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乡村极品神医 > 第2207章 一宗命案

第2207章 一宗命案

之前在城郊的那一场血战,惊动的可不只是整个警局。
  
  可是现在,以一人之力独斗十几人,身中几十处刀伤,手术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差点没死了的正主赵阳,却在手术之后的第六天一个人出现在了警局!
  
  察觉到警员们讶异的眼神,赵阳嘴角上翘,露出一抹微笑,然后便若无其事地走向刑警队所在的三楼。
  
  来到三楼,赵阳找了个办公室敲了敲门。
  
  “诶呦!”
  
  一个警员打开了门,看到赵阳,他忽悠一下把头往后一仰,明显吓了一跳!
  
  赵阳一眼就瞧出当时去救夏冰的时候,这警员也在场,结果自从赵阳进入锁灵阵中之后,他们这些警员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看着这个警员,赵阳说道:“原来是你啊,你们没事了?”
  
  赵阳记得布阵者说过,当赵阳进入锁灵阵之后,布阵者便把这些警员包括刑警队长,都给弄晕了关在了另外一个院子里。
  
  “啊,没事了!”那警员回过神来,立刻说道。
  
  “那就好。”赵阳笑了笑,他的笑容明显有些意味深长。
  
  “嗨!”那警员挠挠头,说道:“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就都晕倒了,醒过来的时候都特么天亮了,我们这些人横七竖八的,都躺在一个院子里。”
  
  “我已经知道了。”赵阳点点头。
  
  “外面是谁呀!”屋里传来一个声音,很快,这个说话的人便来到门口。
  
  一看到赵阳,这人也跟门口这警员一样,被吓了一跳!
  
  整个警局都知道赵阳身受重伤,正在医院趴着呢,没个三五天根本醒不过来。
  
  结果现在赵阳好端端出现在他们面前,哪怕他们这些人身为刑警,胆儿都很壮,却也都像是见了鬼一样,被吓了一跳。
  
  赵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警员,也是跟他一起去救夏冰的警员之一。
  
  当时赵阳和丁磊赶到地方的时候,这俩警员当时都在场。
  
  “你怎么……你怎么……”那警员把赵阳从上看到下,一脸的匪夷所思。
  
  “我怎么来了?我是来做笔录的呀。”赵阳笑着说道。
  
  “不是,你不是差点死了么,我听说在医院好不容易抢救过来的,怎么现在跟没事儿一样?”那警员问。
  
  “你们都忘了,我是医生,当然是自己调理好的。”赵阳笑着说道:“不过我也只是能走走路,要是再让我跟谁动手动脚的,那就不行了。”
  
  “哦,那你的伤还没好。”那警员点点头说道。
  
  “对,还没好。”赵阳笑着说道:“只是看起来没事儿了。”
  
  “行,那你快进来吧,哎呀,本来我们几个这两天想买点水果罐头啥的去看看你的,没想到你主动过来了,这么的,晚上我们刑警队请你吃饭。”那警员一边说,一边把赵阳请进了办公室。
  
  这警员的口气十分客气,而且话语中似乎还透着感激,赵阳还从来没见一个警员跟他说话这么客气过。
  
  “你们太客气了。”赵阳笑着说道。
  
  “诶,这是应该的!”那警员正色道:“我们这么一大帮子人跟你一起去救夏局,结果都没帮上忙,莫名其妙就被搞晕了,要不是你,夏局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这夏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们这些人就算平安回来了,也都得受处分!而且夏局那是什么背景?以后我们要是想升个职啥的,肯定是上天无门了!这辈子呀,是没指望了!”
  
  “这事儿吧,其实不怪你们。”赵阳笑着坐到这警员的办公桌对面,看着这警员找出笔录本。
  
  “咱们就简单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捋一遍,反正你这肯定是正当防卫,这肯定是没跑的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就行了,这笔录只是为了定那些暴徒的罪,那些家伙都特么该死!”警员咬牙切齿地道。
  
  “其实那里面有三个人,后来被我策反了,是有可能会帮我的,只是没帮上忙。”赵阳说道。
  
  “他们的事儿你不用管,这些混蛋刚放出来没几天,竟然被买通了,敢绑架警局局长,他们一定会被从重处分的!”警员恨声说道。
  
  接着,这警员便给赵阳做了笔录,很快,陆续有几个警员走进办公室,见到赵阳都愣住了。
  
  等做完笔录,赵阳又跟他们坐在一块吹了会牛,然后便有一个警员对赵阳说道:“对了,这两天你们李家村出了个命案,你知道吗?”
  
  “命案?”赵阳眉头一皱,问:“什么命案?”
  
  “这事儿说来也奇怪,我不妨说给你听听。”那警员神秘一笑,说道:“这案子从下面提交上来的时候,我根本不信,所以我们几个昨天就跟着你们那的派出所肖所长一起过去了,
  
  我们到了现场一看,情况跟下面反映上来的一模一样,让我们没办法不信。”
  
  这时候,另外两个警员也都点点头,说道:“这事儿太蹊跷了,我们实地看过之后,都想不通这人是怎么死的。”
  
  “你们还是把事情跟我说说吧,这么吊着我胃口,也太不厚道了。”赵阳笑着说道。
  
  “行,那我就直奔主题,昨天早晨我们接到肖所长的电话,说你们李家村有一个人死在家里了,但是奇怪的是,这个人明明死于他杀,可是他死的时候,家里的门锁是反锁的,窗户也都是从里面锁死的,可以说是一个完全密封的房间,可是呢,这人就这么死了。”那警员说道。
  
  听到这里,赵阳点点头,说道:“这人是怎么死的?”
  
  “是腹部中刀,一尸两命。”那警员说道。
  
  “怀孕的女人?”赵阳惊讶地问。
  
  “没错。”那警员点点头,说道:“死者是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不过这孕妇很倒霉,她之所以晚上一个人在家,是因为她丈夫失踪了!”
  
  “她男人失踪了?失踪多久了?”赵阳问。
  
  “失踪大概一个月了。”警员说道。
  
  赵阳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么,这个孕妇死在家里,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比如说钱啊,首饰,手机什么的。”
  
  (本章完)(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