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那我们就去吧

第二百九十四章 那我们就去吧


  因拓跋敖犯了大罪,所以葬礼倒也办的简单,事情由马绣操办,刘希也得了半日的空闲。
  这是刘希所想要的。
  自然也是曹筠最乐意见到的事情。
  先前城外大军围困,母子倒也没有多少时间单独相处,曹筠心中藏着万言千语,却始终因担忧刘希的安危,未得有机会吐露。
  眼下总算是有了空闲,哪里还能错过。
  明明早就让人去唤刘希过来,可是为何这个时辰还不见人影?
  院子里的曹筠左顾右盼,扬起白皙的脖颈,翘起三寸瑶莲的脚尖,想要从打开的门间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甚至来来回回前往门口张望了数次。
  这等模样,倒是让跟随曹筠身边多年的侍女有些忍俊不禁,当下捂着嘴低声道,“主人还是莫要心急,公子那可能有些事情给耽搁了,想来已经在路上,很快就到了。”
  听得这话,曹筠独自的点了点头,将眉宇间的焦灼之色给压下去大半,似乎在做着回应,又似乎在自言自语,“怕是如此。”
  说罢,踱步到屋内,看了看桌上画着红梅映雪的瓮里精心熬制的鸡汤,细如葱花的指碰了碰瓮壁,犹如柳叶的眉头微微皱起,“小莲,把这汤拿到后厨再热一下。”
  小莲再度掩嘴一笑,这些年主人一直冷静沉着,所以才能在蜀国商贾圈中为翘楚之辈,想不到今日也有这等坐立不安的模样。
  这着实是她从未见过的场景。
  不过小莲心中却又是几分欢喜,多年来,跟着曹筠,见识了她的雷厉风行,敢闯敢拼,但也见到了她在深夜无人之时痛楚落泪。
  如今公子尚在,倒也是让作为侍女的小莲也为之高兴。
  待小莲端着热气腾腾的鸡汤回来时,还未进屋,便已经听到了久违的欢笑之色,当即眼露喜色,定然是公子已经到了。
  三步并两步,小莲走到屋中,见曹筠正拉着一面容俊朗英姿勃发的少年郎手,笑容洋溢的脸恍若三月里令人心醉的漫山繁花。
  将浓白的鸡汤盛了一碗,小莲端放在刘希身前的梨花案前,“这汤是主人亲手熬的,公子趁热吃上一些。”
  刘希颔首轻声道了句,“有劳了”
  小莲莞尔一笑,嘴角处两个梨花酒窝煞是好看,“小莲是奴婢,公子可莫折煞了小莲。”
  盛好鸡汤后,小莲不待曹筠吩咐,移步到了小武的身前,“这位公子请随我来,小莲领公子去偏厅歇息片刻。”
  小武自然省得话中意思,刘希母子相会,他在一旁必然也不合适,遂不作推辞,与小莲身后出了屋子。
  “快尝尝这鸡汤。”
  听得曹筠这话,刘希嘴角含笑,不再多语,端起鸡汤放在鼻前轻轻一嗅,顿时香气充满整个肺腑,不由想起了马绣那日的话
  “母亲做的鸡汤,当真是天上才有之物,人间难得几回尝。”
  “你呀,怎么跟那绣儿似得,油嘴滑舌。”
  曹筠眼角含笑的道了一句,从袖中拿出绣帕,本想着起身为刘希擦一擦嘴角,但或许想到刘希已不是幼童小子,遂将绣帕递了过来,“瞧瞧你,吃的满嘴油,快来擦擦。”
  刘希笑着接过满是清香的手帕,擦过嘴角,随口问道,“市坊传言母亲早已经过世,就连刘寒叔父都这样告诉孩儿,所以母亲是怎么就到了蜀国了?”
  听刘希提及当年事,曹筠眉宇间闪出一丝的痛楚,虽已多年过去,但当年的场景却时常在梦中萦绕。
  惊得半夜醒来汗湿衣衫。
  微微叹了口气,曹筠缓缓的开了口,“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如今想起来,却跟昨日一番,让人无法忘却。”
  “那时候,先皇身体抱恙,便想着早些张罗我与你爹的亲事,以好冲冲喜,可突然间你爹就病了,接着便是先皇驾崩,你爹也随之离世,而这一切,不过是三四日的光景。”
  说到这里,曹筠柔弱的手用力的攥在了一起,本是温婉柔和的目光中多了些许的愤恨之意,“定是那刘斯狗贼为了皇位弑父杀兄,要知道你父亲亦是修武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无缘无故的病逝!”
  这些年,曹筠无数次诅咒着刘斯,若不是他,自个如今定是在汉国过着幸福的日子,夫君临指天下,必定会是一代明君,孩子聪慧过人,作为妇人,当真是再无所求。
  可惜这一切,都被刘斯给毁了去。
  刘瞿也曾经习武?
  从未听刘寒提过,刘希对他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一无所知,所以听到曹筠这般讲,下意识的接了话,“父亲也有修炼?”
  “嗯。”
  曹筠微微颔首,“你父亲不仅通晓圣贤之道,也对修行极为有天赋,只是他不在外人面前表露,所以很少人知道他其实是一个高手。”
  在高手这两个字上,曹筠咬了一个重音。
  “当年出事之前,他在‘龙蛇九变’的修为高出了小寒子。”
  有这句解释,刘希当下暗暗咋舌,如若真是如此,刘瞿可不畏不是一个天才。
  “定是那些不要脸的读书人勾结了刘斯,你父亲在世时曾多次与我论及这些干涉朝政的野心之徒,说待他登基,必定要铲除这些人,定是有人将这事给泄露了出去,结果你父亲遭了毒手!”
  贝齿咬的咯咯作响。
  原来刘瞿竟有这样的抱负,将那些古老的门派驱逐出朝堂,数千年来,从未有人实现过,而他自然是也撼动不了这些盘根错节的势力。
  感受到曹筠情绪波动,刘希忙端起一旁嘴口冒着热气的小铜壶,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曹筠的身前,“母亲,都过去了。”
  曹筠因愤恨拧起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来,满是欣慰的接过茶盏,放在手边的桌案,“好在老天有眼,让我儿能安然在世,又让我们母子重逢。”
  “吉人自有天佑,母亲心性纯善,老天爷自然不会让母亲失望。”
  笑着点了点头,刘希本想问一番曹筠这些年是否回刘汉曹家,可转瞬间,到了嘴边的话便被咽了回去。
  曹筠之父,如今在刘汉位列三公,而她一个女子独自在偏处一隅的南蜀,显然,已经与曹家断了联系。
  所以,刘希转口换作别的话道,“娘亲一直关心孩儿这些年过得如何,孩儿也是很关心娘亲这些年在蜀国怎番的生活。”
  曹筠眉头淡然一舒,嘴角扬起微微的笑意,“娘亲倒是没有什么好说道的,能活下来,都是靠的马大哥。”
  马大哥?
  刘希有些不得其解。
  见刘希这模样,曹筠捂嘴笑了,“蜀国当今皇上游历时,自姓马,且年长于我,所以这么多年来,娘亲一直以张大哥唤他,他倒也是乐得这番。”
  原来马绣的姓氏是这般来的。
  说道这里,曹筠脸上露出了罕见的欢快之色,仿佛回到了当年无忧无虑的场景,娓娓的继续道,“当年,我们年少贪玩,在长安城中遇到了唐国的镇西王兄妹以及蜀国的马大哥。”
  “说起来,当初刚结识的时候还有些小冲突,却不想倒是成了朋友。”
  听在耳里,刘希脑中不免想象出当年那些意气风发的皇子公主在长安城中不打不相识的场景。
  “后来,那一年恰逢汉国科举考试,他们竟然打赌谁能夺魁,你父亲与叔父刘寒亦是化名参与了。”
  “究竟谁夺魁了?”
  曹筠轻轻抿了一口茶水,“你肯定想不到,他们一群男人卯足了劲比试,最后的状元却被女扮男装的唐国长公主李云英。”
  正喝着水的刘希猛然一笑,稍后抖动着肩膀咳嗽了起来,“咳咳……”
  曹筠满是心疼的走上前,为他轻轻拍着后背,“那唐国长公主虽然是女儿身,但是饱读经书,当真是才华横溢之辈,所以小寒才对这长公主念念不忘。这若不是为女儿身,怕是唐国可不会有今日这等境况,也正是这女儿身,让她们的身份被朝廷察觉了。”
  “那时候的汉国与唐国已经交战多次了,而汉国的状元被唐国的人,还是身为女儿身的李云英,所以皇帝陛下大为愤怒,李家兄妹也只能匆匆的回了唐国去了。”
  “唉……”
  脸庞犹如秋风扫后的寒霜初临,曹筠低声叹了口气。
  刘希明白这声叹气里的几分伤感,大抵是此事过后,长安城便发生了巨变,从此曹筠的生活截然不同,只能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在这南蜀之境。
  “李家兄妹走后,其实最为难受的便是小寒,他心中已被唐国长公主所占据,但作为汉国的战神,又不得不领兵与唐国交战。”
  说起叔父刘寒,刘希心里不免是一阵心痛。
  或许看出了刘希的失落,曹筠将话题给转了开,幽幽的继续道,“后来变故来得太快,先帝驾崩,你父亲染病而亡,小寒在乌江失踪,所有的一切都乱作了一团。”
  “再后来,刘斯登基了,而我刚将你生下,他则是一直想将我们母子除去,好在有娘亲的父亲……”
  曹筠说道这里,顿了顿,像是在回忆什么,思绪有些飘散,好一会在回过神,“后来为了保住整个曹家,他唯有让我诈死,然后交由马大哥偷偷护送至蜀国。本来计划正要实施,却不想你被人给偷了去。”
  两滴泪水从曹筠的眼角边滑落。
  即便是遭受了很多的苦难,即便刘希被人抢走的事情过了多年,可是如今提起这个事情,曹筠仍是泪水难以抑制。
  这两滴泪水令刘希心中突然多了难以言语的温情。
  想来是怕刘希见到自己落泪,曹筠很快用衣袖擦了去,“后来娘就留在了蜀国,有接任登做了大统的马大哥护着,再有嫁过来玉珠公主相陪,倒也过得不算清苦,还做起了买卖,这些年也置办了点家业。”
  这些,刘希先前听马绣提及过几句,貌似曹筠现在的商会已经是蜀国实力最为强劲的商会之一。
  其中有蜀皇的照拂外,怕也有她自身是女强人的缘由。
  想到这里,刘希由衷的道,“这些年,娘亲受苦了。”
  一句话,令曹筠心头犹如三月暖风吹过,泛红的眼中再度泪花涌动,“能够与希儿团聚,娘怎样都不苦。”
  过去的事,说多了便是泪水,刘希不愿再看曹筠落泪,遂又是与她说了些田薰儿她们的事情,听得这个准婆婆一扫伤心,眉眼间时不时露出一个欢喜的笑。
  似乎恨不得插翅到了阳曲城,见一见她那两个贤惠的儿媳。
  而刘希打心底很希望看到曹筠笑脸的模样,所以将阳曲城情景绘声绘色讲了出来。
  这一聊,时光便过得很快,很快夜色便落了下来,曹筠留了刘希吃了饭,自然免不了要亲自下厨,做上几道拿手的菜,令刘希与小武皆是吃得颇撑。
  答应曹筠一有空闲就过来,后者才断了挽留的话语,依依不舍的让刘希回去,不过也是再三叮嘱路上小心些。
  因先前吃多了,刘希没有骑马,负手随意的走着,而‘揽月’则是嚼着路边砖石缝里冒出的小草,悠闲的跟在其后。
  刘希如此,小武遂也牵马徒步而行。
  一路慢悠悠,待回到城主府,身后已有一只月牙挂在了树梢头。
  进屋还未坐下,却见一道身影匆匆的走了进来。
  定睛望去,不是旁人,正是满脸憔悴之色的马绣。
  “玉生,我想好了,我要去蟠龙顶。”
  听到这句话,刘希并没有丝毫的惊讶,蜀国动乱虽然表面上很快就会被平息,但引起这动乱的根源却没有消除。
  莫名传出来的天人宝藏,后来众多高手的离奇消失让这一切都变得朴素迷离。
  唯有登上那蟠龙顶才能弄得个明白。
  正在铜盆中洗手的刘希擦干了指尖的水渍,盯着马绣看了稍许,“既然你想去,那我们就去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