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圣魔仙传说 > 第444章:难料的胜败

第444章:难料的胜败


  凡星星还没有反应过来,金豹子林召浚已然跌脚叫道:“糟了,糟了,只顾着看你,却忘了最重要的事了。”说着拉着凡星星撒腿就跑。
  凡星星不明所以,边跑边问:“什么事情,这么急?”
  金豹子林召浚一脸懊悔,说道:“那里是欧阳凝香在比武比赛呀!”
  凡星星不禁莞尔一凝,同时心中却不禁也有了一丝感动,抬眼间向这只结识了短短才两日的朋友看去,刚才在那冷清的擂台之下,看不到他的同门长辈,诸位师兄,却只有这个人在满是东连清门东岭上弟子的台下,独自站在他这一边。
  一阵温暖,从心里缓缓泛起。
  “林师……召浚,多谢你刚才过来看我。”
  正在飞奔的金豹子林召浚愣了一下,放缓了脚步,回头看了凡星星一眼,随即笑道:“呵呵,小事小事,你要是太感动了不如就把红魔雪……”
  “我们还是快走吧!”
  金豹子林召浚身子一侧,摇了摇头,跟着跑得像风一样快的凡星星跑去,嘴里还含糊咕哝了两句。
  二人跑到近处,却见一群一群的连清门弟子已然散开,多数人神色间都颇为激动,彼此间激烈争辩着什么。他们抬头向台上看去,只见台上空无一人,但擂台已是伤痕累累,看来是已经结束比武大赛了。
  金豹子林召浚眼珠一转,拉上凡星星左转右转,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不消片刻,便被他找到了目标——那一群东连清门东岭上的弟子。
  金豹子林召浚连忙靠了上去,那些东岭上的弟子一看是他,都笑了出来,其中凡星星还有些印象的一个高个子年轻人,笑道:“师弟,你不是说必须看欧阳凝香的么,怎么跑得连影子都没了?”
  金豹子林召浚干咳一声,说道:“我这不是,呃,不是有事吗,对了,快说说结果如何?”
  旁边一个浓眉道人说道:“不用说也知道了,有那神物花篮在,就算是长门东岭上的金环兽、银环兽陈氏兄弟也不是对手的!”
  金豹子林召浚十分惊讶,说:“连盛师兄也败给她了么?”
  凡星星在一旁向金豹子林召浚问道:“那个盛一多师兄很厉害吗?”
  金豹子林召浚点了点头说:“是,盛一多是近年来长门中很出色的人物,这次三岭五寨比武大赛他夺魁的呼声也是很高的。”
  那高个子汉子摇头说:“那有什么用,你没看见,神物花篮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蓝光闪了几闪,响了几声,盛一多师兄就败下来了。“说到这里,他似乎意犹未尽,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说了你也不相信,到了最后,欧阳凝香仍然没有把神物花篮拔出花枝还是花蕊。”
  金豹子林召浚呆了一下,说:“那还比试什么,还有谁是她的对手呢?”
  高个子汉子摇头说:“那也不尽然,神物这等花篮,便是不拔出花枝与花蕊也可能见到它的威力与法力不差,倒是那欧阳凝香一身修行道行,却真是了不得的。”
  金豹子林召浚看了他一眼,说道:“崔师兄,你怎么知道的?”
  凡星星看了那高个汉子一眼,心中暗想,这个姓倒是名副其实的,只听那神葫芦崔一圣说道:“我也是听师父宇宙魔王说的。”
  金豹子林召浚惊讶着,说:“我连清门祖师宇宙魔王?”
  神葫芦崔一圣说:“是的,刚才你没来的时候,师父也在这里看,末了嘴里还念叨一句,说是这女子只怕已把太混沌道修到了八卦境界的第八层以上了,便是到了第九层也未可知。”
  金豹子林如浚脸上一下子变了颜色,摸了摸神葫芦崔一圣的额头,以为他是不是头脑发热说梦话,其实宇宙魔王早已圆寂,还有师父的身影出现在擂台之上。林伢子林召浚愣在原地,一时说不出话来,凡星星心中奇怪,只觉得这林伢子林召浚明明从一见面开始就称自己并不在乎比试结果,但怎么看都十分在意。
  这时,远处的钟鼎声传来,以神葫芦崔一圣为道的东连清门东岭上一众道士似乎有人还要比武比赛,纷纷都往声响处走去,凡星星看林伢子林召浚还呆在原地,过去拉了他一下。
  金豹子林召浚突然惊醒,随即笑道:“完了,完了,这下子我们可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凡星星倒是真的满不在乎的,说道:“完了就完了,对了,你不是还没比武吗?”
  金豹子林召浚看了远处一眼,说:“我还没开始呢,不过也该过去了,你呢,准备去哪里?”
  凡星星想了想,说道:“那你有空就过来找我吧。”
  凡星星点头应了一声,二人就此别过。
  凡星星转过身子,往人群另一头走去,听着身边走过的连清门弟子口中大都谈论着刚才欧阳凝香与蛟龙盛一多那一战的事情。找了养天,凡星星终于在西边找到了西连清门西岭上的众人,但远远的便望见圣虚子玲珑道人脸有怒色,面色铁青,凡星星一向对圣虚子玲珑道人十分畏惧,当下偷偷走了过来,圣虚子玲珑道人看了他一眼,便把眼睛转开,连问他结果也不问一下。
  玲珑妻黄莺莺与女孩傲雪还有其他的几位西连清门西岭上的弟子都在此处,只不见了七师兄灵珠陈龙洲。凡星星瞄了众师兄一眼,见女孩傲雪还好,但诸位师兄脸上却满是沮丧,便悄悄问身边的陶正清道:“十二师兄,怎么了?”
  银白猿陶正清看了圣虚子玲珑道人一眼,见他似乎没看着这里,悄声说:“刚才除了七师兄外,我们都有比武,结果只有小师妹一人胜了,大师兄正在生气呢。”
  凡星星呆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黄莺莺站在一旁,见众弟子都战战兢兢的,圣虚子玲珑道人脸色铁青,摇头叹息一声,温和之声对刚回来的凡星星道:“星星,你回来了,结果怎样?”
  凡星星迟疑了一下,低声说:“师嫂,我,我侥幸胜了。”
  黄莺莺似乎是安慰的说:“哦,没关系,输了就输了,就当见识一……”她的声音忽然小了下来,连她自己也听不见了,看着凡星星,惊讶般表情,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众人包括圣虚子玲珑道人都同时回过头来看着凡星星,凡星星脸上一红,但生平第一次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特别是在黄莺莺身边的女孩傲雪惊讶的目光中,感觉到了一丝虚荣般的兴奋,稍稍抬高声音,他看向圣虚子玲珑道人,说:“师兄,师嫂,我刚才,侥幸胜了。”
  众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