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时钟游戏 > 第五百五十二章:北方而来的古巫

第五百五十二章:北方而来的古巫

    “破军星在吾军中?而且还是我的近卫?”
  
      “为何之前我未曾发现过他?”
  
      说出来姬重明都惊讶无比,如果说之前东洲关于杀破狼三星的传闻和种种骇人听闻的流言,只是在民间传说的话,自从贪狼和七杀二星出世之后,哪怕是在道门修士和世家门阀的眼中,这三星也堪称是绝对的杀星灾星。
  
      贪狼星命一分为二,一出世天下动荡,大周崩裂,磐州和辕东、辕西、东阳山附近的门派、神祇不知道死了多少。
  
      七杀星金猞儿一路南下,多少门派、世家、神祇遭受其屠戮,门派山门被烧毁一空,世家门阀遭受屠戮,神祇灵境庙宇也被摧毁。
  
      此二者的凶名之盛,之恐怖,天下都为之震惊惶恐。
  
      而同为杀破狼三星之一的破军星虽然还未出世,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其一旦出世,便是大周彻底崩溃之时。
  
      此刻姬重明听闻这破军星就在自己麾下,甚至还就在自己身边,甚至自己都打过不少照面了,姬重明哪里不惊。
  
      不过惊完之后却又是喜,别人恐惧畏怕这破军星,但是他却不怕,身为紫薇星命转世之人,本身就是帝星命格,这破军星若是能够为其所用,其不论是接下来想要攻打黾州还是入关京畿,都是绝对的大助力。
  
      想一想那贪狼星一分为二,双方都能够在那磐州、辕地打的翻天覆地,金猞儿一人几乎差点彻底灭了大周皇朝,这破军星若是用好了,绝对不输于这二者,甚至彻底奠定他的帝王根基。
  
      李仓穿着文士长袍,因为其年轻的面相和冷淡的气质,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官吏更像是个诗仙:“还不能完全确认,破军星此刻依旧在蛰伏时期,其名为薛靖,是山阴郡南怀乡子弟。”
  
      “之前他侍卫在你营帐之外,我来回数次也未曾发觉此人有和不同,前些日或许是命格催发,又或者是机缘巧合,前些日我再来之时,他竟然拦下我,希望我能够向你举荐他,他认为自己有将才,不甘为一持戟小卫。”
  
      “我当时看他面相虽不是什么帝王将相的面相,但也不像是普通人,便随手推演了一下,发现竟然什么都算不出来。”
  
      李仓负手而立,面色流露出了一丝笑意:“要知道,这天机混乱之下,一般道人和修士确实无法推演天机,但是已经当面了,总能够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这什么都算不出来,就已经代表着问题了。”
  
      李仓转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当即便知道,此人绝对是一个拥有星命之人,当时我认为可能是天罡地煞星之中的一位。”
  
      “可回去演算之后,却又感觉不太对,抬头一看,却发现天上破军星竟然若隐若现,我便知道,这薛靖极有可能便是那杀破狼三星的最后一个,破军星了。”
  
      姬重明立刻感觉有了些印象,好像之前见过这人:“原来是南怀乡子弟,怪不得能进亲军近卫之中,为何之前不显山不露水,这不应该啊?”
  
      李仓笑了起来:“不掌军的破军星,能叫破军星吗?”
  
      “他只在你身旁为一侍卫,手下无兵无卒,加上帝星星命压制,哪里能够显露得出来。”
  
      “其一旦掌军,命格气运一激发,瞬间就会形成不可阻挡之势,以破军星之利,率领十万大军天下无人可当。”
  
      “更不要说如今七杀星归天,贪狼星一分为二。”
  
      第二日,在李仓的举荐之下,姬重明召见了这个亲军近卫的持戟小卫薛靖,在考效了一番之后,对方兵马娴熟,而且还熟读了兵法,甚至曾跟随学宫的一位名士学过二十四书之中的几卷。
  
      当场姬重明便以州牧的身份任命其为百夫长外放,在随后攻打黾州的大战之中,其更是在前军的先锋之中,冲在最前面,迎战黾州早就预料到姬重明要对黾州用兵,枕戈待旦的石虎麾下大军。
  
      石虎也是因为天下大乱,龙气溢散形成的龙蛇之一,本身更是三百六十五主星星命之一的伏龙星,其不是排列在最前面的那些贵星、杀星、命星,所以那些下界的仙神瞧不上。
  
      但是普通人间的修行者,又夺不走这样的星神命格,所以这石虎目前在黾州可以称得上是风生水起,颇有一统黾州的局势,在其手下,还有这几位同样激发了命格的煞星。
  
      只是其还未曾真正得势,统一黾州,徵州的姬重明就打了过来,石虎不得不仓皇迎战,以手下四万军卒迎战徵州的十万大军。
  
      其在黎河河畔布下大阵,四万军卒营寨连接成一线,火光绵延数十里,其打定主意想要让徵州姬重明在这里折戟沉沙。
  
      却不想当天夜里,黎河突然冰封百里,整个河面冻得比石头还要坚硬,天一亮徵州的大军就跨过了黎河,石虎的数万大军组成杀阵,浩浩荡荡朝着渡河的大军绞杀过来,但是徵州前军先锋悍不畏死,数千人如同一把尖刀一般组成战阵,高举着凝结血气的军旗。
  
      一战之下,破军星薛靖身先士卒,甚至亲自扛着血旗冲破对方军阵,一战石虎溃逃,二战连下七城,三战石虎便被逼的自刎于阵前战车之上,头被薛靖亲自带了回来,送给了徵州牧姬重明。
  
      当夜,破军星和紫微星同时大放光明,群星黯淡无光。
  
      ————————-
  
      之前大戎王庭的戎兵虽然因为七杀星金猞儿归天和巫神、大巫祭死于罗睺手下退兵到了北方,但是其还拥有北方白州和天阳关重镇,只要再次集结大军和任命将领,就有着再次杀回来的实力。
  
      所以不论是京畿之地的世家门阀和割据一方的豪雄,都对着北方大戎王庭有着莫名的恐慌,甚至埗郡都在担心戎人南下再次打下来,不过这近半年下来,北方不仅仅没有任何动静,在两三个月前,甚至连原本驻扎在白州的戎人大军和巫士、巫祭都全部匆匆撤离回了北地,丝毫没有了南下的意思。
  
      仿佛在北方发生了什么大变故,逼得他们不得不放弃得到手的大片土地。
  
      埗郡尚贤学宫。
  
      “从北方来的古巫?荒古神庙?”
  
      公羊礼年轻的时候也曾游历过北境,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古巫,这些人据说一直居住在寒冷的荒古神山之上,是天下闻名的神魔传承之一。
  
      这荒古神庙来的古巫,公羊礼立刻便知道其实想要干什么的,见过一面之后,发现此番修的不知道是什么道法,不开口也不交流,连神识也不外放。
  
      只是拿出了荒古神庙的信物,然后朝着学宫五圣之首的丰圣拜了拜,公羊礼确定没有问题便带着他去了先圣宫外,求见于丰圣。
  
      还没有进去,到先圣宫外,就看见仿佛咫尺天涯一般的仙术笼罩在他们身上,瞬间将他们拉进了宫内。
  
      丰圣挥手就从哪古巫的手中拿出了一枚影珠,一道道大道真纹从其中流转而出,被其一点,便化为了一副人像。
  
      丰圣看完之后便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常德邀请我去观礼,他此次转世将成为新的北方戎族的帝王,还准备夺取土德真君的命格。”
  
      “好家伙,他这还没有打赢,就这么自信?直接邀请我半年后过去观礼,就不怕阴沟里翻船?”
  
      “我到时候刚好过去看他落败重返上界,那就有意思了。”
  
      而在下面的夫子公羊礼,也终于知道,之前北方戎人大军为何从从撤离,放弃了已经得手的白州,急忙回到了北方戎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