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在漫威的日子 > 8.天神强化液1

8.天神强化液1


  有了钱的三人,在街上胡吃海喝一顿后,因为第二天还要去酒吧取身份端口,就近选择了一家外观方方正正,看着比较靠谱的暂住点。
  走进自动打开的大门,响起“欢迎光临”合成机械女声的问候,马修不经暗叹“不管哪个世界,果然都是这么物质!”
  前台没有什么美丽的服务小姐,只有正对面金属墙壁上,挂着的显示器,勇度向前每扫一次,就出现-1200数字。(信用点标准值等同于美金价值)
  彼得还算乖巧,跟在他俩身边只是有点沉默,更没有调皮捣蛋,少不更事的模样。
  这让马修十分好奇,彼得这段人生到底经历了什么灰暗,长大后才能变成那种鬼样子...
  房间大了许多,天花板很高,一支荧光灯镶在塑料壳里,紧贴在上面,除了床,沙发等家具,还有像电视一样的机器,最主要的是,尽然还有洗手间,天知道马修多长时间没洗澡了,他兴奋地如同发情的狒狒,飞速冲了进去。
  彼得房间,在不知名机器前,他蹲下身子,把脸凑得很近,随即开始绕着机器仔细观察,先用拳头敲了敲机器外壳,最后皱着眉头又用脚重重踹了两下,材质轻薄的机器被踹开一个大洞...“损坏公共物品,价值4000信用点”机械女声适时想起,吓了彼得一大跳!
  彼得毕竟还是个小孩,在不小心做了坏事后,出现在脑子里的第一想法,就是不能被人发现,所以他竖起耳朵,寻找到墙壁里的发声源后,噼里啪啦又拆了...
  勇度此时刚刚打开端口,一条扣款-10000信用点的消息就弹了出来,让他满脸懵逼,到底发生了什么?
  ......
  “所有你就都拆了?知不知道这得花了多少钱!啊?啊?啊?”莫名其妙没了1万信用点,使得勇度异常火大,彼得低着头站在两人面前,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样,这让马修有点不忍。
  不过既然自己做错事,就得勇敢面对,勇于承认错误。马修没有去唱红脸安慰,彼得必须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最后与勇度商量的结果就是...让他吃一个月廉价的能量食品,补差价嘛。
  安抚星爵回到房间后,马修才出口问道,“你很早就认识那个酒吧老板了吗?”
  勇度一脸狐疑,不知道马修为什么问这个,“我听斯塔卡说过,贝拉在他没成为掠夺者时,就在康特拉夏了,我们只是单纯的交易方面关系。”
  马修像是看穿了勇度的表情,戏谑道:“PY交易吗?”
  “PY?武器还是什么意思?”勇度没有听懂这个词,疑惑回道。
  “算了,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担心,咱们今天赢的这笔钱...”马修本就是模棱两可的,想问问勇度跟贝拉有没有什么特殊关系,毕竟钱来的有点不太正路,可惜连PY这个梗都玩不起来。
  “我们凭本事赢的钱,她就算发现,想要回去连门都没有!再说,我不是还给她了一笔生意嘛!”
  听到勇度大义凛然回答,马修感到一阵错觉,好像是这样没错。
  ......深夜,斯大林酒吧关门后
  “塞西莉亚!请你告诉我!异形蜥今天的盈利会是负9万?你妈怎么会给你取这样的名字?你难道真瞎?”贝拉此时大刀阔斧的坐在异蜥桌旁,纯金属打造的桌子被她拍得一阵晃动,怒不可遏的问道。
  马修此时在这的话,一定认识贝拉对面的女人,正是那位性感的黑美人。
  她此时战战兢兢,杵在那里,神情怜悯,回想半天才唯诺的说道:“对不起老板,相信我...我真不知道啊!”
  塞西莉亚所在的种族很早之前就灭亡了,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灭亡。他们是宇宙中的流浪群体,没有精神,文化,思想,历史,他们是落难的文明,没有母星,没有归宿,甚至没有自由。
  斯大林酒吧没开起来时,她还是属于帝凡集团的矿工,每天干着最累最脏的活,吃着牲口般的食物。直到有一天,贝拉选中了她。
  “好了,一边去,打开记忆投影。”看着塞西莉亚的样子,让贝拉一阵心烦,发不起火来。
  塞西莉亚如释重负,马上操作起机器,酒吧墙角四周几台漂浮的摄像头汇聚在贝拉身前。
  “对比盈利走向,进行回放。”
  几台机器发出绚丽光芒,慢慢地在虚空中呈现出影像,如同钢铁侠的三维立体投影,随着贝拉的话,画面开始不断倒退,直到旁边的数字由红变绿。
  “停!在这里开始正常播放。”
  贝拉双手虚晃,异形蜥桌的视角开始不断放大,然后...马修拉着勇度进入了画面之中。
  “老板这个人,我见过!”塞西莉亚探着脑袋,惊呼一声。
  “我不瞎,可以看到谁在用胸部蹭人!”贝拉不耐烦的挥着手说道。
  不知道塞西莉亚这个种族会不会有脸红的表现,她只是缩着脖子,捏了捏衣角,不忿的想道“还不是为了酒吧”只是这句话,万万不敢说出口而已。
  接下来马修的小动作,被贝拉从屏幕上看的一清二楚,她疑惑的皱着眉头,随着背后指节样的头发开始抖动,几只异形蜥“嗖嗖”跑了出来。
  在贝拉面前,异形蜥竟然不时做出点头,摇头,迷茫不解的神态,像是在做一种外人不了解的交流。
  看着老板陷入思考,塞西莉亚止不住好奇心,问道:“老板,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类人搞的鬼?”
  “应该没错,就是他!异形蜥表现出它们是被控制了。”贝拉神情严肃,嘴里淡淡说道。实际心里却已经充满迷惑,她也只是能做到简单交流,然后经过一些训练后让异形蜥变得更加听话而已。
  塞西莉亚怒道:“可恶,他还装作什么不懂,问我游戏规则!”
  “从投影上看,他确实什么也不懂,今天勇度办理的端口,应该也是给他跟那个小孩的,只是...从外表来看,完全不像参宿七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