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百零三章 不得无礼

第一百零三章 不得无礼

第一百零三章不得无礼
  
  语气如此的轻佻无礼,林梦雅用猜的也知道是属于谁的。△¢筆癡鈡文
  
  转过头,果然看到了一身贵族衣饰的胡路南。
  
  只是,看到他跟太子好似十分亲密的样子,林梦雅心头存下了疑虑。
  
  这俩个人,是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亲密的呢?
  
  狼狈为奸,勾搭成性,她可不认为,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昱王妃,好久不见。”
  
  胡路南走到林梦雅的面前,一张脸虽然是笑着,可林梦雅却觉得,他定然是不怀好意的。
  
  转身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丝毫不给胡路南面子。
  
  不论,对方会想出什么馊点子,她都会一一化解。
  
  走着瞧!
  
  “小心一些,这次这次狩猎,听说就是胡天南提出的。灵雎山的守卫,也都是太子的人。”
  
  低沉的叮嘱,让林梦雅的心头,萌生出融融的暖意。
  
  龙天昱总是这样的细心,总是会为她考虑。
  
  点了点头,就算是龙天昱不说,她也会加上十二万分的小心的。
  
  这次狩猎,不仅仅是王公贵族们齐齐到场,就连一些朝中的大臣们,也都带着自己的家眷来了。
  
  林梦雅意外的看到了岳婷姐,一身精白长裙的她,更增添了几分柔弱的美感。
  
  在看到林梦雅之后,岳婷也柔柔的笑了笑,俩个人算是打了招呼。<>
  
  “你很喜欢岳家的小姐?”
  
  俩个人的互动,没有逃过龙天昱的眼睛。
  
  不知为何,每次林梦雅出现在他的身边,他都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看到她在见到岳家小姐的时候,那一瞬间绽放的眼神,他的心头,就略过一抹奇异的愉悦。
  
  只要她开心,他便也觉得欢心。
  
  “她是我未来嫂子嘛,而且,岳婷姐又温柔又漂亮,谁能不喜欢呢?”
  
  林梦雅当然是喜欢岳婷姐的,她已经跟通过岳伯父,跟哥哥取得了联系。
  
  相信,过不了多久,岳婷姐就会跟自己成为一家人了。
  
  “那你也一定会喜欢琳琅的,她也是如此温柔贤惠的女子。”
  
  龙天昱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熟稔。
  
  心头一痛,可林梦雅还是装作若无其的样子,低声说道:
  
  “那我倒是很期待,这位琳琅郡主的到来了。∈♀筆癡鈡文”
  
  抿了一口酒水,可不知为何,这香醇的酒,既然变得如此的苦涩了。
  
  “太子,这一次狩猎,不知道用什么好东西,当彩头呢?”
  
  既然是简单的晚宴,规矩就没有那么严格。
  
  关系不知为何拉近的胡路南,俨然跟太子是一副好兄弟的样子,所以语气,倒是也少了几分拘谨的恭敬。<>
  
  太子的视线,从林梦雅的身上拔了回来。
  
  越是见识过昱王妃的绝色,他就越是觉得,龙天昱那废物,不配得到如此绝色的美人。
  
  可心头,却不得不暂时按捺住了。
  
  “彩头?二王子不说,我差点就忘了。来人,把礼物拿上来。”
  
  有人立刻捧了一只金镶玉的盒子上来,林梦雅好奇的看了看,连盒子都是如此的名贵,怕是里面的东西,更是不同凡响吧。
  
  “这是去年,东海进贡的一颗稀世珍宝,大家,都看看吧。”
  
  太子颇为得意的叫人打开了盒子,只见一颗如小儿拳头般大小的珍珠,静静的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好大的一颗珍珠啊!”
  
  “这么一颗,定然是价值连城!”
  
  周围的人,纷纷的惊叹了起来。
  
  这东西是个稀罕物,一般人当然是没有见过的。
  
  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没有了兴趣。
  
  这颗珍珠虽然不常见,但是实用性不大,这么大的珍珠,就算是带上了,她也觉得累赘。
  
  “你不喜欢?”
  
  看到林梦雅意兴阑珊的样子,龙天昱有些淡淡的好奇。
  
  一般女子,多是喜欢这些寻常的俗物的,可他的王妃,却好似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觉得这东西,还不如小猫小狗来的可爱。<>即便是得到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拿出去炫富。”
  
  这倒是个新奇的观点,龙天昱的心头,顿时生出了一个念头。
  
  “昱王妃,独孤侧妃有请。”
  
  正在喝闷酒的林梦雅,身边突然听到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转过脸去看,却是一张极为眼生的面孔。
  
  “独孤侧妃?”她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想了想,却还是一时没想起来。
  
  “就是太子的那位侧妃,我们在宫宴上见过的。”
  
  耳边,龙天昱的声音,轻轻的提醒道。
  
  林梦雅恍然大悟,可身体,却因为龙天昱忽然的靠近,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僵硬。
  
  “你们侧妃,为何要找我呢?”
  
  林梦雅,努力的想要忽视龙天昱的靠近而带来的反应。
  
  可却徒劳的发现,根本没什么用。
  
  “我们侧妃说了,跟娘娘一见如故,故此想要来亲近一番呢。”
  
  侍女的话倒是提醒了林梦雅,她还记得,在宫宴上,那个紫衣的俏丽女子。
  
  原来,此人便是传说中的独孤侧妃了。
  
  只是,天子跟昱王向来不合的,这女子,为何会独独邀请自己前去呢?
  
  “有劳了,只是不知道侧妃找我,到底所谓何事呢?”
  
  林梦雅起身,跟在侍女的身后出了宴会的大帐。
  
  “娘娘只说,跟王妃一见如故。所以才派奴婢来请王妃的,王妃跟奴婢来就是了。”
  
  侍女倒是推的干净,可林梦雅却只觉得这独孤侧妃死另有深意的。
  
  俩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一顶小帐,里面,也是一身骑马装的独孤侧妃,正好摆了几样酒菜,等着林梦雅的到来。
  
  “侧妃娘娘,昱王妃娘娘到了。”
  
  侍女回了话便退了下去,小帐里,便留下了林梦雅跟独孤侧妃俩人。
  
  “林妹妹,我在这里背下了酒菜,想跟妹妹好好的亲近一番。妹妹,不会怪我无礼吧?”
  
  太子的侧妃跟寻常的侧妃不同,一旦太子登基,侧妃也就是皇妃了。
  
  所以,跟林梦雅姐妹相称,倒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只是这林妹妹——林梦雅心头寒了一寒,难不成,还要有个宝哥哥么?
  
  “侧妃哪里的话,倒是梦雅失礼了。”
  
  林梦雅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落座。看了看这顶小帐,心思有些微动。
  
  “都是自家姐妹,妹妹何必如此客气,不必拘束。”
  
  独孤侧妃温文尔雅的笑了笑,毫无距离感。
  
  林梦雅却倍加小心,一张小脸笑得温和。
  
  “侧妃娘娘请吧。”
  
  “前日我听太子说,那一日,在德妃娘娘的寿诞上,见到了妹妹,可真是惊为天人呢!”
  
  独孤侧妃素手拿起了杯盏,跟林梦雅示意道。
  
  “我不过是萤烛之辉,哪里敢跟娘娘媲美呢?”
  
  林梦雅谦虚的笑了笑,却只是唇碰了碰杯沿,淡淡的说道。
  
  “妹妹的一张小嘴,到是让姐姐我心里十分的欢喜呢。若是妹妹不嫌弃的以后,以后,咱们可要好好的相处才是。”
  
  独孤侧妃的话里,颇有深意。林梦雅心生警觉。
  
  所谓的自家姐妹,那是太子府里的姬妾才该说的话。她是昱王妃,怎么能有如此的说法,实在是荒唐至极。
  
  “蒙*独孤侧妃不弃,梦雅自当会敬重侧妃娘娘的。”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独孤侧妃的笑容不怀好意。
  
  想了想,还是决定早点回到龙天昱的身边比较好。
  
  “娘娘,王爷那里,还需要梦雅去照顾,就不多陪您了,先行一步。”
  
  林梦雅告了罪,想要从小帐回去大帐,可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突然冒出来的侍卫拦住了。
  
  “何必这么早就走呢?不如留下来,陪我多喝几杯吧。”
  
  独孤侧妃的声音微冷,一张脸上,也不在和善起来。
  
  看着林梦雅的眼神,带着些许的怜悯,可更多的,却是无情的嘲弄。
  
  “您这是何意?”
  
  林梦雅也不好撕破脸,毕竟,她孤立无援。
  
  “我是何意?难道昱王妃还不明白么?自从太子见到你以后,便对你念念不忘,想要一亲芳泽。可妹妹就是不肯给太子这个机会。如今,这正是好机会,妹妹,可不要辜负了姐姐的成人之美呢。来人,拿下。”
  
  声音微冷,独孤侧妃完全撕掉了伪善的面具。
  
  太子府里的美人有不少,可能让太子惦念至此的,这昱王妃倒是头一个。
  
  而且,太子也说了,若是她能助太子成事,那太子妃的位置,就唾手可得了。
  
  为了讨得太子的欢心,她已经寻了不少的方法了。这一次,就便宜这个昱王妃了。
  
  “你们做什么?我警告你们,我可是皇上册封的昱王妃!你们若是敢动我,必定不得好死!”
  
  林梦雅并没有如同独孤侧妃预料一般的慌张,也没有声嘶力竭。
  
  镇定的样子,一如她以往的高傲。
  
  “我的好妹妹,你就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太子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定然会对妹妹好的。”
  
  独孤侧妃笑得十分的温柔,一张脸上,完全都是笃定的得意。
  
  这里可都是她的人,林梦雅就算是想要跑,也是来不及的。
  
  “呦,这里还真是热闹,有什么好事,不如也算上本王一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