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青莲剑歌,一式大风,一式列缺

第三百六十二章 青莲剑歌,一式大风,一式列缺

缓缓收回红线,陈浮生看向擂台。
  云中子自称一生练剑,不过约莫着是要看对手才出剑的缘故,莫说施展剑法,就连背后的那杆钓竿状法器都未动用,只是单手施展法术就生生压下了一位龙族太子的风云雷电大法。
  不过声势最浩大的还要属那位昆仑卫琅与三火宗的那个烈焱间的斗法。
  一个练就三火神光,烈焱将半边天空就烧得通红,另外一个则是御使无上雷法,出手便是赫赫天雷,在身周演化出来一座开天辟地的雷池出来。
  天下术法,最威猛者十之八九都出自雷火。
  这一番雷火对轰了,足足过了半日。卫琅方才凭借着昆仑真传压过了这位三火宗天资最为出众的弟子一筹,倒是让众人对这个在东海名声不显的宗派印象大为改观。
  剩下的两位龙子,一位力压颜如玉剑气雷音,另一位却是幸运地在九选五中轮空,轻而易举挤了进来。
  “接下来就是不知要与谁对上了。”
  陈浮生眼观斗法结束,这一次人数少,再加上除了第一名外其他人也没有额外奖励,故而这一次斗法场数也少,这位青袍龙王也就没有将他们带入水晶宫中,直接排布了出来。
  这一次却是卫琅轮空,陈浮生则是对上了那位自号烟波钓徒的蓬莱弟子。
  这也是陈浮生最不想对上的一个人。
  其他人无论法术神通多么玄妙高深,陈浮生总是能够大致看出根底强弱,偏偏这位云中子却是有如云遮雾绕,摸不透,看不明。
  而且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出身、道法、法器都相差无几,基本上都已经手段尽出,然而这位自称一生练剑的蓬莱弟子却仍是一派轻松,从来只是凭借蓬莱道法克敌,根本没有施展任何剑术,法器。
  实力之强,实在骇然。
  “风颜两位道友接连退出,殊为可惜,不过能够与陈兄交手,实在让云中子好生欢喜。”
  不得不说,这位蓬莱弟子手抚钓竿的姿态实在比陈浮生等人要更加契合世人对于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认知,实不负云中子的道号。
  单手一提乌青竹竿,一道晶莹丝线拖曳而起,直上九霄。
  鱼线竟似没有尽头一般,不见鱼钩。
  “云中子出身蓬莱,但一身剑术却是出自千年前的一位前辈,当年这位道门前辈出海寻仙访道,来我蓬莱,得了这杆钓鳌杆认主,自封海上钓鳌客,在这前辈捞月尸解羽化之前,便自将一身剑术封在钓鳌杆中,送回蓬莱,云中子自幼修剑,至今已有四十余年,奈何蓬莱上下却是无人能与云中子论剑相交。”
  双手提竿,纵臂一挥,鱼线彻底隐没不见,云中子朗声喝道:“按剑清八极,归酣歌大风。浮生道友,你且看我这一路青莲剑歌可还入眼。”
  此言既出,云中子双手下压钓竿,然后向上一提,兜兜一转,画出一个饱满至极的圆圈,就有一道浩荡剑气自竹竿上勃然而发,落到陈浮生面前,剑气斩裂大气,轰隆作响,居然也是剑气雷音的无上剑术。
  “原来他果然是修行之人。”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陈浮生点点头,云中子话说得如此明白,对于他这一身剑法的来历,陈浮生自然也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十五好剑术,三十成文章。这位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青莲居士居然是一位剑修,放在世人眼中,便是不折不扣的剑仙。
  而云中子这一剑豪气冲天,挟带着剑气雷音的无上威势而来,确实将剑修的的风采施展得淋漓尽致。
  剑气雷音,需以剑气雷音相克。
  陈浮生稍加感应,计算拿捏住剑光变化,然后就是同样的一道剑气雷音挥洒而出,直直迎了上去。
  两股剑气相互碰撞爆开,雷声轰隆而起,接连不断,将方圆数里的天地元气尽数搅碎,然后在浑然圆满的剑意之下排斥而去,露出一片好大元气空洞出来。
  “好一路大风歌,这个云中子一身剑意隐藏得倒好,居然连我都已经瞒过,不意这一次龙宫斗法,竟然能够见到如此多在剑道上绝尘出众的后辈,剑气雷音对剑气雷音,这可是丹成之下,实在少见的景象,实在不虚此行。”
  萧乘风抚掌大笑,原本他听东海龙王所言,那个云中子的法器乃是一件三十六重禁制圆满的上古钓鳌杆时,便自以为接下来的斗法定然乏味至极,没有任何精彩可言。
  却不想这个云中子却是没有用法器压人,而是上演了一幕剑法对决,委实让这位元神高人有些意外。
  毕竟蓬莱修士清心寡欲,独守山中,不与外人接触,偶有出世,也不过施展一两手精妙仙法,却是没有想到居然也有如此上乘剑术流传。
  “可惜了。”
  萧乘风摇摇头,暗自叹息,这位青莲居士所在的时代恰好与他错开,对方没有成就元神登仙而去,而是尸解投胎转世,否则他定然要与这位剑仙好好来上一场论剑。
  一剑无功而返,这位烟波钓徒面目平静至极,不见任何失望之色,又是一声清喝。
  “列缺霹雳!”
  如果说之前的大风一招气象十足,那么这一招列缺就太过生猛霸道了。
  霹雳者,雷霆也。
  雷以电为鞭,电光照处,谓之列缺。
  使了个古怪姿势,恍若童子拜观音一般,云中子收竿于胸前,一道粗如合抱之木的恢宏天雷自九天而落,被云中子顺势一抖,有如甩鞭一般,沿着一道赏心悦目的弧线,砸向陈浮生。
  蔚为壮观。
  以剑气雷音施展这一式列缺,声威赫赫,与之相比那一招大风歌也不过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更难得是这一剑原本并不适合以钓竿这种异类剑器来施展。
  饶是这钓鳌杆本质多么特殊,祭炼的禁制有多么高,仍是以柔韧为主,走得一股巧劲儿。
  细心感受一下其中威力,陈浮生悚然一惊,没有想到以这位云中子一幅云中仙人的清逸气度使出这种威猛招数来也是娴熟顺手至极。
  这一招论起威力来,固然还不如那口金刚琢来得无坚不摧,却也不比陈浮生的风生水起弱上太多,已经需要他全力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