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玄霄 > 第一百零三章 鸟样子

第一百零三章 鸟样子

    
  
      秦玄朝血碟使了个颜色,血碟心领神会,悄然接过秦玄递过来的储物戒指,走上前去:“小女子可否也博个彩头?”
  
      “你....”那把玩虚火的器道塔主刚想张口回绝,却感受到血碟身上若隐若现的强横气息,四位塔主同时面色一变,开口道:“自然,自然。”
  
      “咯咯咯,那我买八百玄修罗胜出。”血碟指着秦玄道。
  
      “八百?”启阵灵石不是凡物,血碟一开口,四位塔主双眼放光,“我傀道不能被客人比了下去,我必须压八百。”
  
      “我自然也是八百。”器道塔柱完全没有压力。
  
      那丰腴的妇人最后在几位青年人身上扫了一眼之后,取出了八百启阵灵石,但随后的邋遢老者则很是意外的说了句:“我欠八百。”
  
      “你这个老小子,玩不起就不要玩嘛。”
  
      “这玩意太寻常,我没啥存货,事后我若输了,自有顶账之物。”老者面色不改,厚着脸皮说道。
  
      压秦玄的,只有血碟,邋遢老者缜密的思索之后,压在了丹道一方。
  
      “这老鬼.....”秦玄脸庞抽动。
  
      “客人优先,让我们从客人开始吧,咯咯。”丹道的女子掩口轻笑,引来器道和傀道塔主的一致认同。
  
      秦玄耸耸肩,风轻云淡的走上前去,好在刚刚询问了比试的流程和细节,不然要出丑了。
  
      “请多指教。”秦玄朝着傀道门前的青年一拱手,那青年顿时瞪大了双眼,“干嘛,我看着比较好欺负吗?”
  
      “恩。”秦玄懒得跟他理论,索性只回了一个字,这一个字,杀伤力之强超乎秦玄的想象,对面的青年面红耳赤。
  
      “要你好看!报上名来!”青年两步踏出,站到场中。
  
      “玄修罗。”秦玄一笑,一只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五指攒动,指尖迸发出一道道精神力丝线,傀灵师的比试难度极高,比的是操控对方!
  
      “这个该死的家伙,”青年望着血碟和杜蔓儿这两位绝美之人,刚想借着这个机会报上名号,在美人面前留下个印象,不料眼前这玄修罗直接动起手来,看出手的动作很是玄奥,青年不敢怠慢,双手一震,精神力从指尖涌出。
  
      “镇压!”青年率先开启了精神力屏障,以身体为中心形成宛如结界一般的力场,朝着秦玄倾轧而去,嘴角阴笑连连。
  
      “待客之道,不错。”秦玄保持着平静,下一瞬眼神中寒芒游走,识海风起云涌,浩荡的精神力冲击顷刻凝成了聚灵阵结界,其中蕴含秦玄的吞噬功法,所有在场之人都感受到秦玄体内的精神力宛如爆炸一般惊现了瞬间,好似有一道阵法结界屏障笼罩了比试中的二人,二人手上在各自酝酿着精神力丝线,在冥冥中,数以千记的精神力丝线在半空交锋,朝着对方的躯体而去。
  
      “吓!”秦玄对面的青年嘴上的阴笑还没有散去,突然间察觉到一股惊人的吸力从秦玄的精神力场中传出,自己的结界轰然破碎,连穿行在半空准备攻击的精神力丝线也被这股吸力拉扯的偏离了方位。
  
      “这是吞噬结界?”
  
      秦玄的精神力结界一闪而逝,令人应接不暇,邋遢老者察觉到了一丝端倪,突然想起秦玄的九成胜算之说,不由瞪大了双眼,顶账之物都是宝贝,可不能随便输掉。
  
      “跳!”
  
      秦玄手臂一招,束缚在青年周身的千余道精神力丝线拉扯的绷直,青年憋得脸色通红,也无法阻止自己拔地而起,跳了数下之后,青年有种绝望的感觉,以往和同门师弟间比试,都是如此戏耍师弟,现在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家伙占了先机!
  
      “退!”青年终于抓住了机会,出丑之时,藏在袖口中的双手将众多精神力丝线重新集结,在秦玄散去吞噬结界之时,千道丝线沿着地面朝秦玄的双脚而来,这一击很是阴险,竟然想将秦玄直接打倒在地。
  
      “下一个吧。”
  
      青年几欲吐血的发现,秦玄竟然向前踏出了一步,脚掌不偏不倚的踩在了自己的偷袭之上,这一脚中倾注着秦玄的精神力,死死得将对方所有的精神冲击完全压住。
  
      “巧合,这是巧合!”青年面色大变,千道丝线,乃是比试中不成文的规矩,刚刚一时的冲动,想给对方大力一击,却变成了这般。
  
      “是吗.....”秦玄嘴角扬起弧度,五指凌空勾动,速度如飞,而那青年却发出一声怪叫的呼喊,在场中手舞足蹈的展示起了舞姿,动作怪异至极,面部表情变幻不定,一边表演,一边喊道:“住手,给我住手!”
  
      “哈哈哈。” 满堂哄笑,就连傀道塔主也忍不住了。
  
      “认输,我认输!”已经开始倒立着在场中穿行了,那青年终于开口喊道。
  
      “承让。”秦玄一抖手,千道精神力丝线朝着掌中飞回,依旧那般风轻云淡的模样,而青年已然瘫在地上,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刚刚做了几个超高难度的动作,令他全身经络酸痛。
  
      “在下方宇,斗胆向修罗兄讨教下炼器之道。”方宇看不下去了,他的至交被欺压成了这般模样。
  
      “你想怎么比?”器灵师之间的比试没有定论。
  
      “比火!”方宇在灵师传承塔中,虚火之强就连他的师父,器道塔主也逊他一筹,以往的比试,从没有人敢跟方宇比试虚火。
  
      “那来吧。”秦玄见器道塔主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大鼎,其上纹路精美,隐隐有道韵流转,释放着中品法器之息。
  
      “七品冰隧石两枚,看你们的了。”器道塔主在鼎中投入两枚冰隧石,邋遢老者直接打出一个镜像阵法,能够随时看到大鼎中的细节。
  
      “用八品冰隧晶,岂不是更好?”方宇狂傲的道。
  
      器道塔主自然知道自己弟子的强横,“不可自满自傲,凡事留一线。”
  
      方宇最是讨厌这等训诫,深吸一口气,精神力虚火怦然出现,鲜艳的橙色!距离赤色还有半步之遥,意念一动,将虚火悬于大鼎下方,空气中的温度骤然飙升。
  
      “接近八品。”秦玄喃喃。
  
      “意外吗,哈哈哈。”方宇能够感受到,此时鼎中的那冰隧石表面已经开始浮动出细小的气泡,这等炼化速度,在传承塔内,无人能及!
  
      “玄主,开始了。玄主?”血碟望向秦玄之时,赫然发现秦玄若无其事的朝着大鼎中张望着,发出了啧啧之音,“这冰隧石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矿石啊。”
  
      秦玄若有所思,在识海中翻阅着阵典,终于找到了那一道禁阵,翻开此刻,其上竟然写着:无冰隧石,此页无用。
  
      后面一片空白,秦玄眉头挑动,目光颇有内涵的朝着器道塔主望去,闲聊道:“不知器塔主可还有这冰隧石?”
  
      “比试,先比试.....”器塔主汗颜,难不成是自知无法相比,已经放弃了?
  
      “咳咳。”秦玄回过神来,赫然看到对方已经额头冒汗,鼎中那冰隧石有了融化的迹象。
  
      “不急,这冰隧石对我比较重要,还请器塔主给个指引,感激不尽。”秦玄一拱手。
  
      器塔主莫名其妙道,“北部雪城大部分荒野矿区都有这个,这玩意看似能量十足,其实毫无用处,属于最下等的矿石,卖不上价格,现在已经没有矿工和修行者前去开采了。”
  
      “甚好,甚好。”秦玄大喜,这才注意到血碟和杜蔓儿要吃人的目光,讪讪一笑,尴尬道:“我要开始了。”
  
      话音未落,一团黝黑的虚火在掌中燃烧,空气突然变得滚烫,在场之人无不大惊失色,就连大鼎下方那燃烧着的橙色虚火,也猛地跳动了数下,在黑色虚火进入大鼎下方的一瞬,那橙色虚火终于抵挡不住,朝着方宇掌中飞回。
  
      “回去!”方宇憋足了劲,双手前推,精神力如同山洪暴发,生生的将虚火推回到大鼎下方。
  
      “真是遗憾,我完事了。”秦玄用手一拍大鼎,两团雪白之色脱鼎而出,秦玄一侧的那冰隧石已然化作浑圆如玉的液态,而方宇辛苦一番之后的那一块,成了一片白色的饼状之物。
  
      “完事了?不可能!”方宇骇然,两个呼吸怎么可能将冰隧石融化,不可能。
  
      四位塔主如同石像般望着秦玄手中散去的黑色虚火,邋遢老者脸庞抽搐,“黑色,黑色九品虚火!这貌似已经不是九品了!”
  
      “什么!”方宇太过投入,一直没有看到,此时只是匆匆一瞥,见到了那一抹深邃的黑色之后,识海中一声炸响,只觉得逆血翻腾,鼻口流血。
  
      “九品之上,九品之上!哈哈哈”方宇手上的橙色虚火还在燃烧,但方宇却一声莫名其妙的大笑,一头钻入器道之门中,笑声回荡依旧。
  
      “疯了?这不是疯了?”器道塔主愕然的站在原地,却见秦玄将火烫的大鼎送到了自己身前,眼前的大鼎,宛如一个半面烧红的铁块,看的器道塔主目瞪口呆,“中品法器啊,烧成这个鸟样子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