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未来愿景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未来愿景

    不过厉傲并不是一个喜欢打听别人**的人,他虽然好奇,但也仅限于此。
  
      转而提起了另外一件事。
  
      “后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相信那一定不是你做的。”
  
      厉傲的态度十分坚定,反而弄得林梦雅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件事我到现在也是一头的雾水,后尊的死真是让我猝不及防,而且现在我也是因此麻烦缠身。”
  
      在对方的面前,林梦雅并没有做过多的掩饰。
  
      厉傲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说道:“所以我思考了许久,觉得还是要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
  
      “请讲。”
  
      他想了想,斟酌着语句说道:“我好像撞见过几次后尊私会情人……只不过当时我离的也远,并没有看到具体的情景。只是凭直觉,觉得那个人可能是个男人。”
  
      林梦雅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后尊的死,居然还有这样的桃色新闻。
  
      她缓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可看清楚了?”
  
      “我确定那人一定是后尊,但是跟她见面的人我却没见过。”
  
      这倒是。
  
      圣殿的女人本来就稍微少了一些,再加上后尊的年龄气质样貌都与众不同,想要认错,反而有些困难。
  
      “这……”
  
      她迟疑了。
  
      这要怎么说?她也不能跟皇尊提起这件事,否则哪怕是为了尊严,皇尊也会咬死没有此事。
  
      到时候反倒会更加麻烦。
  
      “不知厉公子是在哪看到的?”
  
      厉傲低声回答道:“就在第五层的一个小花园里头,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安静,无意中发现了那个小花园。”
  
      而且之后林梦雅询问厉傲是何时见到的,后者给出的答案,却让她越发惊讶。
  
      竟然是每次后尊不吃晚饭的那一天。
  
      而且时间正好是该吃晚饭的时候。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她手下人明明回禀说,晚饭期间后尊一直关在自己的屋子里。
  
      到时在那之后出去溜达过一阵子。
  
      如果他们两个都没有记错的话,那就是说明后尊每次趁着大家伙吃晚饭的时候,去花园里见那个男人。
  
      “后来我曾悄悄的跟踪过那个男人,不过每一次他都能甩开我,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没有发现我,而是真人形式特别的谨慎。”
  
      这更让林梦雅觉得不可思议。
  
      如此的熟悉地形,说明那个人应该是圣殿里的人。
  
      到说他们之中又出现了叛徒?
  
      如此,那可就麻烦了,他必须尽快的通知龙天昱,让他先行防范。
  
      看着林梦雅眉头紧锁的模样,厉傲不由得有些自责。
  
      “对不住,这件事我应该调查清楚再告诉你。”
  
      林梦雅摇了摇头。
  
      “公子能够替我找到这样关键的线索,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对了厉公子,关于古族的事情,我也思考良久。”
  
      闻言,厉傲露出了一抹苦笑。
  
      “人各有命,生死在天。如果这一次是老天爷要亡我厉家,那我也毫无怨言。”
  
      林梦雅看到他这幅故作潇洒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哪怕是最坏的结果,咱们也得努力。我现在觉
  
      着,如果让厉家还有君家,一直生活在原来的地方,要是有人想暗算你们,只要稍微熟悉里面的情况,就能对你们下手。所以我想着,不如你们先搬出来。”
  
      听到这话,厉傲眼前一亮,随后又摇了摇头。
  
      “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只不过故土难离,而且就算是我说服了家里的那些老人们,可哪里又有适合我们厉家生存的地方呢?一大家子上千人要吃要喝,那些搬不走的田产地产,却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这倒是,银两再多也没有土地来的保险。
  
      只不过林梦雅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厉公子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代表宫家向厉家跟君家发出邀请。”
  
      厉傲眼睛瞪得溜圆。
  
      “宫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件事,我也跟家里人商量过了。如果厉家跟君家想要搬到我宫家封地上的话,让我们自然是欢迎的。”
  
      厉傲却皱起了眉头。
  
      “宫家主你可知道各家封地来之不易,我厉家或者是君家搬到宫家之后,家族里的人肯定不会同意,臣服于宫家,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可实在是使不得呀!”
  
      看着厉傲着急的样子,林梦雅忍不住笑着说道:“你先听我给你解释。”
  
      之后她将自己的初步设想,告诉了厉傲。
  
      “如今的局势你也看到了,不久之后,卫国现行的一些制度会全面崩盘。那一天就是各家纷争,群雄割据之时。除非有一日,会有一个超然的大势力,将各方势力镇压重新组合在一起,到时卫国才会再次迎来和平。”
  
      她这话却震惊了厉傲。
  
      “宫姑娘,你难道是想……”
  
      林梦雅摇了摇头。
  
      “我不是想,而是必须要这么做!”
  
      她必须要让宫家,在这场大混战当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不然他们迎来的只会是更加厉害的压榨。
  
      她这人从不喜欢当失败者,任人宰割,既然如此,那她就只能努力的争取成功。
  
      厉傲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明知道眼前的女子非池中之物,却不想她竟然有如此的宏图伟志。
  
      称霸整个卫国,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宫姑娘,我知道你冰雪聪明,宫家也是实力雄厚,但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
  
      林梦雅点点头,这她当然很清楚。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并不想当女帝,但这个位置也不能落到其他人的手里。
  
      而且她也不想,再让卫国变成一个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国家。
  
      因为她很清楚,在海的那一面还有许许多多的国家。
  
      当年的天朝上国,不也是被西方列强的大炮打醒了几百年美梦吗?
  
      所以她要对卫国进行变革,我也如此才能保证卫国繁荣昌盛,人民不被欺负,都能安居乐业。
  
      况且,她有预感,如果他将所有的麻烦解决掉之后,卫国很快就会来迎来一次人口萧条。
  
      没有了人,人们就需要繁衍生息。
  
      如此一来,稳定和平的环境越发重要。
  
      “我当然知道没那么容易,而且我也没想着让宫家称王称霸,你看我也不像是当皇帝的材料,所以我希望能够跟大家合作。”
  
      之前所做的四泰学院跟大商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学院这样的氛围当中,那些学子们已经渐渐的体会到了脱离家族融入集体,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在外面,他们可以是大家族的继承人,也可以是市井小民的掌中宝。
  
      但是在学院里面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四泰学院的学生。
  
      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四泰学院的荣辱。
  
      在林梦雅有意的培养之下,这些孩子们也渐渐了解到了,协同合作的重要性。
  
      所以他们这代人的身上,家族的烙印,已经渐渐减轻。
  
      只要再过上几十年之后,大家就不再像是现在这样,依赖看重家族。
  
      同时大商会将卫国上下所有的商人,都连接到了一起。
  
      既然都是利益的共同体,那么自然要同呼吸共命运。
  
      如此一来,大家的联系也更加的紧密。
  
      她做这些事,都是从最基本的两个方面来弱化家族的作用。
  
      相信用不了多久,家族将会变成一个精神的信仰,而并非行政区的划分。
  
      到时候,整个卫国国内的交流就会更加的顺畅。
  
      而他们的国力,也会一天比一天强大。
  
      听完了她的初步设想,厉傲觉得自己之前的二十几年,活的浑浑噩噩。
  
      从他出生开始,他就被教育,以后需要为自己的家族的繁荣做贡献。
  
      没有人告诉过他,其实你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你可以去一展抱负。
  
      他被林梦雅描述出来的那个世界所吸引。
  
      如果真的会有这样的国家,那他一定会选择当一个书生。
  
      可那终究只是想象,现实是残酷而冰冷的。
  
      他只是想了想,就勉强压下了心头的火热。
  
      “你的想法虽然很好,但大家都不会同意的。不说别的,一旦像是你说的那样,那所有的家族就失去了对自己封地的掌控权,他们绝不会干。”
  
      林梦雅勾唇一笑。
  
      “可实际上呢,小的家族要依附大的家族,大的家族也要对更大一点的家族俯首称臣。
  
      说来说去,其实大家也都不是毫无顾忌,而是要受到比自己更厉害的势力的管制。
  
      但是这样一来,除非是关系友好的家族,否则那些交恶的家族可能上百年都不会来往。
  
      不管两方有什么好东西,他们也不能互相见识到,长此以往,所有人都会发展的越来越缓慢。
  
      因为没有沟通,就没有改进。到最后所有的家族都失去了活力,大家每天都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循规蹈矩的生活,那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万一有一日比我们更加厉害的势力侵入进来,我们又如何抵挡?”
  
      不得不说,她所说的这些问题,厉傲之前从未想过。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倒是可以理解。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如果不是她在那个文明开化的地方生活过,她也不会想这么多。
  
      厉傲抿紧了嘴,良久之后才郑重其事的说道:“宫姑娘的高见,实在是令我大开眼界。只不过,我要好好的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尽我所能的说服他们。”
  
      那样光辉又灿烂的未来,谁人不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