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20章 真相只有一个 下

020章 真相只有一个 下

“看这里。”没有给众人提出疑问的机会,兰洛斯来到门口的位置,蹲下身指着那片焦痕的边缘,“虽然很模糊,但很容易发现,死者的左手掌心向下,也就是说,他的尸体是躺在地上的。”
  
  “没错。”点了点头,作为第一批进入现场的人,洛萨确定兰洛斯判断的同时,接着补充道,“另一具尸体则是瘫坐在窗口旁边。”
  
  “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房门没有上锁,对吧?”
  
  “是的,平时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锁了门的,但昨天清洁房间的仆人发现敲了门没有人应,所以就下意识尝试并成功打开了房门。”
  
  “显而易见,有人在哈格拉两兄弟待在一起的时候造访他们。”
  
  “哈格拉在确认对方不会打扰两人商议的前提下,打开了门并转身回到房间内。”
  
  “与此同时,客人从背后发起了致命攻击。哈格拉当场死亡,尸体由于惯性趴在了地上。”
  
  “而另一边,虽然作出了反应,但哈加林显然也没有料到来客会发起攻击,仓促之下,甚至连使用传送卷轴都无法做到。”走到窗台边,兰洛斯指向墙角被烧灼了一半的未曾打开的法术卷轴。
  
  “但哈加林并没有束手就擒,面对袭击,他应该是第一时间做出了防护,这也是为什么整个房间会如此混乱的原因。”
  
  “可对方的实力显然远远超过了这位大法师,火焰法术直接击溃了他的防护,并将他的尸体摔在了墙角。”
  
  “但火焰法术并不是最适合解消防护的法术,凶手显然是习惯成自然,并且极具信心。”
  
  看着墙角的焦痕,兰洛斯默默摇头,随即强调似的说道:“哈加林的反抗甚至连一丝的求援机会都没能争取到。”
  
  “综上所述,我基本可以确定凶手的特征。”很快结束了自己的猜想,兰洛斯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艾格扫过,随后默不作声地定格在了麦迪文的身上,“哈格拉的熟人,法师,咒法或塑能大师,半步传奇甚至就是传奇级施法者,以及……”
  
  顿了顿,兰洛斯深深吸气,空气中熟悉而混乱的不详魔力缓缓涌入了他的身体:“熟悉邪能。”
  
  “为什么现在我反而更怀疑你了?”艾尔达苟萨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不过兰洛斯知道,对方这并不是给自己拉仇恨,而是在给自己洗脱嫌疑的机会。
  
  “在达拉然相处这么久,你了解我的,虽然我有能力在背后给予哈格拉必杀一击,但哈加林想要逃跑或者求援,我是没有能力及时限制他的。”
  
  “而且我所掌握的力量,不足以悄无声息一击击溃一位八阶防护大师的护盾。”
  
  “他说的对。”出人意料,首先表示对兰洛斯赞同的,竟是一旁的麦迪文。
  
  见众人用复杂而惊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麦迪文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
  
  “如此手法,的确不像是他的作为,毕竟他一向都喜欢闹出大动静。”这话虽然是在帮助兰洛斯,但是在后者听起来,却十分不是滋味。
  
  “凶手很有可能已经混进了暴风要塞,或者是暴风城。”
  
  洛萨忍住了一声咒骂,紧接着问:“你的意思是一个拥有轻松击杀两名大法师能力的施法者,此刻正在城里逍遥法外?!”
  
  没有多说什么,麦迪文只是凝视着对方郑重点头。
  
  “该死。”恶狠狠地咬牙,洛萨连忙冲出了房间,“马迪亚斯,让军情七处动起来,给老子赶快找到他!”
  
  “你,还有你!通知下去,调遣搜查队,挨家挨户给我查!”
  
  “其他人都给我把守住暴风要塞,从现在开始,皇家区域,禁止闲杂人等进出!”
  
  尽管洛萨几乎带走了所有的卫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这样放过了兰洛斯。他跟麦迪文的关系,足以通过后者的一个眼神交流明白一切,麦迪文会替他看好这个精灵。
  
  “很好,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黑袍法师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肩膀上的鸦羽,看似不经意的话使得兰洛斯如遭雷击。
  
  谈?怎么谈?未经许可擅闯私人领地虽然称不上重罪,但是可以完全交由领主随意处置。更何况麦迪文跟莱恩国王私交甚好,如果真要对簿公堂,兰洛斯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恕我冒昧,尊敬的守护者。”等到一众卫兵的脚步声消失在耳畔,唯一没有跟着离去的艾尔达苟萨走上前来,也不知有意无意,恰到好处地解除了兰洛斯的尴尬处境。
  
  “我是提瑞斯法议会高阶议员,你可以叫我艾尔达。”
  
  “我对你们的了解,远比你们预想到的要多得多,艾尔达苟萨。”转过身来,麦迪文依旧一副斜眼看人的模样,直截了当地点明了对方的蓝龙身份。
  
  而这一幕,让兰洛斯的视线再度无声无息地回到了黑袍法师身上。
  
  如果只是厌恶,麦迪文可没有必要去了解提瑞斯法议会。在艾格文给予的压力之下,麦迪文一直在学习如何掌握守护者之力,如何对抗燃烧军团,再加上派对消遣,他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去了解议会的现状。
  
  果然,议会不只是上了他的黑名单,很有可能已经列入了敌对目标……
  
  “你对我们存在很大的误解。”艾尔达苟萨虽然不喜麦迪文这般姿态,但守护者对于议会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她也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我们的目标都是为了防止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成为敌人。”
  
  “况且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如果加入……”
  
  “不。”依旧那么果断,麦迪文冷冷瞥了一眼艾尔达苟萨,抬脚便朝着门外离开,“我一个人就够了!”
  
  望着守护者的背影直至对方消失,兰洛斯不由得松了口气:“我还在想怎么摆脱他呢,真是得谢谢你。”
  
  “你是在笑话我吗?”身为蓝龙,艾尔达苟萨收到的拒绝可谓是屈指可数,如今麦迪文如此不给面子,她自然是无比恼火,兰洛斯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而后者的反应也很及时:“咳咳,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
  
  法师区最不起眼的角落,茂密的梧桐和榆树几乎将这幢建筑给完全掩盖。门前的招牌随风摇晃,生锈的铁链和合页因为不断的摩擦传出一阵又一阵尖锐细小的声音,如同某种幼兽的悲鸣。
  
  而这,成为了旅客唯一的指路牌。
  
  已宰的羔羊,暴风城最神秘也是最人迹罕至的旅店,神秘到什么程度?即使是常年居住在法师区的人都不一定听说过这个名字。
  
  踏入大门,整个旅馆的陈设几乎一览无遗。略显狭窄的大堂簇拥着几张老旧的桌椅,从大堂一直到厨房的位置紧挨着三个客房,吧台里仅有的一位侍从面对来客,根本连头都不抬一下,自顾自擦拭着手中的酒杯。
  
  这样的服务,也难怪没有客流量。
  
  打量着这个简陋的旅店,兰洛斯顿感槽点满满,然而不等他开口,艾尔达苟萨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直到兰洛斯紧跟着走近才发现,原来在厨房入口的旁边,一个幽暗的狭小通道被布满灰尘的帘帐堪堪掩盖。
  
  “你如果是找我约会的话,会不会太简陋了点儿?”眨巴眨巴眼睛,兰洛斯饶有兴致地打趣道。
  
  然而相比他这个议会‘新人’,艾尔达苟萨非常明白哈格拉两兄弟的死,对于现在的提瑞斯法议会打击有多大。
  
  她可没有跟兰洛斯打情骂俏的心思:“这种时候我可笑不出来。”
  
  “我知道你很讨厌他们两个,我也是,但他们为艾泽拉斯做出的贡献,是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媲美的,包括你。”
  
  “他们有权得到尊重。”
  
  闻言,兰洛斯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短暂的沉默,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抱歉。”
  
  的确,不管这两位大法师品行有多么不讨喜,他们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艾泽拉斯的事情,甚至恰恰相反。身为防护系大师,他们在阻止燃烧军团进入这个世界的行动上,绝对称得上是中流砥柱。
  
  不提对队友的保护,对付恶魔最有效的法术,放逐术,正是防护系的招牌法术。
  
  然而现在,两个最具功能性的中坚力量无故惨死,提瑞斯法议会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很好,看来人都到齐了。”
  
  向下的螺旋通道一直走到尽头,一个环状的昏暗空间随即出现在眼前。昏黄的烛火勉强照亮地下室,却始终无法驱散其中的潮湿阴冷。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侏儒大法师,依旧小巧的身材,依旧一袭简朴长袍,依旧和蔼可亲的微笑。没错,正是马格纳斯·法力风暴。
  
  而在他的身边,不仅有维林、艾瑞安妮,还包括一名面带疤痕拥有银白色发须的男性高精。
  
  肯瑞托的代表,克拉苏斯。
  
  至于其他人,安东尼达斯贵为城主,不可能为了这种琐事亲自操劳,茉德拉也不会参与这种有极大可能惹怒守护者的任务,德雷登不擅外交,克尔苏加德人缘极差。凯尔萨斯更是典型的种族主义者,因为这次任务主要是跟人类有关,兰洛斯甚至不只一次被对方批斗。
  
  同时,地下室最阴冷的角落里,靠墙站着一位满面胡渣正遭遇秃顶危机的中年男子。一个陌生人,但兰洛斯认识他背后的那柄法杖。
  
  仅有普通短剑般规模的杖身,一块块永恒不化的寒冰模糊构建起一个比杖身还要长的箭头。仿佛连时空都能冻结的温度,这种能够跟斯多姆卡和艾露尼斯媲美的气息……
  
  黑檀之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