个不长眼的再给碰着。
  
      穆羽担心着呢。
  
      向柚柚肚子里可是两个小宝贝啊,就是出了视线她都心里不踏实,根本不愿意她出去乱走。
  
      “你们?”穆丰哼一声,“你们去干嘛。”
  
      “哎,爸,你不是要人陪吗?谁陪不一样。”穆果不解道。
  
      穆丰摇头,“那不一样,必须柚柚去。”
  
      “为什么?”穆羽疑惑道。
  
      不光她奇怪,宾客们也都竖着耳朵听呢。
  
      想知道为什么必须是她去呢?
  
      本来很多人就对向柚柚充满了好奇,看到穆丰这么温和的跟她说话,还点名非要她跟着一块儿去金湾,更奇怪了。
  
      穆丰要开的会那一定非常重要的,要带也应该是萧震或者萧穆春去才对吧。
  
      “因为金湾以后就是她的了,她不去怎么行呢,趁着明天开会刚好把她介绍给大家,顺便再熟悉熟悉那儿。”萧穆春淡淡道。
  
      穆羽更疑惑了,“爸,您什么意思啊,我没明白,金湾是她的?”
  
      这儿除了白墨和当事人,别人都不知道这事儿,虽然穆羽他们也都看到了穆丰给向柚柚钥匙的情形,可是并不知道那钥匙代表着什么。
  
      所以现在不明白穆丰的话也很正常。
  
      他们不清楚,可是向柚柚却从白墨那里提前知道了,原本还想着跟穆丰确认呢,现在看到他主动提了,她哪里还坐得住。
  
      急忙站起来,拿出钥匙来,萧穆春看她站起来,也跟着起身。
  
      穆羽的交代他可是牢记在心,生怕向柚柚再作出什么风风火火的举动来,害他跟着挨骂。
  
      “外公,我本来想等晚点把这个还您的,”向柚柚把钥匙递过去,“还是现在还您吧。”
  
      穆丰皱眉,“还给我干什么?”
  
      “您这个礼物啊实在实在太贵重了,开始我不知道,后来听白墨那么一说我才明白,这我真不能要,我要是要了会睡不着觉的。”
  
      “你这孩子,”穆丰笑道,“我说过了,我送出去的东西啊从来都不会再收回来。”
  
      “可是……”看他就是不伸手接,向柚柚没办法,干脆放他面前的桌子上,“反正我不能拿。”
  
      “怎么了柚柚?”萧穆春不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把礼物还回去。
  
      向柚柚拉过他,解释道,“这个钥匙原来是金湾的钥匙,外公其实送我的是金湾大厦,我怎么敢要啊。”
  
      “外公……”萧穆春看向穆丰。
  
      送给向柚柚的竟然是金湾大厦,他也没想到。
  
      虽然外公出手一向大方,不在乎钱,不过这也确实太大方了点。
  
      这栋大厦连萧震都从没插手过,就是怕人说他们萧家觊觎穆丰的这个项目,所以他也从不去关注这个项目,刻意避开。
  
      但是他知道金湾从拿地皮到设计再到落成,足足抛洒了几十个亿出去,流水一样的钱花出去,眼看着可以往回捞了,就这么送人了?
  
      就像耗尽心血精心培育的一株苗,终于开花结果,果子成熟可以摘了,却让别人来摘。
  
      就算是萧穆春,也难免不受到震动。
  
      这可是几十亿啊,不是一百万一千万。
  
      外公可真舍得!
  
      “爸,金湾可是您的心血,就这么交给一个孩子你放心啊?”穆羽也问。
  
      她心里明白,虽然是给了向柚柚,其实也就等于给了他们萧家了。
  
      这块地当时是穆丰亲自看的,觉得有潜力,有价值,所以才定下的这个项目。
  
      现在看来确实是个挣钱的项目,可是就这么给了萧家,她那几个哥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毕竟是这么多钱。
  
      不过这么多人,有些话也不好说,不方便问。
  
      穆丰倒是无所谓的态度,“我的东西,我愿意给谁就给谁,我老了,没那么多的精力管理那么多事,不交给孩子交给谁?”
  
      他转眼看着向柚柚,“我看柚柚这孩子不错,交给她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