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兵锋 > 1568.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只此一剑

1568.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只此一剑


  荒木泽鸟话音落去,稻田永福和几名黑衣血煞挥舞着武士刀一起砍向了独臂和灰狼。
  “刷刷刷!”
  一把绽放着凛冽寒光的绝云剑,从血煞十三客黑衣杀手的身后狂飙而出,在黎明前微弱的光线折射下,迸射出令人心寒胆颤的清冷光芒!
  这一瞬间,威仪厚重的山峰,在这一簇簇森寒的光芒中,仿佛都凝固在之前的那一时刻。
  与此同时,一道划破黎明的声音,仿佛一声惊天的炸雷,从天而降。
  “动我兄弟者,死!”
  凌冽刺骨的剑气,穿破黎明前的料峭,划破了僵滞的山脚夜风,恍如远古的战神之怒,炸开重重的雾霭喷射而出。
  一剑荡开,从身后飞奔而来的林少锋,一脚踢出了掉落在地上的几把武士刀,划着诡异的弧线,在稻田永福的身边,飞快的旋转了一圈,三名黑衣血煞杀手,悉数被当场击杀,尸首异处。
  稻田永福只觉得全身一阵颤栗,恍如一阵虚幻的飘渺,眼前的一切,诡异的极不真实。
  他下意识的向后躲闪过去,拿着武士刀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着。
  其他几名黑衣血煞,也被眼前这股强大的气息,吓得急忙向后退去。
  扑面而来的汹涌气流,激荡起山脚下这片碎石飞沙,向他们疯狂的喷洒而来。
  荒木泽鸟也是瞳孔猛缩,神情巨变。
  浸淫在武道中二十几年的荒木泽鸟,很少见过如此凶戾的剑气。
  这股凌冽的凶煞之气,他的每一个毛孔细胞中,都能感受到这一剑之威中所蕴含的那股君临天下无可匹敌的霸气!
  那种穿越了千古战场的雄浑之气,仿佛一位远古的战神,挟着狂傲不羁的滔天战意,驾驭着奔腾愤怒的战马滚滚而来。
  就在荒木泽鸟和稻田永福一众惊骇来人的这股滔天气势,林少锋那副标枪式挺拔的身躯,山一样的矗立他们的面前。
  从他身上绽放出来这股举世无双不可一世的霸气,瞬间营造出一股恐怖的气场,让荒木泽鸟等人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锋哥!”独臂和灰狼几乎同时喊出了饱含着希望和热血的呼声。
  他们那颗几乎准备赴死的决绝之心,在这一刻,再次燃起了沸腾的战意。
  “两位兄弟,你们受苦了!”
  林少锋径自上前扶起独臂和灰狼,全然将稻田永福一众没有放在眼里。
  他将止血散塞给了他们说道:“你们先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
  说罢,猛然转过身去,将手中的绝云剑指向荒木泽鸟一众血煞十三客,眼神冷冽,震撼的说道:“血煞十三客,你们自己找死!既然你们想和我林少锋结下这个梁子,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很快,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血煞十三客这个组织了!哪个先上?”
  十几名黑衣血煞惊悚的看着面前这名年轻的男子,一股沉闷至极的气息压抑着他们喘不过起来,一时间举着武士刀的手迟疑不定,这些杀人机器,完全被林少锋身上那股霸气凌人的气势镇住了。
  稻田永福大喝一声:“林少锋,不要以为江湖上那些以讹传讹你的那些所谓传奇故事,能够吓得住我们,告诉你,我们血煞十三客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杀了他!”
  稻田永福将手中的武士刀,指向林少锋,冲着十几名黑衣血煞暴吼一声,然后,率先挥舞着血迹斑斑的武士刀,冲向林少锋。
  这十几名黑衣血煞,此刻已没有退路。
  他们知道,即便是现在退去,也会被血煞十三客的家法处死。
  因此,他们在稻田永福冲向林少锋的那一瞬间,也同时全部将武士刀指向了前方。
  破釜沉舟的战意,让这些黑衣血煞激发出体内全部的潜能,席卷着一股雄浑的战意,疯狂的冲向他们所要击杀的目标。
  血煞十三客的黑衣杀手,都是他们在岛国的武道世家中精选出来的最强悍的武道高手。
  所有的黑衣血煞被吸纳进来,必须要经过血煞十三客总部五年以上最残酷的训练,才能够代表他们的社团出去执行暗杀任务。
  可以说,作为黑衣血煞的精锐杀手,都是经过炼狱般训练出来的绝顶高手。
  在这种退无可退的情境之下,他们所能激发出来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荒木泽鸟相信,即便是面对像世界上最强悍的高手,他的这些手下,也能让对方付出一定的代价。
  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原本满怀自信的荒木泽鸟,感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着稻田永福和十几名杀红眼的黑衣血煞第一波速度极快的砍杀,开始时,还觉得凭借着他们的这些手下能够全力碾压林少锋。
  然而,当他看见稻田永福一众所面对的林少锋,在他们十几名黑衣血煞的刺杀中,犹如飘忽的幻影,与刀光剑影之间闪烁不定时,荒木泽鸟似乎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到两三分钟的战斗,这一轮一轮的刺杀之后,十几名黑衣血煞折损过半。
  稻田永福和仅剩下的七八名黑衣血煞,他们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中多了几分恐惧。
  这第一轮的击杀,是他们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激发出来的一股生死一搏的滔天杀意。
  这一战下来,当初激发的斗志,已经减少了许多。看着同伴几乎无还手之力的被对方击杀,那种震撼和惊惧,是他们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
  每一个久经杀场的武者都清楚,面对对手,最可怕的是一种自信的丧失。
  此刻的情景,这个问题正是稻田永福和仅剩的七八名黑衣血煞所面临最困难的挣扎。
  他们竭力的想要调整这样的情绪,只是,这种恐惧就像恶鬼注下的魔咒,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就在稻田永福一众迟疑不定的这一时刻,林少锋将剑锋指向他们,暴喝一声:“去死吧!”
  霎那间,这阴森的山脚下,冷风四起,尘土飞扬!
  一剑横扫,如闪电穿破浓厚的层云凶戾的迸射而出。
  只此一剑。
  空旷冷寂的山脚之下,狂风静止,时空定格!
  整整十三名黑衣血煞的身躯,轰然倒下。
  “就凭你们,也敢在本少面前行凶造次!”一把远古的凶剑,滴答着还在冒着热气的鲜血,林少锋将绝云剑锋指向稻田永福一众。
  话音落去,倒下的十几名黑衣血煞的咽喉间,一股冒着热气的鲜血喷洒而出。
  黎明前的黑暗已经慢慢褪去,朝阳喷薄而出。
  金黄的霞光照在血红的绝云剑上,散发出冷冽的寒气。
  荒木泽鸟不由的向后倒退几步,颤抖的说:“绝云剑出,天下无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