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下城的失落 > 章节先行 正重置中的章节

章节先行 正重置中的章节


  某处战场的壕沟中,Z(伍里)正校准着腰间钟表的时间,在擦拭完手中大黑枪后,又是仔细的检查着每个配件。一排排弹夹整齐排列在旁边,弹夹中子弹头的颜色斑斓,红黄绿橙黑。
  “那个新来的,就是你,快去一队支援。”战壕中一位叼着香烟的人对Z(伍里)喊话道。
  “明白。”Z(伍里)提上大枪回答道。
  (PS:此时的伍里正作为NPC联盟会的雇佣军作战,而伍里现在所处的战场已经僵持了许久,对面的叛军暴民团占领了一处城防,现在伍里所在的军团正得到权限命令将其夺回。)
  “听说了么?”旁边的士兵A。
  “你想说对面城楼中的叛军暴民团?”士兵B说道。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士兵A说道。
  “现在谁还不知道?对面城防楼中的叛军暴民团可不是什么普通难民组建成的武装。这战斗力直逼一线作战雇佣兵,肯定是哪个头头想要趁机占领这片空间领域。”士兵C说道。
  “就是,就是,我可是听一伙计说,十二门之间似乎放生了大规模摩擦。”士兵B说道。
  提着大枪的Z(伍里)从三人身边经过,那三个士兵看着Z(伍里),对Z(伍里)说道:“兄弟,你是要上一线?”
  “是的,调令下来,让我上前线。”Z(伍里)说道。
  “哎!”三人都对着Z(伍里)叹息后继续说道:“兄弟有没有什么话需要传达?最近几日颇受你的恩惠,你有什么话就给我们哥仨说,我们若果能苟活,就把你的话带到。”
  Z(伍里)上扬着嘴角,对三人说道:“我确实有些话要对某个人说,但这些话,我还是得亲当面和他说。”说罢Z(伍里)提起大枪,顺着战壕坑道离开。
  ……
  顺着蜿蜒曲折的战壕坑道前行,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
  几具破旧的机甲正防御着一座城防楼中的攻击。
  “支援的人到了没有!”一个脸上有疤痕,穿着破烂装备的人,在狭小的铁皮房中吼道。
  “禀报大人,权限命令早已传达,上面说早已派遣部队支援,但我们这里路途遥远,物资抽调还在路上,所以会有耽搁。”一位传令兵回答道。
  “耽搁?耽搁个混蛋,正牌部队的物资抽调,难道还不如我们地方镇守司?”脸上有疤痕的人有些愤怒的吼道。
  “加芳大人,可不能让上面听见你这样说他们。”旁边的小兵说道。
  “听见?听见了正好,让他们来看看现在的情况,对面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叛乱暴民团武装,墙头上的那些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雇佣军团。要是他们正的完全从这里出去,那我们如何拦得住?我们这片空间领域岂不是成了他们案板上的肥肉?”这个叫加芳的人说道。
  眼前这位十分愤怒的人名叫‘加芳’,是这片空间领域的地方镇守司司长,专职是负责保护这片空间领域的安全。但就在前不久,一伙突如其来的暴民团快速的占领城内。这伙暴民团全副武装,行动果断,根本不像什么普通的暴民团武装,加芳带着手下与这伙人交战,但奈何不是其对手。就在与这伙人交战的过程中,加芳还被对面刺破脸面受伤。
  面对如此情况,加芳下令放弃城防楼,这伙人也趁势攻占城防楼。但令这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加芳是故意让出城防楼,好让这群人进入城防楼。然后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炸掉了城防楼的桥道,将这群人困在了狭长的城防楼中。
  随后的加芳赶紧发送权限信息上报,想要上层调集部队过来将这伙人消灭。
  但权限信息是发送了一波又一波,派遣出的支援部队却迟迟没到。城防楼中的这伙人就开始反扑,加芳率领守卫团利用熟悉地势的优势拼命抵抗。
  “来了,来了。”一位士兵过来向加芳汇报到。
  “是上报的部队来了?”加芳问道。
  “是NPC联盟会派遣来的安度使。”士兵回答道。
  “安度使?NPC联盟会虽然在盘罗大陆势力庞大,但过多的也只是身处后方,这前线的战事……”加芳有些叹息,然后摇头继续说道:“也难为NPC联盟会能关心我们,让他们进入最后一个梯队。”加芳下命令道。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已经站在桌案前,伸手点开权限地圆图,双眼发光道:“这场战斗还真有意思,处在防御位置的人居然在攻击,而处在攻击位置的人是在全力防御。”
  周围的士兵瞬间戒备,加芳看着眼前这个手提大枪的家伙。
  “兄台是……”加芳双眼发光,“NPC联盟会的安度使?”加芳问道。
  “NPC联盟会派遣的安度使-Z(伍里)。”Z(伍里)行礼道。
  “幸会,幸会。地方镇守司司长-加芳。”加芳行礼的同时,也在打量着Z(伍里)。
  “加芳大人气魄非凡,能舍弃城防楼,故意将这伙人引入其中,然后再利用熟悉地势的优势,炸毁唯一的桥道,让其困守其中,如同用坚固的牢笼困住怪物。”Z(伍里)看着地圆图说道。
  “可这并不够,这个牢笼马上就要被怪物给撕裂了。”加芳说道。
  Z(伍里)微微的用手指划着地圆图,然后对着加芳说道:“加芳大人,我有个办法或许能消灭困这只在笼子中的怪物。不知道加芳大人愿不愿意尝试?”
  “说来听听。”加芳看着Z(伍里)说道。
  ……在Z(伍里)一阵诉说后,几片铁皮搭建的屋子中的人全部都直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