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乡村极品神医 > 第202章 赵氏医馆!

第202章 赵氏医馆!


  吃过了饭,两女把赵阳送到街边,俩人一边一个挎着赵阳的胳膊,有些失落地道:“真是不想就这么放你回去呢。”
  “没事儿,过一阵子我还得来市里,到时候我再联系你们。”赵阳安慰道。
  “你还会再来市里么?”孙晓丹问道。
  “会啊,我妹妹和我童养媳都在这呢,我得时不时的来看看,再说你们去县里的话,也可以联系我。”赵阳笑道。
  “童养媳……”孙晓丹默默念了这三个字,登时又咯咯笑个不停。
  “笑什么,本来的事儿嘛。”
  “你这个人脸皮可真厚!”孙晓丹笑道。
  “那是,不然怎么泡妞啊,”说着,赵阳把两女都搂紧了,左右一人亲了一下。
  这会是在校外,周围都是人,两女被赵阳偷袭,猝不及防,立刻羞红了脸,掩饰似的把脸埋到赵阳怀里。
  “好啦,我走了。”赵阳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诶,那你什么时候再来市里。”孙晓丹追问道。
  “嗯,看情况,不会太久的。”赵阳笑道。
  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赵阳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扭头对两女说道:“想我就给我打个电话!”
  “嗯!”两女同时点头。
  出租车很快开走了,李莉和孙晓丹站在马路边望着远去的出租车,互相看了一眼,这才有些失落的转身进了校门。
  ……
  当赵阳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了,下了客车还要走几里地才能到村口,赵阳总觉得这也太特么麻烦了。
  “等以后有钱了,一定给村里修修路。”赵阳想道。
  还没到村口,赵阳离了老远就看到老爹赵一山正站在村口。
  不用说,老爹这是在等他呢。
  赵阳心里一热,便快步向村口走去。
  “爹!”等走的近了,赵阳高声叫道。
  赵一山抽着旱烟,等在村口已经不知道多久了,当他看到赵阳的身影出现的时候,一双略有些苍老的脸膛泛起了微笑。
  “爹,等半天了吧?”赵阳一路小跑走到老爹面前。
  赵一山没点头,也没摇头,问道:“路上还顺利吧?”
  “顺利!”赵阳笑着说道。
  “好,走。”赵一山转过身去。
  “爹,我在市里买了点熟食,都是你最爱吃的猪头肉,酱牛肉,猪耳朵什么的,我让出租车司机领我买的,我排了整整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真把我腿都给站直了。”赵阳亮了亮手里的塑料袋,说道。
  “好,咱爷俩回去好好喝一杯!”赵一山笑呵呵地道。
  樱桃这一走,赵一山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了,赵阳能感觉得出来。
  估计当年自己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老爹的心情也一定不会好,甚至只能更糟。
  毕竟樱桃是去上大学,是喜事,而自己当年被赶出门去……真的像是一条丧家之犬。
  吗的,这件事早晚有个了断!
  “赵阳啊,咱们先去诊所。”赵一山说道。
  “别去了吧,这都几点了。”赵阳说道。
  “你昨天不在,诊所变样了,我领你去看看。”赵一山兴致浓浓的说道。
  “我这才走了不到两天啊,能变成啥样?”赵阳愣然问道。
  从赵一山的语气和表情上能看出,这“变样”只能是好事,可是至于什么好事,赵阳却想不出来。
  想把一件东西毁掉,时间可以很短,可是要想让它变得更好,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去了你就知道了。”赵一山吧嗒了一下烟袋锅子,笑呵呵地道。
  “行,那咱就去看看。”赵阳点点头。
  离了老远,赵阳就往诊所那边瞅,门口明显挂了个歇业的牌子,赵阳不在的这两天,张袖儿只负责登记病号安排时间,同时继续在门口给酒厂招工。
  李家村的人口基数在这摆着,村里村外的一时之间想要招个三四十人,还真不好凑。
  毕竟赵阳对工人是有要求的,要能干活,人品好。好吃懒做,屁事儿多的歪瓜裂枣一概不要。
  这叫宁缺毋滥。
  “看到没?”赵一山笑呵呵地道。
  “看到啥呀?”赵阳挠挠头。
  “你往上面看!”赵一山拿烟袋锅子朝上一指。
  赵阳顺着烟袋锅往门梁上一看,我靠!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之下,赵阳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只见一块古色古香的牌匾高悬在诊所上方,而本来那块毫不起眼,甚至可以称得上粗糙的牌匾已经被替换掉了!
  离得远,赵阳有点看不清楚,等到他走进了往上一看,我去,“赵氏医馆”!
  没错,那古色古香的牌匾上雕刻着四个苍劲有力,仿佛古朴天成的四个大字:赵氏医馆!
  “这名讲究啊!”赵阳叹为观止地看着。
  “怎么样,气派吧?”赵一山走到近前,笑呵呵地道。
  “气派啊,真是太气派了!”对于这块匾,赵阳满意得简直不能更满意了!
  “赵氏医馆,这可比你之前的那个什么‘诊所’强百套去了。”赵一山笑呵呵的道。
  “那是啊,根本没法比,你瞅这匾,本来我觉得之前那块匾比不上村长赔给咱们的这扇门,现在真是配套了,齐活了!”赵阳非常满意地点点头。
  “这下你小子又觉得这门配不上牌匾了吧?”赵一山笑道。
  赵阳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说;“不,就这样了,挺好的!这包子好吃它不在褶上,对不对?”
  “说的对!”赵一山抽了口烟,点点头说。
  “现在咱这门面是真有了!不过,爹这匾是谁给咱安的?”
  这么好的一块匾额,它总不能是自己飞上去的。
  “嗯,这事儿还是昨天袖儿这姑娘跑到咱家来告诉我的,你记不记得上个礼拜县里来了俩人,那小姑娘今年七岁,眼看瞅着马上要上学了,可是这嘴巴一直说不出来话。”赵一山道。
  赵阳想了想,立刻说道:“记得记得!”
  赵阳心说这要是别的毛病或许我记不得,可是这小姑娘这毛病比较特殊。
  然而赵一山这会却不说话了,一双眼睛中透出明亮的光,似乎是让赵阳仔细想想。
  

Ps:书友们,我是寂寞观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