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乡村极品神医 >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野花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野花


  没干过,胆子就小,赵阳多少还算得上人畜无害。
  再说他一直把樱桃当亲妹妹看,乱抡的事不能干。
  赵阳突然想起在车上遇见的那个杏湖村村花苏小月。
  三个女孩比起来,樱桃像是个含苞待放,还没有完全长开的花骨朵,处处透着青涩的味道。
  张袖儿则是一个妩媚,很有女人味的少妇,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撩人的风姿,这种感觉,更让人意动。
  而苏小月则是那种邻家女孩,清新自然,像是山上开得最好看的花,让人情不自禁想去采摘。
  如果脱开一切关系,让赵阳选,赵阳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选择谁。
  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赵阳躺在另一边胡乱想着,那边樱桃一动不动,过了好半响,突然忍不住问道:“哥,你怎么还不睡。”
  “哥想你呢。”
  赵阳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把樱桃弄没电了。
  从小到大,赵阳和樱桃无话不说,什么都不避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然而他脱口而出的话,在这种环境中却显得有些暧昧。
  这种感觉是俩人之间从来没有过的。
  不知道是因为三年不见,还是老爹之前说的话,让俩人之间产生一种比亲情更复杂一点的关系。
  这种关系的萌芽已经种下,似乎也已经开始生根了。
  赵阳发觉气氛不对,干笑两声,问:“你怎么知道哥没睡?”
  “我就是知道!”樱桃道。
  “怎么知道的,说说呗?”赵阳道。
  “不告诉你!”樱桃道。
  “那你不说,我可要猜了。”赵阳想了想,道:“难道说我们很有夫妻缘,竟然可以心意相通……”
  听到这里,樱桃不等赵阳说完,立刻嗔道:“什么呀,你一睡觉就打呼噜,现在没打,当然是没睡着了!”
  “哦,是嘛,我打呼噜?”赵阳摸了摸鼻子,像是有点不相信这事儿。
  “也就是你自己不知道!”樱桃嘟嘴道。
  赵阳刚离家那会,樱桃还真有点不习惯。
  睡不着,赵阳就开始讲过去三年发生的事情,樱桃侧过身来看着赵阳,静静听着。
  不知不觉的,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又拉进了,就像赵阳三年前没走的时候一样。
  卸下心里的防备,樱桃很快就睡着了,赵阳自己说得兴高采烈,哈哈大笑着一扭头,发觉樱桃已经闭上眼睛,睡得沉了。
  这丫头,到底是被哥的呼噜声磨练过,这都能睡着。
  第二天一早,赵阳一家三口来到后山赵阳娘的坟地。
  坟地周围林木茂密,郁郁葱葱,赵阳站在娘的坟前,似乎周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异感觉。
  赵阳不会看风水,只是从师父的那本包罗万象,比两块砖头加起来还厚的古书中粗略看过一些,站在这里,他感觉十分的神清气爽,其中感觉难以言喻。
  这时候,赵一山说道:“我和你娘打小就认识,经常上山采蘑菇,采野花,挖野菜什么的,有一天你娘在这发现了一朵野花,长得特漂亮,就摘下来丢到野菜篮子里带回了家。
  过了几天,花谢了,你娘采蘑菇路过这,发现竟然又长出了一朵野花,还和之前那朵一模一样,你娘一高兴,就又采了回去……”
  “过了几天,花儿又谢了,娘又在这里发现了一朵野花……”这次不是赵一山说的,而是樱桃说的。
  樱桃说道:“爹,这个故事你都说了十多年了,你难道不觉得是你们之前只发现了一朵,而没发现其他的吗,花儿怎么会长得那么快,几天就长出一朵。”
  “樱桃,当时爹也和你是一样的想法,所以爹后来自己上山来仔细地找,除了这个地方之外,一朵也没找到。”
  赵一山望向远处,目光变得无比温柔:“事情这么怪异,一般人也许会被吓到,可是你们的娘却说这里有灵气,她死了之后要埋在这里,和这朵花儿永远相伴……”
  说到这里,赵一山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一扭头,猛然发现赵阳蹲在那朵花前面,正伸手摆弄着。
  赵一山连忙跑过去,怒道:“赵阳,你干什么,说了多少遍了,不让你弄这花儿!”
  “爹,你不是说这花拔了还有吗,我拔一支回去研究研究。”
  如今赵阳对于奇花异草十分了解,然而眼前这支紫蓝色的花儿,却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或许它不可以入药,所以师父的那本古书里才没有记载。
  “不行,你娘拔了它长,万一你小子拔完了不长怎么办?”赵一山气得吹胡子瞪眼,死活不让赵阳动那花儿。
  “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要是长,谁拔它都长,怎么可能我娘拔没事,我拔就不行呢!”赵阳不依不饶地道。
  “就是不许你小子拔!”赵一山倔劲儿一下就上来了。
  “行,不拔就不拔,看把你给急得!”赵阳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目光却再次落在那花儿上,掏出手机拍了个照,打算回头给师父看看。
  “赵阳啊,你记得,就算以后爹死了,你也不许拔它,这关系到咱们老赵家的风水,你大难不死,因祸得福拜师学艺,可都是托了它的福!”赵一山叮嘱道。
  赵一山说得这么郑重其事,赵阳哼哼了一声,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赵一山扭头对樱桃说道:“樱桃,以后你给爹看着赵阳,不让他拔!”
  “我哪能看住哥啊,我又不是他的跟屁虫。”樱桃撇撇嘴道。
  “你必须看住他,这小子我清楚得很,万一我不在了,他肯定又打这花儿的主意!”赵一山道。
  “爹,我就是想弄明白,这花是怎么可能拔了几天就长出来的。”赵阳怪笑道。
  “你研究它做什么,你不相信爹和你娘?”赵一山道。
  “信,我太信了,小时候的鬼故事都是你给讲的,我能不信吗?”赵阳笑嘻嘻地道:”爹,咱是来祭拜娘的,别让娘不高兴。”
  “你知道就好!”赵一山哼了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