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乡村极品神医 > 第1210章 有口难言

第1210章 有口难言

到现在为止,酒厂已经积累了将近两个亿的利润!
  
  这些钱目前都存在农行,这简直要把农行的相关负责人给乐抽了!
  
  另外村里最近也没闹出什么事儿来,李家壮在牢里老老实实蹲着,他妈则已经搬出村子,在监狱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租了个房子,以便能经常去Щщш..lā..
  
  至于樱桃和小月,她们两个这几天则在县里做家教打工。
  
  听说她们两个跑去干这个,赵阳真是有些无语。
  
  家里根本不缺钱,用得着勤工俭学么。
  
  可老爹说,她俩的意思是给自己找个事儿做,省得一天在家无所事事。
  
  诊所最近一直处于关门停业之中,她们呆在村里确实没什么事儿干。
  
  最近苏小月一天一个电话给小美打着,表面上看起来是闲聊,实际上都是想赵阳是否回来了。
  
  可是让小月给赵阳打电话,她又不肯,怕影响到赵阳。
  
  听了小美的话,赵阳也真有点想小月了。
  
  席间,赵阳本来想让张袖儿休息几天再重开医馆,可张袖儿却一天都不想等,让秦夕秦岚两姐妹明天早晨八点到医馆正常上班。
  
  这几天把秦夕秦岚两姐妹闲坏了,听说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全欢呼雀跃不已。
  
  对于一些女孩来说,恨不能整天在家玩手机,而她们两个却不喜欢这样,对于她们来说,每天在医馆工作,既能学到东西,还能帮到别人,这样活着才有意义。
  
  赵阳见张袖儿执意要这样,也就不反对了。
  
  “阳哥,多亏你和袖儿姐平安归来,要不然我和岚岚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姐姐秦夕看着赵阳说道。
  
  “是啊阳哥,我们真怕你和袖儿姐在外面出事,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总是做噩梦,昨天晚上夕夕睡着睡着,一下子就坐起来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梦见你出事了……”秦岚跟着说道。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们阳哥是谁,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出事。”看着这对聪明可人,妩媚可爱的姐妹花,赵阳笑着说道。
  
  “诶,你们阳哥这话可没说错,这小子简直就是神人,奶奶的,以通灵境中阶水准……”
  
  李三叔话刚开了个头,便被赵阳打断,说道:“三叔,她们不懂。”
  
  “哦……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李三叔苦笑说道。
  
  道者是不能轻易透露道者世界的事情给普通人的,这是道者们约定俗成的规矩,说出来只会被认为是疯子,徒然增加普通人心中的困惑,像张袖儿这种被牵扯进去的人倒是没办法。
  
  “哎呀,我想樱桃了!”
  
  说着,赵阳拿起电话,给樱桃打了过去。
  
  “喂,哥!”樱桃甜美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十足的激动。
  
  “嗯,是我。”赵阳笑着说道。
  
  “哥,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樱桃忽然又很生气地道。
  
  “我不给你打,你可以给我打嘛。”赵阳笑道。
  
  “我给你打了啊,可是你要么就没信号,要么就关机。”樱桃无语道。
  
  “呃,对了哈!”赵阳忽然想起来黑蛊寨那片区域是没信号的,而且他在那片密林中就走了一天,手机也没电了。
  
  “你现在在哪,怎么样了?”樱桃急忙追问道。
  
  “我现在在村里跟大家一块吃饭呢,你袖儿姐也回来了。”赵阳笑着说道。
  
  “啊——”樱桃拉了个长音,说:“你回来啦!”
  
  “是啊,现在就差你和小月了,你俩去县里做家教是几个意思,是不是嫌你哥穷,供不起你们上学啊?”赵阳凑趣道。
  
  “不是——”
  
  樱桃又拉了个长音,撒娇似得道:“这不放假闲着没事儿么,本来想在诊所帮工,可是袖儿姐又被劫走了,诊所关门,我们两个在家里急得发慌,有帮不上什么忙,就像找点事情做,分散分散注意力,对了,袖儿姐她还好吧?”
  
  “还好,目前看起来是个全乎人儿。”说着,赵阳笑看了张袖儿一眼。
  
  “光是全乎人儿不行啊,她被劫走了,有没有被……”说到这,樱桃欲言又止。
  
  “你这丫头,思想怎么这么复杂,她被一个老太太和老头子劫走,当然没有被……”
  
  说到这,赵阳见所有人都瞅着他,老爹赵一山更是眉头紧皱,他登时知道自己逗比了,急忙住了口。
  
  “哥,你想到哪去了,我是说袖儿姐有没有被虐待,吃不饱,穿不暖什么的。”
  
  说完,樱桃咯咯笑了起来,如果赵阳站在她面前,便会看到她一脸奸笑,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樱桃,你就耍你哥吧,对了,小月呢?”赵阳问。
  
  “小月啊,她还没回来,在外面做家教呢,我俩在县里租了个房子,我也是刚回来。”樱桃说道。
  
  “你俩就是闲得没事儿找事儿,现在的小孩多难伺候啊,你俩小心点,可别吃了亏。”赵阳叮嘱道。
  
  “你就放心吧,我俩做个家教,能吃什么亏,既然你回来了,等我俩做完了这几期家教就回去,过了年也不继续做了,等开学再走。”樱桃笑着说道。
  
  “行,那我过几天去县里看你们。”赵阳说道。
  
  “啊?真的?”樱桃难以置信地问。
  
  “真的啊,我过两天得去县里办点事情,顺便看看你们。”赵阳笑着说道。
  
  “那咱们可说好了,不许言而无信!”
  
  说完,樱桃又补充了一句:“我让小月洗干净了等你哦!”
  
  “你这丫头,一天没个正形!”赵阳笑骂道。
  
  “好,挂了哈!”说完,樱桃便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赵阳便注意到老爹眼神有些不对,知道他还生气刚才自己口不择言。
  
  然而,自己这纯粹是上了樱桃的套,真是有口难言,吃了个哑巴亏。
  
  于是他只好说道:“爹,我说错了话,罚酒三杯!”
  
  说完,赵阳连干三杯白的,老爹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行了行了,你慢点喝。”老爹说道。
  
  “爹,你看,还是你心疼我,酒都不舍得让我多喝。”赵阳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